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去天外 > 第二十八章 找死的肉鸡
    城市城市,城指围墙,市是集市。

    人们都起得挺早,在七点半的闹市街头,行医卖药的、箍桶的、掌鞋的、补角冠的、修扇子的、淘井的……聚成了一堆一堆。

    早点摊子一溜一溜,有人蹲在街边一手大饼一手豆浆,吃得正欢。穿戴整齐的人则围坐在小店里,就着茶与糕点,边吃边聊。神情兴奋,诡秘。见有陌生人靠近,马上又闭嘴。

    乖乖,昨天可了不得!

    上午,金身罗汉降临,放言诛杀后党。下午,城隍庙擂台,罗汉弟子真把白沙府尹郝仇干掉了,顺手打伤了周王子。

    老百姓对王党后党之争,谁当大王,其实不是很关心,只要有一碗饱饭吃就好。但近几年王城三虎嚣张跋扈,祸害人厉害,民意便渐渐偏向了王党。

    周媚难道头发长,见识短,任由三虎胡作非为?

    信天游觉得,非也。

    她正式接触朝政,是天启病后的这三年。必须迅速区分谁是自己的拥护者,谁是反对派。由三虎去试一试,最好不过。凡是要制裁三虎的就是反对者,袒护的就是自己人。至于民意?哼,她有大军在手,有周国、潇水剑派的支持,并不重要。

    天启王,也并不像民间认为的那么窝囊。

    王族无后,最佳归属是和平并入周国。虽然潇水剑派偏袒周国,但若非它约束,周国早就灭华几十遍。

    国无义战,谁叫你太弱小?

    到了钦天监门口,人头密密麻麻。百十个差役卖力地维护秩序,将闲杂人等隔离在道路两旁。一条长龙赫然延伸出三百多米,弯弯曲曲跨越了两条街,足有上千人。一条短龙疏松些,只有五十米长,正是那些高价买了号牌的考生。

    大部分是十五六岁的少年,十岁左右的半大小子与三十岁左右的青年,也不鲜见。

    有钱人不在乎三十两银子,自然也用不着起一个大早亲自排队。逍遥侯府的两名仆人凌晨四点钟赶过来,也只排在了三十四、五的位置。见到董小姐与董少爷带着一名跟班两名丫鬟过来,忙举起手喊。

    信天游与董淑敏走过去,替换了二人。

    约莫过了两三分钟,五位锦衣公子大摇大摆走到队伍的最前端,喝道:“都给爷退后点!”

    排在首位的少年急了,喊道:

    “你们一来就插队,凭什么?我爹三更半夜就赶过来了,才排了第一。“

    “凭什么?“一位公子冷笑道:”就凭我们五个,是本次钦点的恩生。小子,赶快退后,不然老大耳刮子打你。“

    差役们闻声往这边看了看,却没有吱声。

    所谓恩生,即华国的官派名额,可以直接进入潇水剑派修行。三年前,董淑敏的测试成绩实在太糟糕了。华夫人向天启王请求名额没被允许,还曾生气过。这一次天启昏迷,名额自然由周媚指定,全是后党一派高官的子弟。

    恩生是无条件录取的,灵根测试只作为一个参考。这五人连号牌都没有买,却要大刺刺先进入,道理很简单。和你们这些平头百姓挤在一起排队,爷丢不起这人!

    打头的少年挺倔,道:

    “先来后到,天经地义。我爹半夜就赶过来,熬了一宿……”

    队伍聒噪起来,小心翼翼的议论声飘出。

    “喂,你们还讲不讲道理?”

    “这谁呀,好霸道……”

    “好像是武威侯府的小侯爷。“

    “嘘,小点声。”

    另外一条长龙却没有人吱声,扭头朝这边看。他们没钱购买三十两银子一块的号牌,必须等这一百人测试完才轮到自己,幸灾乐祸瞧热闹。

    见到前面的董淑敏身子一晃,手按向剑柄,信天游连忙说道:

    “你别动,让他们先进去也只多等三分钟,没关系的!”

