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遁甲 > 013 银符钱
    灵阳从金朝奉手里接过符钱,展开来仔细观察。

    准确来说,这就是一张仙家符箓,符头、符胆、符脚俱全,只是形状变化与寻常符箓不同,内里又含隐窍,簇以云纹,即美观又有气势,哪怕目光无意识地扫过也会有“打眼”的感觉。

    灵阳于炼符之道能力有限,让他按照手上的银叶符钱再炼一张是万万不能。

    他制作不出,却不妨碍他鉴别符钱的效用。

    “你这符倒也算是巧妙,确实有趋吉避凶,转运成祥的能力,还能聚拢灵气,化解恶煞,改善风水,令游魂野鬼不能靠近,有稳定心神之功效。”灵阳把符钱递还回去,“但是它的功效太浅,稍微厉害的恶鬼,它便降之不住,聚灵化煞的效果也很有限,若是一个普通人,将这钱贴身带着,十年以后,或许能够看出些,精气神比旁人稍好。就这么点功效,如何能跟我的仙丹相比?”

    金朝奉说:“这只是银叶符钱,百年仙贝树叶制成,还有更厉害的金叶符钱,以千年仙树叶子为原料,由天级符师花费七七四十九日苦功才能炼成一张,那个功效就大了。再说,就算是银符钱,一张或许不算什么,你可以多带一些,带上十张在身上,效果叠加,跟仅带一张绝不一样。”

    灵阳忖度了下,还是摇头:“三张金叶符钱,也就是三百张你这总银叶符钱,加起来,也不如我那脱胎换骨丹上刮下来的一角有用。”

    “你不能这么算。”金朝奉说,“我们这是符钱,既是符,也是钱,如普通的金银,不能吃也不能喝,但是却可以用它们去跟别人购买珍馐美味,佳酿仙茗。现在荆国境内,都在通用贝叶符钱,哪怕是到了北边的卫国、南边的梁国也都可以兑换他们的纯阳丹钱和阴阳玉币。下可以跟普通凡人买房置地,上可以从修士手中购买仙草灵药。这符钱最大的价值不是其作为符箓本身有多少作用,而是它能买到多少东西。”

    “你要是这么说,倒也有些道理。”灵阳问白药师,“你们炼出来的四品丹作价几何?”

    白药师长生叹气:“老朽无能,炼不出四品丹。”

    “那在沖阳、湛阳、涤阴这些地方,总有卖四品丹的,那里又都卖多少符钱?”

    白药师正要说话,金朝奉接过去:“虽然同是四品丹,还要看功效用途,功效强的贵,功效差的贱,用途广的贵,用途窄的贱,你这脱胎换骨丹作价三张金符钱已经是很高了。”

    “不行,我总觉得我费那么大的力气,采药炮制,最后把药炼成,就换三张符纸,太吃亏了,你若能给我三万张金叶符钱,我倒不介意弄些来玩。”

    “啥?!”金朝奉失声叫出来,“三万张金叶符钱,就算是在沖阳买最好的二品五韵神丹也用不了三万金符钱!”

    “嫌贵就算了,反正符钱我已经见到了,不过如此。”灵阳扬手,把悬浮在祭坛上空的丹丸隔空收来,装进葫芦里往外就走。

    “十张金符钱,这是最高价了。”金朝奉在后面喊。

    灵阳头也不回,他对金符钱已经失去兴趣了,还是继续找梅散彩吧。

    “五十张金符钱!不能再多了。”金朝奉又喊。

    灵阳速度不减,开始下楼梯。

    “一百张金符钱,三品丹也就这个价。”

    灵阳毫不停留,直接从陶氏丹楼前门离开。

    等他走了以后,白药师兀自满脸不舍,金朝奉瞟他一眼:“人都走了,还看什么看。”

    白药师问:“大朝奉可知道他是什么来路?”

    “就是丹华山里面一介散修,师父死了,败家子拿出家里的存货来卖。”

    “能炼出这样的丹药,他师父肯定是位世外高人。”

    “不说他了,你赶紧把炼丹所需要的原料列个清单,我让人置备。”

    白药师发愣:“这个月的进药清单月初时候我就已经开完交给丹楼掌柜的了。”

    “我是说这脱胎换骨丹的。”

    白药师越发不解:“要那丹药的清单做什么?”

    见他如此不开窍,金朝奉气不打一处来,觉得这老头上了年纪,被炉烟熏得头脑不清楚:“自然是炼药啊,既然这丹药功效如此强大,咱们自己炼,在丹楼四百张金符钱一枚往外卖。”

    白药师吃惊道:“咱们楼里谁能炼这丹药?”

    金朝奉也懵了:“不是你吗?你是咱们这最厉害的四品药师,方才连丹方都辨析得清清楚楚,炼这四品丹药不是正好?”

    白药师长长叹出一口气,无奈苦笑:“我并未能辨出丹方,只是看出了主要的药材,唉,且不说还有好几种用量虽少,却很关键的药材我没有辨出来,就算把药材全部找齐,我也炼不出来。他那丹药制法十分奇特,似乎是早已失传的古法‘七返九还’之术,据我所知,能以此法炼丹的只有两三个人,玉泉山的白水真人是其中一个,炼十次也未必能成功一次,你让我来,炼上一百炉也未必能炼成一颗,真要在丹楼出售,也得赔个底掉。”

    金朝奉傻眼了:“那丹就那么难炼?量他一个小小的散修,能有什么底蕴,能跟咱们陶家相比?七返九还之法,难道陶家没有?”

    白药师耐心解释:“七返九还之法大致的原理我是懂的,其以心火控制火候,何时用武火,何时用文火,何时进风,何时进水,都存乎于一心,稍有差迟,就炼废了,古语有言‘水怕干,火怕寒,差毫厘,不成丹’。人心难定,心一杂,火就乱,产生种种幻想,心猿妄动,意马难收,就要走火入魔,凶险万分。就算你给我找来丹法,我学会了,也做不到,炼不了!炼不了!”他越说越是沮丧,叹气,“若朝奉无事,我就先回去,告假半日,我要去寻那小孩买一颗来。”

    他迈步要走,金朝奉把他拽住:“依你这么说,想要此丹必须得从那小孩手里面买了?”

    “是,据我所知,并无第二人有那般好药,似咱们陶家自己的伐毛洗髓丹,虽然也有相同之效,但对身体有相当的摧伐,体质弱的人吃下去甚至会半身不遂,他那脱胎换骨丹就好,哪怕还有一口气在就能吃。我估摸自己还有十年阳寿,须得吃上一颗,再多活二十年。”

    金朝奉沉思问:“那你说,咱们三公子能不能吃那丹?”

    白药师一愣,随即坚定地点头:“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