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唐补习班 > 第十章 又升官了
    张宝相离开没多久,大批的右武候卫官兵开始向西市汇聚,长孙皇后在众多官兵的保护下换了一辆马车,一路赶回皇宫。

    李二那边在长孙皇后离开之后胶着了一段时间,但随着程咬金等人的赶到,局势开始向有利的方向发展,最后生擒刺客三人,其余人等尽数被杀。

    后续的事情如何处理,因为这场刺杀有多少人被牵连,李昊并不知道。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里面,身侧正坐着一位年纪十六、七岁的美丽女子,正是刺杀发生之前,扶着长孙皇后上马车的‘侍女’。

    “这是哪?”李昊觉得头很疼,胳膊更疼,挣扎了一下问道。

    “东宫,宜春宫。”女子一脸的不高兴,冷声回答。

    “宜春……,宫里还有青楼?”李昊一头问号,李二还有这爱好?

    女子瞪了李昊一眼:“喂,这里可是皇宫,你说话最好小心一点。纨绔子弟!”

    “呃……,好吧!”

    好男不跟女斗,好人不跟狗斗。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短暂的沉默后,李昊问道。

    女子答道:“李雪雁。”

    “哦,还挺好听。”李昊嘀咕了一句,又问道:“陛下怎么样了?皇后娘娘呢?”

    李雪雁冷冰冰的道:“跟你有什么关系。”

    嘿,我这小暴脾气,小丫头片子跟谁俩呢这是。

    一而再,再而三的碰壁,刚铁直男李昊把眼一瞪:“李雪雁,不要以为你长的漂亮就可以随便给老子脸色,老子可是救了你的命。”

    李雪雁漂亮的大眼睛瞪了回来:“那你想怎样。”

    李昊刚想说挤兑这丫头几句,隐约间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传来,心中一动道:“你的一个微笑,没问题吧?”

    “哼,你还想让我谢你?如果不是你把马车赶那么急,我怎么会……”李雪雁话说了一半,突然站了起来,对着门的方向施了一礼:“雪雁见过皇帝叔叔。”

    李二的声音在李昊看不到的位置响起:“嗯,中午的时候吓坏了吧?朕回来时已经通知了你的父亲,他正在外面等你,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吧。”

    “诺,谢谢皇帝叔叔。”李雪雁又行了一礼,瞟了李昊一眼,像只漂亮的蝴蝶翩然离开,只留袅袅余香。

    李昊无奈叹了口气,李雪雁虽然冷,可再怎么也比李二这个半大老头儿好看些,再说李二好像还是被自己从马上掀下去的,万一要是迁怒老子……。

    算了,死活就这一遭了。

    顾不得浑身难受,李昊挣扎着爬起来,面对刚刚进来的李二:“陛下,臣,呃,小可,在下……哪个。”

    用什么自称好呢?好尴尬啊。

    李二有些好笑,坐到床上,按了李昊肩膀一下:“好了,念在你还未成年,又救驾有功,以后便跟雪雁一样,叫朕一声叔叔吧。”

    李昊连忙低头:“陛下,小侄不敢。”

    李二:“……”

    不敢?小侄都出来了还说什么敢不敢的,口谦体正直,心思还真不少。

    咂咂嘴,李二道:“行了,你小子也不要装了,若是真不同意,那以后就自称臣。”

    “小侄遵旨,谢皇帝叔叔。”傻子才不同意,皇帝啊,多粗的大腿,不抱白不抱。

    “呵呵……,你这小子。”李二以指虚点李昊笑骂了一句,面色一正道:“对了,雪雁那孩子面冷心热,朕此前忙于外事,皇后又忙着安抚宫人,这整整一夜全赖她守在你身边照料,你可不要不领情。”

    “小侄明白了。”昏迷了整整一夜的李昊点点头,心中对李雪雁的看法有了些改变。

    不过,那丫头到底是谁呢?长的可真漂亮,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娶回家指定能生儿子。

    李昊始终不忘自己身为‘祖宗’的责任,传宗接代的问题一直都被放在第一位。

    正胡思乱想,做梦娶媳妇呢,却听李二问道:“你的胳膊没事了吧?若是哪里不舒服就叫太医,莫要留下什么后患。”

    “哦,已经没事了,您看。”李昊回过神,忍着疼把受伤的胳膊抬起来,五根手指动了动。

    其实在驱赶马车逃离刺杀现场的时候,李昊就已经试了自己的左臂,知道只是受了些贯穿伤,看着可怕实际并没有伤到大动脉和神经,没有什么大碍。

    李二看着李昊不断开合的手指嗯了一声,转头对站在不远处的伴驾太监林喜道:“拟旨,三卫将军李靖之子李德謇公忠体国,加之救驾有功,敕封三原开国县子,赏千金,帛百匹,领左领军卫翎府折冲都尉职。”

    我靠,又升官了!坐火箭也没这么快吧?

    上午才从李勣那弄了个正五品果毅都尉,结果屁股都没坐热,一下午的功夫连升三级,跳过正五品上,从四品下,直接升到正四品折冲都尉,而且爵位也水长船高,升级到子爵不说,还多了开国两个字。

    照这个进度,等自家那便宜老子回来,估计都成自己下属了吧?

    李昊傻呵呵的乐着,心里这个美啊,连谢恩都忘了。

    老太监林喜躬身应诺,羡慕看着傻乐的李昊。

    幸运的小子,还真是傻人有傻福,凭着救驾之功入了陛下的法眼,只要不走岔路,假以时日又是一位朝中新贵,李靖一门大兴有望。

    李二并不知道手下在想什么,当然,就算知道也不在乎,看着李昊吩咐道:“德謇啊,今日你说的对抗突厥之策深得朕心,回去之后,记得写封奏书,过几日伤好呈与朕看。”

    “诺,小侄记住了。”李昊压下心中喜悦,老老实实的答应下来,想了想又觉得不对,开口说道:“陛下,如果没有其它事,小侄想要回家看看,这次的事情闹的挺大,父亲又不在家中,小侄怕家里人惦记。”

    李二露出欣赏的目光:“嗯,这样也好,一会儿我让林喜安排人送你回去。”

    所谓‘回去之后’的意思就是在逐客,反正李昊伤的是胳膊,并不影响走路,留在宫里总是不大方便,可是李二又不能直说,故而只能在话里带了一句。

    好在李昊是个灵醒人,听出了他话中的意思,主动告辞离开,避免了双方尴尬。

    只是,当李昊坐着软榻被人抬出来的时候,却被东宫正殿前的一幕惊呆了。

    只见不大的广场上乌泱泱站满了人,黑压压密密麻麻不知多少,数十员军方将领个个顶盔掼甲,气势汹汹站在前列,无数双眼睛死死盯在他这个还没有成年的小年轻身上。

    在这些人的最前面,程处默和李震两个倒霉蛋儿可怜巴巴的跪在地上。

    这是要干啥,拿这两二货祭天?

    那老子可得快点离开,别被暴走的老天爷拿雷给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