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神乱诸天 > 第六十章 夜半飞颅
    咻咻咻~~~

    暴如密雨,余欢双手一抬,一根根金针从肌肤下探出一寸有余,眨眼间双手如刺猬般插满了无数金针。

    嘶~

    阵阵惊叹声与冷气声交织在一起。

    火光照耀之下,目光稍稍一点便知余欢双手上的金针已过三百之数。

    咔嚓~咔嚓~

    “战统领,可看清楚了?”

    余欢双手一挥,三百六十根金针隐入双手之中,同时金刚拳套重重一甩戴在了双手之上,拳套上的铁背指虎更是发出两声清脆的撞击之音。

    咕噜~

    战霖额头青筋暴起,双眼突兀满是惊惑,喉间蠕动了数下才抱拳出声道:“是在下误会了,兴许杀害娄山凶手另有其人!”

    呵呵~

    余欢轻笑:“拿银票来!”

    极乐帮总舵门口,洪少岳众人个个双眼精光闪烁,人人脸上傲然之色盛起。

    转眼间,各种目光落于战霖身上。

    今日要不是城主大人做和事佬,余欢又卖了城主大人个情面。

    那战霖可要自断一臂。

    对于武者来说,断其一臂已然和废人没有区别。

    战霖心中更是明白,只不过现在他反应了过来,余欢此子根本就是故意戏耍于他,恨,深深的恨意在心中开始发芽、疯长...

    咳咳~

    就在这时,轿中的朱辉走了下来,手中已然多了一张银票:“余帮主,这是十万银票你收好!近日事多,若无事还请勒令赤虎帮莫生事端!”

    哈哈哈~

    “城主大人放心,三日内赤虎帮所有人尽皆留守帮中。等专使大人消除了我与魏大人的误会之后,赤虎帮一切听城主大人命令行事!”余欢伸手接过银票,一边说话一边不忘打开银票确认数额,然后才笑着揣入怀中。

    咳~

    “好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战霖,带上戍卫营的人回去!”

    朱辉脸色郁闷,挥了挥手,转身走向了轿中。

    破事一堆,先是卫泽鸿被人杀了,今天戍卫营的一个副统领又被杀了。

    一件接一件的事透露着诡异和危险的气息。

    可是赤虎帮一直被监控,的确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就连余欢今天一天的行踪更是事无巨细全部记录了下来。

    娄山身死时余欢在之前便早早回了极乐帮,无论是从时间还是位置上都不可能。

    借战霖来此试探,更是断定余欢从未离开过。

    否则,隐藏在极乐帮外的左右金卫不可能没有发现...

    “城主大人慢走!”

    余欢行礼相送,待轿子走出百步后,大声笑道:“把帮里的好酒全部取出来,今夜咱们喝酒到天亮!”

    “主上神武!”

    “主上神武!”

    “主上神武!”

    “主上...”

    赤虎帮的欢呼声震彻天穹。

    远处,轿中朱辉无奈叹了口气,再次用力的捏了捏额头。

    轿外,戍卫营的人不时眼神交流,对于今夜战霖吃吃瘪尽是唏嘘不已,同时间所有人对于余欢有了一个重新的认识,此人是恶人、狠人,而且还是一个非常恐怖到深不可测的人。

    余欢在众人的簇拥下向帮中走去。

    欢笑声,很快在篝火中响起,身为直接当事人的段冬雨听说事情始末后,更是惊喜交加泪入酒中。

    酒过三巡,余欢回了书房。

    再出来时已然是易容成自己模样的刘金水,举杯酒金刚拳套更是高高扬起,在火光下闪耀出无尽的寒芒。

    幽暗的书房中没有掌灯。

    余欢独自一人坐于靠窗的墙角,不时暗中观察隐藏在极乐帮外面的尾巴。

    今夜总算有了收获,原来皇族和世家放出来的残缺武学、功法,所做手脚并非是功法口诀之上,而是记录口诀的皮卷。

    还有一事,就是之前盛怒之下,以为当日朱辉是拿《三阴缠心爪》引诱自己,意在将自己炼成兽刃魂种,如今看来却非如此。

    咒印皮卷一半流传于世,一半封印于兽刃之中。

    二者失之其一便是无用之物,无论是半卷功法还是兽刃,想必一人想要得其两件恐怕很难。

    哼~

    “看来老匹夫是真惦记上我的秘宝了!”

    冷笑连连,余欢摇了摇头,为自己扯的谎不由失笑。

    只是过了片刻后,一抹忧色爬上了额头。

    城主朱辉是否拥有灵刃,倒是需要寻找机会确认一番。

    提到灵刃,余欢心有余悸,拥有生命的九枭冥蛇刀攻击速度之快根本看不到。

    在洞穴里若非有啸恨幽门被动护主和提前通过百花观音得知此刀拥有九条命,是万不敢与此接触...

    思量间,一个未来的选择摆在了面前。

    若灵刃皆是以人性命炼制,到底要不要使用...

    耳朵微微一颤,细微的声音让余欢抛开了思绪,轻轻探头向窗外看去,发现监视极乐帮和自己的左右金卫居然有人在打盹,继续值守的左右金卫都只剩一人。

    小成境浮风摘星速度虽慢了些,也做不到完全毫无声息,但贵在可以隐匿八极烈阳气的赤色。

    瞅准时机,选择最佳一个位置,余欢悄然潜入了夜色之中。

    战霖府院位置和守卫情况,以及院内所有建筑的分布图刘金水画了个仔细,余欢早已记在心间。

    现在距离战霖离开足足过了一个半时辰。

    除了院灯没有熄灭外,亮灯的屋子只有一间,就是战霖的书房。

    余欢手提柴刀,在人皮面具的伪装下已然是一个老十岁的老头,头上更是戴着白马尾做的假发,当书房内的人影背对窗户的刹那,脚下奋力一点,提刀冲了进去。

    刺啦~

    破窗而入的瞬间,余欢伏身一转,全力催动圆满境浮风摘星,仰面朝天贴地而行从战霖左侧划过。

    噗~

    战霖的面容映入眼中的刹那,余欢后背穴骨赤风暴起,身如惊云逆卷一刀斜上划过了他的脖颈,另一手中粗布一挥将其头颅包裹其中,顺势脚下接连点了三下,飞窗而出。

    嗤嗤嗤~~~

    僵立身死的战霖这时才鲜血喷飞而出...

    嗖~

    “老匹夫,今夜送你一份大礼!”

    前后不过三十息,余欢的身影出现在了城主府对面千米外的一处塔楼上,阴笑连连间右手抡着战霖的头用力扔向了城主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