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生活系大导演 > 第三十四章 女大不中留
    “唔,对了。”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把杯子放到电视下面的桌子上,走到旅行箱前,在最底下翻了翻,拿出一块木板。

    胡可馨看着他走过来,把涂着黑色亚克力漆,画着星星图案的木板递到面前,用手语问道:这是什么呀?

    陈旭把木板放到床上,拿起手机给她发了一条信息:是我从魔都给你带回来的礼物,上面有你出生时的星空。

    糯米团子:谢谢你,我很喜欢。

    她放下手机,搬起床上的木板用手摩挲着夜空里的小星星,脸上的笑容很甜,眼睛里的光芒很温柔,生日那天的星空,这比一簇鲜花,一支口红,一瓶名牌香水更具纪念价值,也代表着陈旭的心意。

    陈旭把杯子里的蜂蜜水喝光,从床头柜下面拿出自己的电脑包,把徐慧佳给他的资料袋装进去,转过身去拍拍她的肩膀,做了一个“走,去你家”的手势。

    胡可馨点点头,一只手夹着星空板,一只手拿起放在鞋柜上面的棕色手提包,跟在陈旭身后离开房间,来到旅馆楼下。

    温热的光在路东建筑的天台铺开,下面是漫过马路的阴影,行人和车辆渐渐多起来,路口等候绿灯的一辆奥迪A4L副驾驶车窗打开,里面伸出一只捏着烟卷的手,轻轻弹掉前面的灰烬。

    秦慕然把面包车开走了,楼下停着两辆电瓶车,一辆是旁边超市老板娘的老式艾玛电瓶车,上面还挂着冬天用的防风罩,车篮子里塞着楼盘传单,一辆是全新的粉色系雅迪踏板车,造型优雅,漆皮鲜明。

    胡可馨走过去拍拍雅迪电瓶车的座垫,意思是咱也是有车的人了。

    陈旭的嘴角漾出一抹苦笑,老胡担心她的安全,严令禁止她到街上骑行,殊不知胡可馨经常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骑乘共享单车,也没见遇到问题。

    他走到雅迪电瓶车前面,握着扶手坐上去,用手拍拍后面部分。

    胡可馨偏着身子往上一窜,坐到驾驶位后面,一只手揽住陈旭的腰,一只手抱着星空板,由他带着离开旅馆,朝丽景小区驶去。

    老胡在沙发上睡了过去,电视正在播放华夏电视台科教频道一档考古节目,旁白故作神秘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窗外的夕照逐渐敛没,夜色在东方生长。

    咔的一声脆响,房门从外面打开,一只平底凉鞋跨过房门,然后是青春靓丽的脸。

    老胡听见动静打了个激灵,从浅睡中惊醒,看向房门的位置。

    胡可馨已经进屋,正在门口鞋柜旁边换拖鞋,她的脚边有一块用木板与框架拼成的物件,看起来像是一幅画。

    他用手在脸上抹了一把,正准备从沙发起来,忽然意识到门外还有一个人,定睛一瞧才发现是陈旭,手里拎着一只风鹅,另一只手里提着白色塑料袋,塑料袋外面印着家有美食四个大字,另起一行是店铺地址。

    胡可馨穿上那双能够把脚丫衬得白皙精致的黑色人字拖,又从鞋柜里面拿出专为陈旭准备的软底拖鞋,整齐地摆到距离他落脚地不到五公分的地方。

    老胡看得直咬牙,要知道他每次闭店回家,胡可馨别说给他拿拖鞋,很多时候屁股都不动一下,该看电视看电视,该读杂志读杂志,也就喝多了走路不稳的时候才会给他脱鞋倒水,嘘寒问暖,但是第二天起来免不了一通埋怨。

    都说女儿是爹妈的窝心小棉袄,怎么到了她这里就变了呢?

    “老胡,我来蹭饭了。”陈旭脱了皮鞋,穿上胡可馨给他拿的一字拖,扬扬手里提的风鹅与熟食,转身进了厨房。

    老胡这才意识到外面已经黑下来,刚才伴着夕阳睡了过去,再想想电视里放的《走向科学》,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由得感叹人老了,精力越来越不够用,果然还是不用带脑子看的抗日剧适合他。

    这时胡可馨把客厅与餐厅的灯打开,两只手一阵比划。

    “你说钉子和锤子?”老胡指指阳台角落。

    女孩儿把手提包丢到沙发上,走过去找到一个黑色工具箱,提起来就往自己房间走,路过沙发的时候顺势拿起画着星空的木板。

    老胡走到靠近厨房的地方看看在里面切酱牛肉与酱猪手的陈旭,快步走向宝贝女儿的房间,他推开虚掩的门,只见胡可馨光着脚丫跪在枕头上,正在往雪白的墙上打钉子,画着星空图案的木板放在绵软的靠背上,能够看见边框中间排列整齐的灯线。

