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关西的名侦探 > 12.杀人的忍术(2)
    爆炸结束,电影的高潮也结束了。

    虽然平次根本看不出这高潮高潮在哪儿,加了特效轰隆轰隆就完事,没一点剧情内涵。

    而后浑浑噩噩不知道在看什么,电影就在臭长烂的制作名单中散场了。

    和叶也没什么心情,从未见过这么差劲的电影,爆米花也只吃了半桶。

    算了,带回家给那个工作狂的老爸当宵夜。

    这时,鸣门走到两人身边。

    平次斜着眼看他。

    结果,他发现鸣门是来讨论电影剧情的。

    “人类希望...”

    “外星势力....”

    “保卫地球....”

    “秘密武器....”

    “侵略者....”

    “最后一战....”

    鸣门的观影口味让人不解,这么烂的电影,你特么全看完了?

    和叶提不起兴致,她虽然撑着看完了整场电影,但电影内容真没看进去多少,面对热情的鸣门,支支吾吾也不知该如何应付。

    最后鸣门还吐槽了一句:“这部电影最不合理的地方,就是主角竟然是高中生....”

    你不知道高中生才是拯救世界的群体吗?比如我。

    少见多怪。

    平次开始赶人,都已经走到门口了还要说到什么时候?

    “好啦好啦,鸣门先生该回家了。”

    这种破电影的剧情能扯这么久,你是收了导演的宣传费吗?

    各回各家。

    .........

    次日,又是平静的一天。

    平次接到了大泷警部的电话。

    他操着一口关西腔,豪爽的口音中有着难以掩饰的激动。

    大泷叔找自己,一定是案件!

    案件!

    “阿平,有个人被杀了,虽然我们有怀疑对象,但他说你和和叶能为他做不在场证明。”

    “什么?”平次一惊,随后道:“警方的怀疑对象不会是鸣门先生吧?”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你认识他吗?不在场证明.....”

    平次道:“如果是晚上7点到10点这段时间,我想我应该能为他做不在场证明,那时候我们都在电影院。”

    “电影院....”大泷警部语气渐渐严肃:“阿平,你和和叶现在能过来一趟吗,地址是XXXXX。”

    .........

    片刻之后。

    “死者名叫春野,是在马戏团里表演的忍者,被绳子勒住颈部窒息而亡,死亡时间大概在昨晚九点左右。”

    马戏团里的忍者?

    平次仔细看了看大泷警部手中的照片,死者样貌的确和他们昨天看到的忍者相似,看来表演时做了一定化妆。

    “死者身上的家传项链不翼而飞,这条项链相当值钱,邻里间都知道项链上的宝石曾是怪盗基德的目标,我们怀疑可能是为了这条项链而犯下的强盗案。”

    “根据我们的分析,犯人是从窗户入侵,用绳子勒死了正在小憩的死者,并取走了项链。”

    大泷警部向平次描述着案件,平次忽然道:“怎么确定犯人是从窗户入侵的?”

    “是防盗摄像头。”大泷警部一脸苦笑:“窗户所对着的那条街道刚好安装了防盗摄像头,摄像头在昨晚九点的时候拍到了一个人。”

    接着,他拿出了照片:“就是这个。”

    虽然做了伪装,但金色的发色太过瞩目,体型也与鸣门先生大致相同,难怪警方会怀疑到鸣门先生身上。

    但....

    鸣门先生九点的时候正和平次在同一个电影院内看电影,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而且虽然发色、体型都很像,甚至同在一个马戏团,鸣门先生一定知道春野的项链很值钱,一切线索都很充足,但这都不是决定性的证据。

    谁能保证说没有另一个人发色、体型和鸣门先生一样,又同时了解到项链很值钱,从而起了歹意呢?

    警方也根本不能凭着这些来断定鸣门先生就是凶手。

    “不可能!他怎么可能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一定有什么地方搞错了!”平次难以置信。

    “可是事实就是这样。”大泷警部也是一脸疑惑。

    和叶也在一边道:“当时鸣门先生就在我们前面两排的座位上。”

    忽然,和叶想到了什么,推了推平次,小声道:“平次,该不会是....忍术吧?”

    “忍术?”平次一愣,你在搞什么?

    “对啊,如果鸣门先生会分身术的话,就能同时出现在电影院和这里了....”和叶煞有介事的说道,就像分身术真的存在一样。

    “你就不能动动脑子吗?我跟你说过吧?忍者的忍术也是基于现实,分身术这种东西根本不存在!”平次强调道。

    和叶嘟囔着:“可你怎么解释这件事,一个人不可能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除非鸣门先生有一个双胞胎兄弟....”

    平次摇摇头,露出自信的笑容:“双胞胎兄弟当然不可能存在,但一定存在着诡计!”

    说着,他就将帽沿往后一拉。

    “大泷叔,我得先离开一会儿。”

    “啊,阿平,你要去哪儿?”

    “电影院,想确定一些事情。”

    平次拉着和叶就走,一直到发动摩托,和叶才有机会开口问道:“平次,你发现什么了吗?”

    “是啊,我们看的《海上堡垒》开始放映的时间是7:30,电影时长两小时二十分钟,从电影院驱车到案发现场,应该在四十分钟左右,如果鸣门先生在电影放映途中溜出来,有足够的时间杀害春野后再回到电影院。”

    “这样也可以吗....可是他应该看完了整场电影,还找我们讨论电影内容,而且鸣门先生的发色那么明显,如果中途离场的话一定会被工作人员注意到吧?”

    “所以只有我才是名侦探,而你只是个普通高中生啊!”迎着风,平次的声音不太稳,但得意洋洋的口气没有减退半分。

    “嘁,那你去找线索还带着我干什么?”

    “当然是....”

    “为了平衡摩托车的重量啊!这样就不容易翻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