    倘若在往日,信天游恨不得自己冲上去把五只找死的肉鸡胖揍一顿,哪里会劝阻?但今日不同,他好不容易才落实了“董舒”这个文弱小书生的正式身份,一动手就前功尽弃。

    另外,尽管五位锦衣公子里有四名普通凡人,被簇拥的那一位十八九岁青年却壮得像条牛犊,赫然达到了凝罡九重境。董小姐绝非对手,打抱不平岂不是找抽?

    “道理?爷的拳头就是道理!”

    “牛犊子“猛地一推首位少年。

    一阵稀里哗啦,夹杂数声哎呦惨叫,队伍前方顿时如同多米诺骨牌一般倒下十几个。

    青年冷笑着叉腿而立,轻蔑地扫视人龙。

    武威侯乃开光七重境强者,堂堂的华国军神,上朝可以不跪华王。怎料,二子绍雄昨天下午在珍宝阁被四水帮主童三摆了一道,当场晕厥抽搐,面子丢尽。

    而且那童三做事简直不要太明显,拍卖得手之后便簇拥“逍遥子”沿朱雀大街直到王宫,当众把灵晶交给禁卫统领铁四。这不等于阴了你之后,还牛皮哄哄显摆,噼里啪啦打脸?

    青年乃武威侯第三子绍威,憋了一肚子气没地方发作。这帮草民竟然敢触霉头,可就怪不得他了。

    “绍威,你还要不要脸?”

    董淑敏按捺不住,厉声叱咤,越众而出。

    现场为之一静,少顷,一位锦衣公子哈哈大笑,指向少女道:

    “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栖云郡董小姐。你们知道不,董小姐三年前就参加了春试,创造了一个咱们华国空前绝后的纪录。五门总分,才160分。啧啧啧,真是稀罕呀……”

    此言一出,顿时所有的目光都“唰”地投过来了。连前面倒下的十几个人也一边瑟缩后退,一边扭头回望。

    五门总分才160分,意味着平均分才40。属于灵根比一般人差了许多,却还没到蠢笨地步。关键在于,那些比较差的人要不没条件,要不有自知之明,根本不会参加春试。

    这便让董淑敏创造出了一个比较尴尬的纪录。

    天启王之所以不肯动用官派名额,是估计她以这样资质的进潇水剑派,更受打击。反正修行不出啥名堂,还不如在家好好陪陪父母。

    几名锦衣公子笑得前仰后合,装模作样拱手,道:

    “久仰,久仰……董小姐打栖云郡无敌手,英明神武,以后可要照应小弟……”

    一个道:

    “照应个屁,她连潇水剑派的门都进不去。呵呵,好大一张脸,还敢骂咱们!”

    另一个接话。

    “唉,蠢成这样本来不是她的错。可蠢成这样还敢大摇大摆出门,公然参加春试,叫我们这些聪明人情何以堪?一旦别国知道了,会以为我华国考生都是此等低劣货色,丢人呀!”

    还有人道:

    “她娘的,我要蠢成这样,干脆找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

    绍威狠狠朝地面“呸”了一口,冷哼道:

    “随便牵一头母猪过来测试灵根,得分恐怕也比她高!”

    假如面对华文,真不敢辱骂。不管打不打得过,王党都要把他撕成碎片。但面对董淑敏,就没这个顾忌了。逍遥侯府被王党摆了一道,正好可以拿她出气。

    华夫人下嫁董仲后,其女儿董淑敏尽管具备华氏血脉,但不属于王族人了。以前有天启王罩着,谁也不敢得罪。现在天启倒了,谁还惧怕她?董郡守虽然是封疆大吏,级别却比武威侯差了不少。

    官场阴损,表面上冠冕堂皇,暗地里蝇营狗苟。即使吃了哑巴亏,也极少在大庭广众之下撕破脸,只是背后动刀子。

    纨绔就没有这层顾忌,搞了再说。

    董淑敏气冲上顶,面罩寒霜,摘下了腰间宝剑。

    拔剑就意味着要当街杀人了,性质很严重,她是准备连剑带鞘作棍子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