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天才酷宝火爆妈咪 > 第530章 老婆吩咐的事,当然没问题。
    “来了。”

    薄修沉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踩着拖鞋,走到了沙发旁边,他坐在了离大白远一点的地方,将后背倚在柔软的沙发靠背上,然后稍稍抬起眼,又看向梁千歌。

    梁千歌不想表现得太弱势,她轻轻的吸了口气,抱着三花猫走过去,站在另一侧的单人沙发背后,说:“今天麻烦了,如果有半点不适,你可以提出。”

    薄修沉笑了一下,说:“好。”

    梁千歌绕到单人沙发前面,想抱着猫坐下。

    薄修沉却说:“不换衣服?”

    梁千歌一愣。

    薄修沉唤了声:“周婶,带梁小姐去换衣服,客人马上就到了。”

    “是。”

    周婶回应了一声,站在了楼梯旁边,准备带梁千歌再上去。

    梁千歌皱着眉问:“我需要换什么衣服?”

    薄修沉平静的看着她,过了一会儿,他从沙发上站起来。

    大白看到主人站起来,也立刻跟着站起来,它球也不玩了,就吐着舌头,跟在主人脚边。

    薄修沉站在梁千歌面前,上下打量了一圈她的穿着,说:“你是这里的主人,主人在家,不会穿的这么隆重。”

    梁千歌说:“但是要录节目。”

    薄修沉再往前走了一点,走到让梁千歌感受到压迫的一个极近的位置后,低头对她说:“录我们的夫妻生活。”

    梁千歌被“夫妻生活”四个字弄得不太自在,她后退半步,放弃似的说:“好吧。”

    说着,她转身打算再上楼。

    哪知刚走半步,手臂突然被人抓住了。

    她身形一僵。

    就听薄修沉说:“我带你上去。”

    梁千歌顿时抽回了自己的手,避开他,说:“不需要。”

    薄修沉顿了一下,看着她,说:“一会儿还要有更亲密的肢体接触,你现在就不接受了,一会儿打算怎么办?”

    梁千歌觉得自己答应春堇过来,就是脑子进水了!管春堇想什么,九百万她又不是拿不出来,何必来受这份罪!梁千歌心里气春堇的时候,薄修沉走到她身边,他从她怀里将厚重的三色猫抱走,放到沙发上,然后将她的手抓起来。

    他的手很宽厚,很干燥,十分温暖,这只手梁千歌以前握过很多次,但没有一次的感觉像今天这样,让她心情复杂。

    薄修沉仔细的将梁千歌衣袖上的猫毛捻走一些,然后与她十指紧扣,说:“我带你上去。”

    梁千歌闭了闭眼睛,脸色很沉,但她没有再抗拒。

    梁千歌是被动着被薄修沉带上了二楼。

    主卧的门打开,两人走进去,绕了半圈儿才走到连在一起的更衣室,薄修沉这时松开了梁千歌的手,他打开了衣帽间的灯,进去,替她拿了一套家居服出来。

    梁千歌站在房间里没有动,薄修沉将衣服递给她。

    梁千歌接过,又抬头看着他。

    薄修沉也看着她。

    梁千歌抿着唇说:“我要换衣服。”

    “哦。”

    薄修沉像是这才反应过来似的,说:“那我先出去。”

    说完,慢条斯理的走出了房间。

    梁千歌将房间门反锁了,然后快速的换了衣服,又将自己穿来的衣服放进衣帽间里面,这才出来开门。

    房间外,薄修沉两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正在等她。

    看到她出来,他上前一步,伸手帮她理了理没翻好的衣领。

    梁千歌低垂着眼没说话。

    薄修沉帮她理完后,突然伸出一个手指,勾起她的下巴。

    梁千歌被迫抬起头,看着他。

    薄修沉说:“看都不肯看我,还有恩爱吗?”

    梁千歌挥开他的手,有些烦躁的说:“差不多行了。”

    薄修沉说:“不行。”

    梁千歌问:“那你还想怎么?”

