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侯府小哑女 > 第280章 图谋(三更)


    陶皇后要替仲书豪保媒,却不肯直接出面。

    她将这件事交给儿媳妇燕云琪,让燕云琪回娘家问问萧氏的意见,最好能促成这门婚事。

    燕云琪:“……”

    她是一脸懵逼。

    仲书豪竟然在惦记自家四妹妹?

    开什么玩笑。

    当年,初到京城,四妹妹打砸公主府,这事别人忘了她可没忘。

    四妹妹嫁到成阳公主府,岂不是入了狼窝。

    万一成阳公主包藏祸心,她都不想此事的后果。

    她一口拒绝。

    让内侍转告陶皇后,“我家四妹妹的婚事,我是一句嘴都插不上。我若是贸然回去询问,恐怕只会坏事。此事我帮不上忙,请皇后娘娘见谅。”

    内侍没能完成陶皇后交代的任务,自然极为不满。

    “你可要想好了,皇后娘娘交代的任务,当真要拒绝?”

    “并非拒绝,而是无能为力。我有自知之明,就不给皇后娘娘添乱。”

    “这话你认为皇后娘娘会相信吗?得罪了皇后娘娘的后果,你是知道的。”

    燕云琪闻言,却笑了起来,“我当然知道后果!所以请你如实转告皇后娘娘,这事我办不了。”

    内侍气坏了,拂袖离去。

    燕云琪望着门外,紧锁眉头。

    片刻之后,她吩咐下人,“备车!”

    ……

    萧氏得知二闺女突然回娘家,还挺诧异。

    母女两人见了面,她开口问道:“不年不节的,今儿怎么突然回来?”

    燕云琪屏退左右,郑重说道:“有件事,思来想去,叫人传话不太方便。于是女儿就决定亲自回来一趟。”

    “什么事?”

    “皇后娘娘要替仲书豪保媒,聘娶四妹妹。并让我询问母亲的意见。不过,我已经拒绝了皇后娘娘。”

    什么?

    萧氏也是一脸懵逼。

    好一会她才回过神来,“你是说成阳公主看中了云歌,委托陶皇后保媒,陶皇后又将此事交代给你。然后你拒绝了陶皇后!”

    燕云琪点头,就是这么一回事。

    萧氏突然笑了起来,“我很好奇,成阳公主怎么会看上云歌,还委托陶皇后帮忙说媒。这门婚事不合适啊!”

    “女儿也是这么想的。会不会成阳公主还在记恨四妹妹当年打砸公主府那事,聘娶四妹妹,就是为了报仇?”

    “牺牲亲儿子的婚事,就为了报复云歌?成阳公主有那么蠢?”

    萧氏缓缓摇头,不太相信。

    “恐怕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云歌身上还是有几样让人惦记的东西。富贵山庄不值一提,但是养在富贵山庄的那群侍卫,却值得所有人重视。”

    “母亲的意思是,成阳公主在惦记四妹妹养的那群侍卫?”

    “有可能!”

    萧氏和成阳公主不熟。

    两人差着年龄,年少时,不怎么见面来往。

    那个时候,成阳公主被养在王府,很少出门。

    她对成阳的了解,很多都来自一些听说的料。

    反倒是对永泰帝,更了解一些。

    年少时,二人同在内书房读书。

    即便不怎么说话,但时常见面,总归知道一些。

    “除了惦记着你四妹妹养的那群侍卫,我实在是想不出成阳公主为亲儿子聘娶你四妹妹的理由。仲书豪若是愿意,娶公主为妻都使得,干什么舍近求远,盯上你四妹妹?这事古怪得很!”

    燕云琪问道:“母亲需要我怎么做?”

    萧氏轻轻敲击桌面,“你也别回绝皇后娘娘太狠,她毕竟是你婆母,压了你一头。你这次拒绝了她,她肯定不满,还会派人到皇子府找你。届时,你顺水推舟答应下来就是。过几日你再回复她,就说我不同意这门婚事。”

    “会不会对母亲不利?”

    “你不用担心我这里。陶皇后还不敢拿我怎么样。固然她能压我一头,但我也有办法反制她。”

    燕云琪张张嘴,本想问母亲有什么办法反制陶皇后。

    话到嘴边,她却改了口,“今儿怎么没见到四妹妹?”

