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不想当神仙 > 第十三章 住口
    曲异在班级里的座位属于比较偏僻的地方,那是属于学神的固有领域。

    僻静、低调却又不可忽视。老师每次公布学习成绩的时候,所有的目光都会下意识往这个地方看来。平时曲异周围没有几个人会来,可是因为希尔薇娅的关系,曲异附近一度成为了重灾区。

    不管是想要泡妞、聊天、干辟情操,还是正如他们所说因为钦慕异域的文化而想要交流文明之间成果的,总而言之,曲异被烦得不胜其烦。

    不管是怎么样的人,希尔薇娅总是能够微笑面对。只是时间过了久了,大家也都看了出来,希尔薇娅只是将微笑作为回应人的手段。

    换句话说,她是在客套。

    在曲异看来,希尔薇娅是一个很懂得拒绝他人的人。

    不过,作为邻座,希尔薇娅和曲异之间的关系倒是升温了许多。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希尔薇娅那有些蹩脚的语言,有时候不得不靠曲异给她翻译成西陆通用语。

    “曲异,我有些不明白这段话是什么意思?”

    完美的犹如画中人一般的女神脸上有些疑惑和懊恼,拿着书本凑到了一旁的桌子上,向着另一个瘦瘦的异性询问。这一幕不知道牵动了多少人的目光,同时他们也在懊恼,为什么要在外文课上睡觉,不好好学习。

    所谓书到用时方恨少。

    学校的牲口们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

    “这句话啊!是说神龙历三十七年,与西陆安平国的一场海战。我军大胜,斩首万级,破船百幢,史称新川口大捷。”

    “安平国在哪?”

    希尔薇娅对于这个词语有些陌生。

    “安平是我们这里的叫法,西陆的历史我不太熟悉,不过按照地理位置算应该是现在的维西尔王国吧!”

    希尔薇娅听到之后,面色有些变化,因为她正是来自维西尔王国。听到这里,她不禁有些神伤。

    “从古到今,战争都是那么可怕啊!”

    曲异是不知道这莫名的伤感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发生在两千年前的事情你现在感概有什么用?不过这些日子相处,曲异也总算明白了,眼前的少女是个拥有极强正义感的人。

    “战争或许可怕,但有时却是解决问题最简单的方法。便像是维西尔王国,其开国的君主雷克斯大帝就是用铁血手段一扫国内的积弊,从而让维西尔一跃成为西陆数一数二的大国。当然,这也少不了雷克斯大帝的王国之手宰相黑斯廷的帮助。他们两人发动了战争,杀的人比新川口多几百倍。”

    希尔薇娅看向了曲异,神色有些复杂。

    在曲异看来,他不过是在说一段教科书上最为寻常的历史。而且,雷克斯大帝和宰相黑斯廷可是重要考点。

    可曲异看着希尔薇娅的样子,显然有了心事。对了,黑斯廷全名叫什么来着?

    好像是黑斯廷·F·马蒂茵!

    马蒂茵?

    曲异想到这里,看向了希尔薇娅,对方似乎也从他的目光之中看出了什么。

    “我是侩子手的后代,不是么?”

    那是怎么样的一种神情啊!

    情绪低落到了极致,仿佛一碰就要碎了。这个正义感十足的女子,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情绪低落。“其实……”

    曲异刚刚要说两句,图灵的话便在他耳边响起。

    “仙尊大人,您接下来的话可将触犯第二条天规,请慎重。”

    “其实现在已经快到饭点了,我们一起去食堂吃饭吧!”

    “好!”

    希尔薇娅勉强一笑,眼神中落寞仍然可见。

    时间已经不早了,学校一天的课都已经完结了,剩下的便是晚自习,不过并不是强制的。学校食堂会提供晚餐,甚至并不算丰盛,甚至可以说是简陋。

    很多的学生都选择回家吃饭,或者就近在附近的餐馆吃。不过对于曲异来说,学校的食堂可是为数不多的价钱便宜份量十足的好地方。

    本应该稀稀落落的走道上,此刻却充满了人。

    人群核心处,四、五个女生将苏玉裳围了起来。而在不远处,夏洋正看着这一切,眼中冒着火光。

    曲异霎时间明白了发生了什么。

    这四、五个女生都是学校中小太妹,属于学习不好还喜欢混社会的那类人,与夏洋的关系却是出奇地不错。

    苏玉裳拒绝了夏洋,夏洋心中冒火。可是苏玉裳是女的,夏洋并不能用些常用的手段对付她,否则名声太不好了,于是就让这几个小太妹出马,找个由头将苏玉裳堵在这里羞辱一番。

    “你不就是个给了钱什么都能做的哔哔么?跟我横什么?”

    “听说跟她好过的男人都能排一条街了,装着这么一副清纯的样子做什么?”

    “你不懂,现在越清纯的才是越哔哔的。”

    …..

    苏玉裳被围在一众人中,一句话也没有说。面对这汹涌的语言暴力,她能默默承受着。

    希尔薇娅皱了皱眉头,显然有些看不下去了。她虽然不是太懂这里的话,可是对于这四、五个小太妹的恶意却是轻易能够感受到的。

    希尔薇娅正要出面制止,旁边的曲异却是先动了。

    “住口!”

    所有的目光都被这一声大喝给吸引了,众人的目光都有些惊异,不明白那个平时看起来柔柔弱弱,与世无争的书呆子为什么要来这里出头。

    “你是她凯子啊?”

    “凯子是什么意思?”

    在一众人面前的仍然是那个看起来有些呆呆的曲异,他抽了抽鼻子,有些不明觉厉地问道。

    “凯子就是…滚蛋,老娘没功夫和你废话。”

    “不行!”曲异有些小倔强地说道,“你们有什么资格这么说一个人?喜欢钱不对么?你们不喜欢钱么?”

    “我……”

    几个小太妹被问得有些磕巴,身后的苏玉裳眸子一动。入学两年来,她还是第一次正眼看了一遍曲异。

    柔弱,清瘦,线条柔和的脸上却有些崛强,看起来傻极了!有那么一刻,苏玉裳的心中有些触动。

    “关你什么事?”

    显然,说理不是这些人擅长的。于是,一个巴掌就要抽过来。

    曲异归然不动,当然不是他不怕疼,而是他清楚这巴掌落不到他脸上。

    “你们过分了!”

    正义感爆棚的希尔薇娅挡在了曲异的面前,接住了那只手。眼前的小太妹被希尔薇娅握得生疼,吃力不住,趴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