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最强中间商 > 第十二章 剑道四境
    “何止是简陋,简直是粗鄙不堪!”

    “在我看来,整个剑道体系,都是漏洞百出,自以为对剑道理解已经趋于完美,其实不过是坐井观天而已……”

    哗——

    江诚的一番话,顿时引起整个刀剑区的一片哗然。

    谁都没想到江城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没有理会底下众人像看神仙一样的眼神看自己,在仓风那快要阴沉的滴出水来的脸色注视下,江诚再次开口。

    “我不是在针对某个人的剑道理念,我是对这个世界,整个剑道的否定。”

    轰——

    这句话一说,整个气氛再次一静。

    所有人都愕然的看着那个站在高台上,气度不凡的少年,听着他的侃侃言辞。

    只感觉江诚疯了,这种话都敢说出来。

    不远处,沧澜道院的几个天才,此刻也是愕然的看着江诚。

    “佩服,佩服,姜蕴雪这个夫君可真够有胆的,否定整个剑道理念,我敢断言,这小子今天绝对活不了了。”

    高楼盯上,一个身材高大,面容轻佻的青年摇头惋惜。

    站在他旁边的一个怀抱长刀的冷峻青年,同样冷声道:“他,会死!”

    “呵呵,我倒是不这么认为,听说这个江诚来历神秘,要不然姜家怎么会招他入赘,并跟姜蕴雪成亲。”

    一个身穿粉色长裙的女子开口道。

    “不过话说回来,这事情也真够怪的,姜蕴雪竟然成亲了,而且还是跟一个名不经传的小人物。”

    “谁知道呢,不过不管是叶小天还是这个江诚,都引起了我的兴趣。”

    “一个废柴了十几年的叶家废物,一个名不经传的姜家赘婿,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几个沧澜道院最杰出的少年男女,看着远处高台目光流转间,尽是一片感兴趣的神色。

    广场上,在江城话音落下后,气氛变得极为压抑。

    高台上。

    仓风身上一股淡淡的威压散发而出。

    如果说之前他对江诚只是看不顺眼想要给个教训的话,那现在,已经彻底动怒了。

    江诚一次又一次的触及他的逆鳞,身为武道四阶强者,他绝对要这黄口小儿付出血的代价。

    甚至这件事过后,他还要亲自去姜家走上一遭。

    就在仓风要动手的时候,江诚的声音再次响起,“剑道一途,我就用以下四个境界,来论述目前的剑道理念。”

    “首先第一个境界,我将其称为术境,意味剑法精通,当一个人剑法精通后,一招一式之间,会有剑气形成。”

    “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剑道会达到入微的境界,此时剑术已经经理千锤百炼,自然而然,就会聚剑成势。”

    “这也就是我说的术境,无论怎么演变,剑法始终有招有式,万变不离其招。”

    说到这里,江诚瞥了一眼一旁,皱眉不语的仓风,再次开口道:“这第二个境界,我称之为意境!”

    “剑意小成,异象具现,这一点,想必很多修炼出剑意的人,都会有感触,所为意,形神合一,由虚到实协调。”

    “生于意,蕴于内,是剑道本源的一个延伸。”

    “须知,心剑无痕,所过之处,有我无敌,唯快不破,无坚不摧,所过之处,草木竹石,山水朝露,皆可为剑……”

    江诚在台上缓缓踱步,负手于后,清朗的声音在刀剑系的学区广场上响起。

    而随着他的讲述,一开始还有些嘈杂的广场上,已经变得寂静万分,即便不是修炼剑道的人,此刻都不由自主的沉浸其中。

    至于仓风,以及不远处暗中观察的几名天才弟子,此刻都用震惊的目光看着江诚。

    “我说,你可是我们中,剑道天赋最强的,这小子说的对不对?”

    远处,那名面容轻佻的少年,看向旁边抱剑而立的少年问道。

    闻言,其他几人都不由看向少年,然而对于几人的目光,少年却是不为所动,只是他眼中涌动的剑意。

    却是在告诉众人,江诚所言没有任何差错!

    “嘶……”

    几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如果江诚说的是真的,那可就是真的否定了整个世界的剑道理念啊!

    他们仿佛已经看到,近日过后,江诚之名,将会在剑道领域,掀起一片何等的惊涛骇浪来。

    “第三个境界,我将其称为心境,当用剑之人,不再拘泥于手中长剑,意志所动,天下万物皆是剑的时候,将会凝聚出剑心。”

    “剑心不灭,心中自然蕴养属于自己的道,手中无剑,心中有剑,走出自己的剑。”

    当江诚说到这里的时候,目光却是突然看向仓风。

    见江诚将目光望向自己,仓风心中不由一愣,眼中涌动的剑意也顷刻间消散,他刚才一直在心中演算。

    江诚每说一个剑道境界,他都会结合自己的剑道,剑理,甚至沧澜道院收藏的剑道典藏相互印证。

    最后,他骇然的发现,江诚所讲虽然只有寥寥数语,但却为他解释了很多心中的疑虑。

    甚至他那已经有近百年的剑道境界,在此刻,竟然有所松动。

    他有预感,只要江诚将最后一个境界讲完,他必然会一举突破,从而借助剑道,实力再次做出突破!

    仓风此时的状态,江诚自然通过影刹已经知道。

    这个世界,虽然武道昌盛,但对剑道的理解,却正如他之前所说,太过简陋。

    甚至就连剑招都是极为简单,像是一些精妙的招式,根本没有。

    所有的一切,都是建立在自身武道境界的基础上。

    对剑道的领悟,看似恒强,却是外强中干,实际上根本没有什么干货。

    像武侠世界那种,有的人不依靠内力,单单靠剑法就能越级挑战的例子,根本没有,他甚至敢断言。

    如果他把独孤九剑,剑二十二,以及夺命十三剑这些剑法带到这个世界,绝对会引发整个世界的地震。

    “第四个境界,我将其称为……对了,仓风副院长,说到这里,我想问一句,不知我说的可对?”

    压下心中的想法,江诚淡淡的看向仓风。

    听到江诚的话,仓风的身体明显一怔,他想要矢口否认,但他做不到。

    他的剑道不允许他这么做,所以不管江诚所言会给他带来怎样崩塌的剑道世界观,他都只能承认。

    对于将一身奉献给了剑道的他而言,这样完善的剑道理论,不该断绝。

    想到这些,仓风深吸一口气,目光复杂的看向江城,“尽管难以置信,但老夫还是要说,你所言全是真的。”

    “而且我已经用自己的剑道推演,半点不错!”

    “这些都是蕴雪说给我听的,所以这次叶小天的挑战,我们是赢了吗?”

    江诚继续问道。

    “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