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东宫藏娇 > 第019章 眼神不好的姑娘
    “……现在做了太守人模狗样的,以前还偷过人家姑娘的绣帕……”

    何必鄙夷了一会儿,没听到李俨回应,便瞄了一眼过去。

    太子殿下正凝神看着那支蝴蝶簪,仿佛能从中看出了这次下江南的真谛似的。

    何必不解地看看蝴蝶簪,又看看太子殿下,问道:“要现在给池长庭送回去吗?”语气不情不愿。

    “不必——”李俨将发簪收在手里,淡淡道,“孤的暗卫不是帮他找小女儿发簪的。”

    何必眼睛大亮,听得浑身舒坦:“对对对!池长庭虽然请求了,可殿下自始至终没有答应啊!我这就去告诉他没找到,让他自己找去!急死他!”

    说着,急不可待地往外跑。

    “何必!”李俨唤了一声。

    何必忙不迭折回:“殿下?”

    “池长庭那边需要一个人假扮流民。”李俨道,“你去吧!”

    “我去?!”何必怪叫出声,“我去?我去?我去?!”

    “池长庭居然要我去假扮流民?我堂堂东宫第一高手居然要去假扮流民?”何必从李俨左边窜到右边,“他这是假公济私公报私仇!殿下我跟你说,上次我——”

    “是孤的主意。”

    何必噎了一下,讪讪道:“殿、殿下要我去干什么?”

    “你去找池长庭,听他安排。”李俨道。

    “听他——”何必反射性地叫起来,叫了一半又急忙收声,“好、好,听他安排……”

    “被人认出来怎么办……”何必垂头丧气地嘟囔着。

    李俨瞥了他一眼:“你以前在江南失过手?”

    何必立即挺起胸膛:“怎么可能?我行走江湖十年,只失手过那么一次!”一想起那次失手,何必就恨得咬牙,“我行走江湖十年,都没见过池长庭这么阴险狡诈的人!”

    李俨收回目光:“去吧。”既然没失过手,就没人见过他。

    何必还是忧心忡忡:“殿下你忘了?上次在普明寺,池长庭那姑娘见过我,万一被她认出来怎么办?毕竟我长得不太一般,殿下你知道吗?当年江湖中人还送了我一个美名,叫玉面神偷!当然也是有点客气,全靠同行们衬托……”

    “你想多了——”李俨侧过脸看了他一眼,“她没认出孤。”

    何必顿时噎住,有点为难。

    万一池小姑娘认出他了,岂不是意味着他比太子殿下英俊潇洒?这样不好吧?

    何必干咳一声,安慰道:“那姑娘眼神不好,殿下不要伤心……”

    ……

    池府书房。

    “没有找到?”池长庭眉心紧皱,“你确定?都找仔细了?”

    何必往椅子上一靠,懒洋洋地说:“你不信,自己去找啊!”

    池长庭没有不信他,何必本来就是做偷儿出身的,最擅长找东西。

    可是,不是苏瑾,会是谁呢?

    昨天得知池棠的簪子掉了后,他立即知会了陆大夫人,调查了最后几个出现在宴席上的人,最有嫌疑的就是苏瑾。

    结果不是。

    池长庭恨恨地想了一会儿,又道:“你再帮我查查另外几个——”

    “不行!”何必断然拒绝,“我要去扮流民了,没空!”

    “扮流民不急!”池长庭摆摆手。

    何必怒而起身,指责道:“怎么不急?殿下交代的事你居然说不急?难道在你心里,殿下交代的正事还比不上你家姑娘一支簪子?”

    池长庭下意识要回一个“是”,话到嘴边,好险咽了回去,清了清嗓子,正色道:“你先去望亭,过几日,陆家会带头施粥,你再过来——”

    “过几日是几日?”何必不高兴,“万一我没得到施粥的消息怎么办?万一望亭也有人施粥我吃饱了怎么办?万一——”

    “那我去跟殿下说你不能胜任吧!”池长庭悠悠道。

    何必噎了一下,嘟囔道:“我最讨厌喝粥了……“

    池长庭顾自继续说道:“我会尽快安排商户招募流民为工,你只管挑挑拣拣,选那种工钱多事儿少的。”

    “什么意思?”何必皱眉问道。

    池长庭拍了拍他的肩,勉励道:“努力把自己卖了!”

    何必:……

    毕竟要何必配合,池长庭还是仔细说了一通,足足交代了一个时辰才结束。

    临走前,何必又回过头道:“你看着点自家姑娘,她见过我,被她认出来了可不能怪我哦!”

    池长庭不屑地睨了他一眼。

    他那么玉雪可爱的女儿,怎么会跟流民混在一起?

    ……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池棠困惑地看着眼前的青年流民。

    何必目光呆滞了一下,张开嘴:“啊……啊啊啊……”

    她真的认出来了!太子殿下好可怜……

    池棠遗憾地看了他一眼。

    长得挺精神的一个人,竟然是个哑巴。

    “姑娘,我们快回去吧!这里人多杂乱,冲撞了姑娘就不好了!”画屏忧心忡忡地劝道。

    池棠不以为然道:“怎么会?我看挺整齐的啊!”

    她最近在池长庭书房练字,也经常翻翻他案头的东西。

    昨天正好翻到一本账簿,记着吴县施粥人家的名册。

    施粥在大户人家看来是积德行善、赚取名望的好事,纵使灾荒,他们也不缺这点粮食,因此吴县想要开仓施粥的世家和富商都不少。

    池长庭便立了个规矩,令这些人家到衙门来备个案,由衙门给他们安排个先后。

    今天城门外的粥棚是陆家搭的,确实以陆家大姑娘陆子衿的名义施粥。

    这个举措太守府也有过。

    池长庭以池棠的名义设了粥棚,但粮食也好,用人也好,都是他交代了颜松筠去办的。

    因此池棠看到这一条格外欣慰,不管这事是燕国夫人的意思,还是陆家其他人的意思,总之,陆子衿在陆家还是有真心爱护她的人。

    因为欣慰,池棠今天起来就想起这事,特意出城来瞧瞧。

    看到施粥棚这里干干净净、整整齐齐,还有专门的人维持秩序,池棠莫名有些骄傲,看着那哑巴青年的目光也格外和善——

    “真的有点眼熟欸……”池棠忍不住道,“你是本地人吗?”

    何必疯狂摇头。

    “外乡人啊……外乡人我没见过几个——”池小姑娘语气一顿,眼神若有所思,好似想起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