    “你要是早回来一个时辰,就能见到你四妹妹。她出城去了,打算到富贵山庄住一段时间。今年虽说比去年强一点,好歹下了几场毛毛雨,但是富贵山庄地势较高,用水还是有些困难。她得去盯着点。”

    “我听人说,四妹妹从工部拿了一笔钱,还有匠人,在富贵山庄修建水库,还疏通了沟渠。”

    “是啊!她是大干一场,做什么都能弄出大动静。”

    萧氏语气虽然嫌弃,眼中却带着笑意。

    她为闺女感到骄傲。

    谁家闺女能比自家闺女能干?

    就连皇帝的闺女也比不上自家闺女。

    燕云琪很好奇,“我一直没问,是谁帮四妹妹从工部拿到钱?工部抠门得很,想从工部拿钱可不容易。”

    “那人你也认识,就是萧逸!”

    “萧逸?”燕云琪大感惊奇,“无亲无故,他干什么帮四妹妹从衙门要钱?莫非他对四妹妹有什么企图。”

    萧氏连连点头,终于找到了同她看法一致的人。

    她语气嫌弃地说道:“我看萧逸那小子,黄鼠狼给鸡拜年,就没安好心。肯定是冲着你四妹妹来的。你四妹妹还同我狡辩,说什么只是合作关系,她就是傻。

    萧逸那个人,鬼精鬼精,虽然一句暗示的话都没说过,却用这种润物细无声的办法,掺和进你四妹妹生意里面。这人,心思深沉,又不缺耐心,能用几年时间,缓缓地不动声色地接触你四妹妹,是个狠人!

    一般人可没这个耐心,也没这份决心。他不开口提亲就算了,我也不好把话说透。他要是敢开口提亲,说什么我也不会同意。他孤身一人,早就被老东平王逐出家族,连个家人都没有,也没有依靠,还得寄人篱下靠着他舅舅平武侯石温帮衬。

    再说了,还差着辈分。你大姐姐云菲,名义上就是他舅母。他要是娶了云歌,辈分上岂不是乱套了。最近他不在京城,奉命带兵出京平乱,我是松了一口气。眼看着云歌及笄,亲事提上日程,我就担心他一回到京城,就得搞出事情。

    最好趁着他不在京城这段时间,赶紧将你四妹妹的婚事定下来。只可惜沈书文,那么好的孩子,和云歌那么相配,沈家那边却不同意这门婚事。我也不能厚着脸皮求人家聘娶云歌,叫人看不起,让云歌委屈,哎……”

    萧氏始终很遗憾云歌错过了沈书文。

    都是好孩子,沈书文的品性才学都没问题,那么好的女婿人选,结果却有缘无分。

    错过了沈书文,哪里去找李书文,张书文……

    萧氏骨子里,还是更喜欢读书人。

    她想将燕云歌嫁给斯文读书人,而不是萧逸那种天生狠人,常年行伍的军人。

    燕云琪说道:“沈家表哥的确很好,只是婚姻一事,强求不得。沈家表舅不同意这门婚事,我们自然也不能厚着脸皮倒贴,叫人说闲话。好似四妹妹嫁不出去,非得赖着沈家不可。”

    萧氏连连点头,“就是这个理!所以接到沈家信件后,尽管不舍,我也打消了念头。最近几个月,替云歌相看了好几家,总是不合适。我如今发愁啊!

    还有,你四妹妹是个死脑筋,虽然不再说不想嫁人的话,可她的态度,依旧敷衍消极。我就担心,下次相中了婚事,她又给搅黄了。”

    燕云琪福至心灵,想出一个办法,“眼下成阳公主看中了四妹妹,想聘娶四妹妹为儿媳妇。若是母亲拒绝不了,不如就让四妹妹亲自搅黄这门婚事。我总觉着,四妹妹嫁给仲书豪,这事不靠谱。”

    的确不靠谱!

    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怎么会突然生出结亲的想法?

    分明是有所图谋。

    萧氏对她说道:“你只管应付陶皇后。成阳公主那边,我亲自解决。总要弄清楚对方的目的才行。”

    燕云琪颔首,“母亲所言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