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侯府小哑女 > 第279章 不是圣人


    永泰帝果真是要将萧成业往死里打。

    他不顾身体不适,推开劝解阻拦的孙邦年以及陶皇后,抄起皮鞭,就冲着萧成业而去。

    萧成业:“……”

    嘤嘤嘤……

    跪在地上,不知所措。

    委屈!

    不解!

    想哭!

    陶皇后冲他怒吼一声,“你还跪着做什么,赶紧跑啊!你非得将陛下气死才甘心吗?”

    一番话提醒了萧成业,他顾不得事后会迎来什么样的责罚,先躲过眼前的劫难再说。

    鞭子即将落下,他直接往地上一滚,爬起来,抱头鼠窜。

    最后在内侍的暗中帮助下,终于逃出寝宫。

    “混账玩意!朕非要打死他不可!”

    永泰帝气得破口大骂,血气上涌,身体摇摇晃晃,眼看就要跌倒……

    孙邦年一个眼疾手快,冲上去扶住皇帝,“陛下息怒啊!快叫太医,准备汤药……”

    ……

    永泰帝再一次病倒。

    这一次,他是被大皇子萧成业气得病倒。

    这事很快就传遍皇宫,又从皇宫飞到世家权贵,皇室宗亲的耳朵中。

    一时间,大皇子萧成业成了众矢之的。

    也不知四皇子是脑抽,还是为了挣表现,亦或是做戏给别人看,他特意冲到大皇子府,指着萧成业的鼻子痛骂一顿。

    萧成业气了个倒仰。

    父皇骂他,他忍了!

    老四算个屁,也敢跑到他面前指手画脚。

    这口气绝不能忍!

    于是……

    大皇子萧成业把四皇子给揍了,揍得鼻青脸肿。

    他就是故意往人家脸上打。

    打人不打脸,他就偏打脸,要给老四一个好看。

    四皇子一张脸的确很好看,青的,红的,紫的……

    都可以开一个染坊。

    他也是个狠人,没回家,也没看太医,直接顶着一张青青紫紫的烂脸冲进宫里告状。

    告大皇子仗着长兄身份,殴打兄弟,挑拨兄弟关系!

    永泰帝这个气啊!

    “朕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不成器的玩意!”

    陶皇后心头爽得要死,面上还是要一本正经,替皇帝分忧。

    “都怪臣妾,对大郎疏于管教。”

    “不关皇后的事,是朕没教好他。”

    永泰帝难得勇于承担错误。

    只是,让皇帝承担错误的代价是很大的。

    永泰帝当即下令,“让老大闭门思过,无旨不得出府门一步。罚爵禄三年!将他府里那些招摇撞骗的江湖骗子,统统赶出去。”

    这等于是变相的圈禁。

    活动范围,仅限于大皇子府。

    如果大皇子萧成业是个宅男,这道口谕,算不上惩罚,正好可以名正言顺地宅下去。

    然而,萧成业并不想做宅男。

    他向外外面的广阔天地。

    更要命的是,还要将他身边的谋士全部赶走。

    要命了啊!

    谋士被赶走,以后他找谁说话?

    谁拍马屁,能比得上谋士舌灿莲花,说话好听又有趣?

    嘤嘤嘤……

    父皇不要啊!

    永泰帝听不见大皇子萧成业的呼声,他没有下令处死这个孽子,已经是格外宽容。

    陶皇后劝解他:“陛下还是要当心身体,不要为了一点事就动怒。刚才吓死我了,真怕陛下有个万一。幸亏孙邦年经验老道,处置得当。”

    永泰帝看着她,“朕今儿如果死了,岂不是正合你意。”

    陶皇后脸色一白,“陛下又在怀疑我的用心吗?是不是我将心肝剖出来,陛下才肯相信我是一心一意?”

    永泰帝一把抓住陶皇后的手腕,凶神恶煞地说道:“就连大郎,也在惦记着兵权和朕的位置。你堂堂皇后,你会不惦记?”

    陶皇后用力甩开永泰帝的手,结果没甩掉。

    反而让永泰帝抓得更紧。

    她咬着牙,说道:“陛下,你弄疼了我。”

    永泰帝呵呵冷笑,一把甩开她,“你们所有人,都在想些什么,朕一清二楚。别以为朕老了,病了,就可以哄骗朕。朕今日就可以明确告诉你,谁敢惦记朕的位置,私下里乱来,朕诛他九族!就算拼着最后一口气,朕也要下旨杀了他。”

    陶皇后揉着生痛的手腕,郑重说道:“陛下尽管杀去!不如第一个就杀了我!我身为堂堂皇后,我有子有女,我替儿子闺女们打算有错吗?我不为他们打算,难不成要为其他女人的孩子打算吗?

    陛下要我当一个圣人,无欲无求,分明是在为难人。我若是个圣人,我就不会进宫做皇后,我早出家做了尼姑!”

    永泰帝哈哈大笑,“你终于说出来了!你野心勃勃,你终于承认了!”

