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的美利坚 > 第七百六十章 基辅
    “啊?”安妮有些听不明白了,“可是很多人说苏联是我们文明社会的威胁。”

    “是的,换我也会这么说。但是总是和文明社会威胁做生意的,恰恰是英国人。我们生活在一个现实的社会,不能被虚无的道德观绑架我们聪慧的头脑,所以在现实生活当中,有时候我们必须在利益和道德之间做出取舍,包括在必要时候和敌人做朋友,以及偶尔抛弃不合作的好人。”谢菲尔德耸耸肩道,“我不能允许这个领土庞大,人口上亿的国家的好处,被英国人占据,自然要亲自去一趟。”

    考虑到妻子的心情,奴隶主为了家庭和睦,就暂时不提法国的角色了。

    既得利益者对挑战者的遏制,之前有以后还会存在,合众国二战之前经历的,苏联会在二战后经历,冷战后自然有别的国家代替苏联的地位,

    处在挑战者地位时候的基础么?谢菲尔德公平的说一句,合众国是大环境最好的。有两次世界大战中的德国帮着拉仇恨,两次世界大战只要有一次,是专门对着合众国来的,一切都不会这么顺利。

    “就当是为了钱吧,没有利益的事情谁会去做。”谢菲尔德笑了笑伸手摸着安妮的脸颊道,“现在我们聊聊,联盟国的继承人问题,亲爱的,你觉得亚历山大适合这里,还是道格拉斯适合做这里的帕夏,我们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合众国优越的地理位置,以及联合公司未来的发展,让我们不能放弃,阿灵顿联合公司总部是不可以搬过来的。”

    “我还没有想好,其实道格拉斯更好一些。”安妮忍不住捂嘴偷笑,她就知道自己的丈夫,还是会把最有价值的产业交给自己的儿子,“但孩子还小,现在还看不出来什么。”

    “倒也是!”奴隶主不置可否,现在还看不出来什么,以后联盟国的所有石油全部开采出来,这个问题一定要自己想想的。

    联合公司最有价值一部分的产业,当然要交到家族基金会的运营当中。就连联盟国的石油收益也是如此,不然的话,对其他继承人不公平,就算是亲兄弟也难免产生嫉妒的情绪。

    想到这谢菲尔德忽然觉得,自己可以在多年前从加利福尼亚购买的土地上勘探了,加利福尼亚油气区,是合众国本土的第二大油气区,仅次于德克萨斯。

    广义上的德克萨斯油气区非常巨大,甚至包括了墨西哥北部和墨西哥湾,向北还包括德克萨斯州周围的新墨西哥州、科罗拉多州。

    和波斯湾这种油气集中,产能爆炸的地方是不能比,但和苏联的巴库相比完全不遑多让。

    油气田其实分布都占地很广,像是波斯湾如此集中的地方是少之又少。

    “那我就留在科威特城等着你回来。”安妮把苏联之行留给了丈夫和娜塔莉亚。

    谢菲尔德一挑眉,母狮子要干活了?仔细想想联合公司的日常工作,早就是安妮上下操办,现在一听说儿子未来要做帕夏,一下子浑身充满了干劲。

    纯纯的工具人奴隶主,也不耽误女主人展现权威,开始谋划自己的苏联之行。一九二三年的苏联,才刚刚度过最危险的时候,干涉军和国内白军刚刚被消灭。国内满目疮痍,处在百废待兴的阶段,外有英法的敌视和封锁,内部还有很多问题。

    谢菲尔德知道所谓的外部封锁和催债,只是短时间的外力挤压,很快英法德就会互相出卖,争先恐后的想要从苏联身上获得自己的利益。

    苏联在一战后打破封锁的根本原因,还是因为虽然经过了一轮的削弱,但英法美德这些国家实力在此消彼长之下,各国内部还不认为有本质的差距。

    像是二战之后合众国对其他资本主义国家已经实力碾压,带头封锁之下效果就好多了。

    通过达达尼尔海峡,谢菲尔德到达了乌克兰,刚刚登陆就受到了人群的迎接,为首的人是阿曼德·哈默,这个第一代红色资本家。

    “威廉先生,我真是没有想到你竟然会来到这个国家。”阿曼德·哈默和鲁登堡打过招呼之后,马上冲着谢菲尔德开口道。

    阿曼德·哈默出生于美国纽约的布朗克斯,父亲朱里埃斯·哈默是美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和现在的美共领袖鲁登堡非常熟悉。