    薄修沉看着她,说:“根据我得到的台本,一会儿你要亲我。”

    “呵。”

    梁千歌立刻说:“不可能。”

    薄修沉安静的看了她一会儿,说:“看你自己。”

    梁千歌吐了口气,说:“下去吧。”

    说完,她率先越过薄修沉,走下楼梯。

    哪知道她前脚刚下去,后脚就听到大白突然冲着门口开始叫,花花也猛地从沙发上一下子窜起来,又跑到鞋柜上面,盯着大门口警惕的瞪圆了眼睛。

    周婶一脸习以为常的走过去,打开大门。

    大门外,带着摄影组过来,正要敲门的春堇愣了一下。

    而就在这一晃神的功夫,大白已经冲出了大门,朝着春堇和节目组工作人员疯狂咆哮。

    它叫得极其大声,一双眼睛还绿得发光,就跟要吃人似的。

    春堇和工作人员都吓了一跳,连连后退。

    摄像导演说:“这不是上回那家宠物店里的斗牛犬吗?

    这也……太凶了吧?”

    薄修沉和梁千歌这时走了出来,薄修沉呵斥一声:“大白,回来。”

    还叫的起劲的大白有点犹豫,它回头看了主人一眼,喉咙里一边发出“唔唔”的警惕声,一边往后退了一些,走到主人脚边。

    薄修沉对门外的人说:“抱歉,进来吧。”

    摄像导演的机器已经在运作了,他鞠了个躬,对主人家说:“打扰了。”

    然后小心翼翼的走进来。

    哪知道他们刚进来,大白是不叫了,鞋柜上的花花开始对着他们发出“哈”“哈”的恐吓声。

    工作人员又被吓了一跳,齐齐退出了大门。

    就算没养过猫的都知道,猫只有极其凶狠和反叛的时候,才会发出“哈”人声,工作人员们怕这猫发狂挠人,不敢进去了。

    薄修沉对花花说:“不准。”

    花花理都不理薄修沉,就瞪着门口的外人,不准他们进来。

    梁千歌这时从薄修沉后面走出来,她一把将鞋柜上的花花捞过来,按在怀里,拍拍它的头,说:“凶什么凶。”

    花花仰起头看着她,用嘴角的胡须蹭蹭梁千歌的手指。

    梁千歌一巴掌盖在它圆溜溜的脑袋上,呼噜了一下,对门外的客人们说:“抱歉,它们没有恶意的,进来吧。”

    摄像导演颤颤巍巍的走进来,后面跟着进来的一连串工作人员,看着这两只猫狗,大气都不敢出。

    春堇最后一个进来,她看梁千歌衣服都换了,看起来似乎已经入戏了,稍微安心了些。

    结果她这心才刚刚放回肚子,就听到梁千歌转头对薄修沉一脸自然的说:“你去给客人倒点茶。”

    春堇愣了一下。

    薄修沉也缓缓的看向梁千歌。

    梁千歌毫不畏惧的与薄修沉对视,又补充说:“七个人,倒七杯,哦,我要喝咖啡,现磨的。”

    春堇:“……”薄修沉:“……”周婶在旁边赶紧说:“我去倒,我去倒。”

    梁千歌说:“周婶,不用,就让薄修沉去。”

    她说着,又转头看着薄修沉,笑眯眯的问:“亲爱的,没问题吧?”

    春堇由衷的觉得,梁千歌真欠揍。

    就在春堇以为薄修沉会含糊两句,把这件事混过去时,她就看到薄修沉突然抬起手,慢慢的捏住梁千歌的下颌,他笑着倾身在她唇上吻了一下,然后咬住她的唇瓣,低声说:“老婆吩咐的事,当然没问题。”

    春堇注意到梁千歌在这一瞬间全身肌肉都僵硬了,连指尖也发白了,春堇忍不住在心里想:该,让你嘴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