    “是,我承认我的确野心勃勃。但是,我从未想过要伤害陛下,更没想过要祸害大魏江山社稷。如果我这么想,孩子们也不会答应。他们有一颗赤诚之心,一心为公。陛下可知道,为了西北兵事,二郎吃不下睡不着,病情都加重了。”

    提起二皇子萧成文,永泰帝气不打一处来。

    “你提那个孽子做什么!既然身体不好,就好生养病。还敢惦记朝政,甚至敢在朕面前指手画脚,简直不知所谓!你告诉他,他若是再敢插手朝政,朕饶不了他。”

    陶皇后一声叹息,“陛下对二郎何必如此苛刻!他身体病了,可是脑子没生病。有时候,我也觉着他的某些见解很有道理!”

    “简直荒谬!他一个病秧子,一天都没接触过朝政,何来见解。他所谓的见解,全都是纸上谈兵,自以为是。你若是舍不得警告二郎,朕亲自警告他。”

    永泰帝越说越气。

    陶皇后完全不明白,皇帝对二郎的不满和厌恶究竟从何而来。

    以前,皇帝对二郎明明是很心疼的。

    一朝天翻地覆,一切全都变了。

    她说道:“陛下安心养身体吧!二郎那里,我会警告他,叫他安分守己,别整天想些有的没的。他连个后人都没有,可别先将身体给操劳坏了。”

    永泰帝不客气地说道:“你让他赶紧生个儿子。若是他死后无后,他的一切,朕只能收回来。”

    陶皇后小声提醒永泰帝,“他还有个闺女,长得格外好看,我怪喜欢的。”

    永泰帝呵呵冷笑,很是嫌弃,“一个闺女能顶什么事?定陶也是你的宝贝闺女,她顶了什么事?她不给你招惹祸事,就得谢天谢地。”

    永泰帝对定陶的厌恶,完全不加掩饰。

    他不喜欢定陶,自定陶小的时候就不喜欢。

    定陶身上,没有姑娘家应该有的品性,温柔贤惠……

    若非定陶是自己的闺女,他早就下旨收拾她。

    陶皇后低头,偷偷翻了个白眼,然后语重心长地说道:“自从定陶成亲,她已经长进了许多。陛下不能再以过去的眼光看待她。”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定陶是什么性子,朕一清二楚,你不用替她说话。”

    陶皇后也是无可奈何,“我会叮嘱定陶,让她少进宫,别在陛下跟前碍眼。”

    永泰帝赞许道:“如此甚好!”

    即便是亲生的闺女,也得分个亲疏远近。

    陶皇后就陪着皇帝闲聊,从子女聊到皇室宗亲,又从皇室宗亲聊到世家权贵……

    聊着聊着,不知怎么的竟然聊到了筑阳县主萧氏,以及燕云歌的身上。

    “听闻筑阳妹妹正在替燕云歌相看婚事,已经看了好几个,都不合适。就连崔家儿郎,她都没看上。在她眼里,恐怕天下间的男子都配不上燕云歌。”

    永泰帝努力回想燕云歌的模样。

    在他的记忆里,燕云歌还是个十岁出头的小姑娘,怎么一转眼就要说亲。

    “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吗?”

    “陛下,筑阳妹妹回到京城已经有五六年的时间。燕云歌也长大了!昔日的黄毛丫头,已经长大成为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哦!”

    “听闻模样极为出众,比她几个姐姐都要出色。她还给自己攒了大笔嫁妆,无论谁娶了她,钱,肯定是不用发愁的。”

    永泰帝看着陶皇后,“朕听你的语气,你似乎有些心动。”

    陶皇后抿唇一笑,“陛下真会开玩笑。二郎和三郎都已经娶妻生子,二郎娶的还是燕云歌的亲姐姐。”

    永泰帝说道:“你可以让陶家人娶燕云歌。”

    陶皇后连连摇头,“筑阳妹妹看不上陶家,陶家虽然败落,却也没有穷到要靠儿媳妇的嫁妆过生活。我就不去凑那个热闹。”

    永泰帝笑了起来,“那你想替谁保媒?在朕面前说了这么多,总不能全都是废话。”

    陶皇后眨眨眼,“果然什么都瞒不过陛下。仲书豪这个孩子,陛下认为如何?”

    永泰帝蹙眉。

    陶皇后压低声音,“成阳公主似乎是看上了燕云歌,但是她担心直接请人上门提亲,筑阳妹妹会一口回绝。她求到我跟前,想让我替她出面说和这门婚事。我想着,这事还是要和陛下商量商量,听听陛下的意见。”

    永泰帝有些意外,“朕要是没记错,燕云歌当年曾打砸公主府,让成阳落了好大的面子。她竟然会不计前嫌,想聘燕云歌为儿媳?莫非是打算把人娶进门磋磨?”

    “陛下说笑了!燕云歌会武,天生力大,成阳磋磨不了她。”

    呵呵!

    “成阳替亲儿子相看婚事,朕不干涉。”

    “多谢陛下!”

    ------题外话------

    眼睛里面出现一个血点,说是用眼疲劳。

    血点消失之前,元宝都不敢长时间对着电脑,码字都是断断续续的码。

    所以,今天的二更和三更迟到了。

    元宝要休息一会,然后才能继续写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