    他走过去拍拍女孩儿的肩膀,做了一组手语。

    胡可馨点点头,把锤子和钉子交给老胡,从自己的床上下来,穿着人字拖走出房间,进了客厅那边的厨房。

    他摇摇头,捏起一枚钉子叼在嘴里,又捏起一枚按在墙面,用钉锤轻轻敲打,待四个角固定完毕,把旁边的星空板挂上去,完事打开LeD灯电源,站在靠近床尾的地方往墙头看去。

    刚开始他只想看看有没有倾斜,后来关注点就变了,眼睛里的光芒越来越盛,似乎从那些亮晶晶的小星星里看出一点什么。

    “这个陈旭,还真是会哄小姑娘。”

    老胡摇摇头,关闭房间里的灯回到外面客厅,胡可馨正端着两个有梅花图案的盘子走出来,放到餐厅的桌子上。

    她看见客厅站的老爹,指指脚边座椅示意他坐下吃饭,转身往洗手间走去。

    老胡走过去坐下,陈旭关了厨房灯,把切成块的风鹅与一碟咸花生放到餐桌上,拉出左手边的椅子坐下来。

    鲜嫩的风鹅,带着冻子与软筋的酱牛肉,酥烂诱人的酱猪蹄,一盘花生米。三个人,四盘菜。

    “怎么样,整两口?”陈旭把沾着水珠的筷子甩了甩递过去。

    老胡接过筷子,指着桌上四个菜:“你小子心眼儿不少,买俩菜就把我打发了?”

    原来他还记着过来拿摄影机时陈旭说过的话------事情结束后请他吃大餐,桌上四个菜都挺硬的,也算丰盛,但是与“大餐”这两个字还是有些差距的。

    陈旭说道:“我这不是缺钱吗?你也知道,租房要钱,装修要钱,买办公用品要钱,进设备也要钱,秦慕然把她给自己准备的嫁妆都拿出来了。”

    那十万块钱是不是秦慕然的嫁妆他不清楚,总之现在不卖惨什么时候卖惨?他还指望老胡低价卖给自己一套二手录制设备呢。

    这时客厅闪出一道靓丽的身影,胡可馨到洗手间整理了一下长发,拢到脑后扎了个马尾辫,洗掉了脸上的妆容。

    她早晨起床后就没有认真捯饬,只是画了一个很简单的妆容,现在洗下去基本没有变化,杏眼还是那么迷人,精致的小鼻子透着珍珠一样的光泽。

    陈旭注意到她手里提着一瓶酒,天蓝色的瓶身,扇状瓶盖,正面是银色水滴滑落的图案,中间标签是清瘦的“梦之蓝”三个字,两条横杠夹着M6。

    老胡的手一抖,眼睛都直了,光可鉴人的头皮与粗犷的抬头纹还真有几分黑社会唬人的架势:“你这个死丫头,怎么把我用来招待客人的梦之蓝M6拿出来了?”

    陈旭有点不爽:“老胡,你这话说的,我不是客人吗?”

    老胡说道:“你算什么客人,有天天想着从主人那里捞好处的客人吗?”

    他一句话说到了陈旭心坎里,想想来这里的目的,还真是有些无话可说。

    胡可馨只看到他们嘴动,不知道俩人在说什么,就算能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她也不会拿老胡的话当回事。她走到陈旭身边,迎着老胡肉疼的目光咔的一声掰开瓶盖,捉过放在餐桌那边白瓷盘里的二两杯,给他们一人倒了一杯酒,然后坐在两人中间,双手拖着腮帮子一脸开心快乐表情。

    从洗手间出来后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只打开星空木板的灯串后躺在床头往上面看,有一种回到那年仲夏,静夜里虫鸣蛙叫,银河灿烂,吃完奶的小宝宝躺在柔软的襁褓中酣然入梦的感觉。

    老胡压低声音说了一句“女大不中留”,端起面前放的酒杯伸过去与陈旭手里的酒杯碰了碰,兹,饮下一大口。

    两个人才放下酒杯,胡可馨夹起一块酱牛肉放到老胡的碗里,又夹起一块鹅肉放到陈旭的碗里,然后放下筷子,两手平放在桌面上,像个安静又乖巧的小学生。

    陈旭冲她做了一个“你怎么不吃”的手势,胡可馨用手语回复他:我不饿,你们吃就好,不用管我。

    老胡把嘴里的酱牛肉咽下去,一边用筷子去夹花生米,一边低头说道:“说吧,还差多少钱?”

    陈旭听到他的话愣了一下,好一阵才明白过来,老胡是在回应自己刚才哭穷的行为,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要借给他钱?

    “以我现在手里能够动用的资金,勉强能够展开业务,但是后续的投入会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他在从魔都回东扬市的路上做过测算,刨去装修、进设备、采购办公用品的花费外,已经所剩无几,工作室开业后必然会出现差旅费,耗材费,杂物费等等支出,五个人的日常生活也是一笔开销,还要应付来自政府机构的各项检查,比如购买灭火器、应急灯,给环保部门卫生费……这些钱看起来不多,但是零零碎碎加起来也是让人头疼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