    “阿曼德,你好。”谢菲尔德打量着这个才刚刚二十出头的百万富翁,果然什么时代都有天才出现的,就算是在严密的大过滤器,总有疏忽的时候。

    从生命演化的角度来解释,就是每经过一次大灭绝之后,总会有新的生物会代替原来的生态链,一战摧毁了四大帝国,诞生了苏联这种以往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的国家模式,在生命演化上面就相当于一次大灭绝,阿曼德·哈默就相当于一个物种找到了生态位上的空隙,开始了自己的开挂人生。

    “有些时候人要保持着好奇,就像是你这样,勇敢的在新的领域展开事业,这是一般人不具备的能力。听说你在苏联投资了不少工厂,有时间的话带我参观一下。”谢菲尔德一只手抓着娜塔莉亚的小手,另外一只手和阿曼德·哈默握手,表达自己的友好。

    “这个国家现在到处都是机会,相信威廉先生也是看到了这一点,这就非常令人惊讶了。”阿曼德·哈默还在不断的夸赞。

    “其实我的年龄还不到思维僵硬的时候。”谢菲尔德笑了笑,牵着娜塔莉亚的手问道,“那么我们从哪里开始?”

    在进入苏联之后,谢菲尔德一行人首先前往的重要城市,是在斯拉夫民族历史上占据重要历史地位的基辅,这座后世乌克兰的首都,同样在苏联时期对整个国家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城市。

    除了在观察苏联社会运行的同时,谢菲尔德还抽空在星期六的时候亲眼看看义务劳动是怎么回事?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社会。

    娜塔莉亚知道自己的男人是过来投资的,带着小心旁敲侧击道,“你觉得这个国家怎么样,是不是一个好的投资地点?”

    “这个国家一旦发展起来,会掀翻这个世界。”入乡随俗的谢菲尔德拿着伏特加,用很复杂的语气道,:“甚至会击碎合众国公民心中的信念,如果不是现在英法压在合众国的头上,我是不会来的。”

    关于苏联和中国,哪个国家对合众国有更大的威胁,这要看在什么角度上看这个问题。苏联作为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这种对全世界的震撼性,肯定是中国无法具备的。

    只要苏联存在一天,总会有一些人会为这个国家心生向往?后者么?并不具备这个能力,全世界帮忙实现你们国家的伟大复兴?欠你的?

    至于优势么,各有不同,苏联乃至二战后控制东欧的苏联集团,手中控制的资源接近五眼联盟,后者主要是人力上面和产业比苏联更加平衡,资源上差得远。

    后世共和国差不多算是苏联面对的麦卡锡时期,合众国正在调整国内舆论,对抗才刚刚开始,后续还无法预测。

    “没什么,现在苏联和合众国还谈不上生死大敌。”谢菲尔德轻抚着娜塔莉亚的金发笑道,毛妹有些不高兴了。

    其实没有理由惧怕的,五眼联盟、四大粮商、三大矿山,不论是面对哪一个对手,都是合众国占据优势的地方更多,要是反过来,冲突地点就应该是加利福尼亚外海了。

    谢菲尔德认为一旦英法的殖民帝国解体,合众国面对其他对手并不需要太过于担心。哪怕拖着国内反智的大环境,也不是不能对抗。

    至少不管在什么时候,五眼联盟的其他国家心里是愿意还是不愿意,都必须站在合众国一边,至少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就算心里知道前面是火坑也要往里跳,因为他们根本没有选择,就算是被制裁,也要笑着接受。

    稍晚的时候阿曼德·哈默,来到了谢菲尔德住的招待所,似乎想要询问国内知名的产业巨头,来苏联到底是投资什么产业。

    “只要能赚钱,什么产业都可以。”谢菲尔德想了一下道,“我甚至可以购买石油。”

    “石油?”阿曼德·哈默一下子不理解了,“伊拉克的油田在英国人控制之下,你的领地似乎距离两河流域的油田更近吧。”

    “买卖远近从来不是问题,主要取决于价格。如果巴库油田的石油能够价格上比英国人控制的油井价格更低,我当然会买苏联的石油,因为价格更低。”谢菲尔德无所谓的道,“这是可以做到的,贸易主要是保持流通不是么?”

    巴库的石油成本肯定远超过伊拉克的石油,但是不是没有办法,为了外汇可以压低价格赔本卖,现在苏联就缺这个。至于其他的,只要苏联能出钱,只要联合公司有的,奴隶主都可以卖,他不卖没准英国人就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