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侯府小哑女 > 第169章 抢生意


    离着过年,只剩下十来天。

    燕云歌启程前往富贵山庄,主持集体婚礼。

    燕随告诉她,目前山庄登记准备结婚的新人,大约有六七十对。

    等她到了后,或许还会增加几对。

    富贵山庄比以前更加热闹三分。

    被流民打上烙印的山庄,正在被十里八乡的乡民们冲击,流民的影响没有以前那么大。

    燕随告诉她:“秋收一过,陆陆续续就有附近几个县的乡民到山庄开荒。小的做了个统计,到目前为止,合计有三百一十二户乡民参与开荒,已经有一半的人家户拿到了廉租田。”

    燕云歌接过账本,翻看,“我上次来的时候,乡民开荒合计还不到一百户。这才多长时间,怎么一下子增加了这么多人家户?这里面有什么问题。”

    附近几个县的乡民,毕竟地处京畿,日子再苦再累,好歹还能过下去。

    自家有田地,要打理自家的田地。

    自家没有田地,要打理租种的田地。

    也就是说,一个家庭的劳动力,都投放在自家的田地里。

    基本上没有多余的劳动力出来开荒。

    燕云歌一直希望,能用本地乡民冲击流民。

    流民抱团,令她头痛。

    若非有上千人的护卫队,那些不太安分的流民团体,早就开始闹事。

    但是几年下来,本地乡民参与开荒,进展一直不太顺利。

    辛辛苦苦开荒,只得廉租田,还不如替朝廷开荒,好歹能十取一,得到属于自己的田地。

    燕云歌也知道山庄的弊端,不做强求。

    没想到,今年冬天竟然一反常态。

    附近乡农不在家里猫冬,竟然跑到山庄开荒。

    怪事!

    燕随忙说道:“小的也很诧异,特意派人调查了一番。原来前来山庄开荒的乡民,多是被高利贷逼迫,丢失了田地房产,走投无路,只能来山庄开荒。”

    燕云歌蹙眉,“今年高利贷怎么这么猖狂?”

    燕随压低声音,小声说道:“有家族想要将几个田庄连成一片,中间有好几个村落隔着,都不肯卖出手中的土地。于是,这个家族将几个村落所有人的高利贷买了过来,逼着他们以田亩房产抵债,闹得可厉害了。”

    “当地官府没人出面干涉?”

    燕随连连摇头,“官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曾出头为乡农主持公道。更过分的是,那些人拿到了田亩和房产还不罢手,还逼着人做佃户。特意在村口设了关卡,不准人出村。

    就连官府也借着不许乡农出门逃荒的原因,支持设置关卡,所有人不许离开本乡本土。若非如此,到富贵山庄开荒的本地乡农,还会更多。”

    设置关卡,能阻止一部分逃出来,却阻止不了所有人。

    翻山越岭,总有办法躲过关卡,来到富贵山庄讨生活。

    燕云歌问道:“可有人借口此事,到山庄找麻烦?”

    燕随摇头,“目前还不曾有人上门找麻烦。或许是知道咱们山庄不好惹,不敢轻易招惹。”

    燕云歌可不敢掉以轻心,“加强戒备,凡是可疑人员,不要放过,一个个查清楚。”

    “诺!”

    燕云歌又问道:“你知不知道,那些家族招募乡农做佃户,几成租子?”

    说起这个,燕随太有感慨。

    他唾沫横飞,“还是姑娘仁厚,廉租田只收三成租子,非廉租田也只收五成租子。整个京畿,已经找不到比姑娘收租更低廉的山庄。小的特意打听了一番,目前,各大家族田庄,都是六成租子起步,有的黑心收到了七成,甚至是八成。

    这么高的租子,除非投身为奴,否则交了租子后,还要承担赋税和徭役。姑娘想想,又是租子又是赋税,辛苦一年,粮食哪里够吃。粮食不够吃,就得打饥荒,借高利贷过日子。周而复始,哪有出头之日。难怪那些乡民情愿逃荒,跑到咱们富贵山庄开荒,也不肯给大户做佃户。太黑心!”

    燕云歌一脸惊愕,“我记得前两年,京畿一带的地租,普遍是五成六成,只有极少黑心的收取七成。这才多长时间,六成已经是良心,七成八成都成了普遍现象。那些田庄背后的家族,难道不知道,这么做会逼得佃户流离失所,家破人亡吗?”

    燕随叹了一声,“姑娘有善心,自然不理解那些黑心人家的想法。他们才不在乎佃户会不会家破人亡。如果家破人亡,他们就可以大肆扩充奴婢,将佃户变为田奴,肆意压榨,死了就死了,还能更省粮食。反正,会有源源不断的破产乡农沦为他们的田奴,每天做牛做马替他们耕种。”

    说起这个,燕随也是义愤填膺。

    可他不是官。

    即便他是官,也不能越境干涉别地的公务。

    燕云歌轻轻敲击桌面,她隐约感受到一种大乱即将来临的危机。

    她问道:“这里是京畿,那些家族如此猖獗,果真就没有一个官府过问?就没人去朝廷告状?”

    “如何告状?白纸黑字,亲手借的高利贷无法抵赖。”

    燕云歌嗤笑一声,“那些家族,用这种心黑手辣的手段侵占他人田产,官府竟然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去过问。待到将来,这个火药桶被人引爆,第一个死的就是那群不作为的官员。我问你,我母亲名下的田庄收几成租子?”

    “回禀姑娘,县主娘娘名下的田庄,一直以来,上等良田收六成租子,其他田亩收五成租子。若是干旱的山坡地,四成租子三成租子也是有的。”

    燕云歌顿时松了一口气。

    她生怕自家娘亲也成了黑心地主。

    燕随似乎知道她在担心什么,轻声说道:“姑娘放心,县主娘娘名下的田庄不曾放高利贷。借出粮食,也只是九出十一归,极为良心。

    九出十一归,意思是,比如借一百斤粮食,得扣下十斤粮食作为手续费,借贷人只得九十斤粮食。

    还粮食的时候,要还一百一十斤粮食。

    利息不算低。

    但是比起利滚利的高利贷,妥妥良心价。

    燕云歌敲击着桌面,“京畿一带的乡农,都是民不聊生。京畿以外的地方,可想而知,情况只会比京畿一地更为严重。有些机会,看来得提前实施。燕随,交给你一个任务。”

    “姑娘请吩咐!”

    “招募账房,咱们也开钱庄,抢高利贷的生意。”

    咦

    “姑娘当真要开钱庄,抢高利贷的生意?”

    “怎么着,你怕了?有两千侍卫给你当后盾,你还没底气开钱庄?”

    燕随连连摇头,“姑娘要开钱庄,小的只有高兴,哪里会怕。就是不知道,这个钱庄,姑娘打算怎么开?”

    燕云歌笑了笑,“你放心,我知道民生艰苦,不玩利滚利。但是利息也不能太低,毕竟大家都要吃饭。月息两分,年利息两成四,少于十贯钱的借贷,无需抵押。高于十贯钱的借贷,必须有抵押。借贷可以半月一借,一月一借,也可以一年一借,两年一借。我们不搞利滚利,本金也就不会翻倍。”

    月息两分,年利息两成四,也就是说月息百分之二,年利息百分之二十四。

    在三分利息,四分利息,甚至是五分利息,六分利息横行的今天,月息两分,绝对不算高,良心价。

    而且,其他钱庄都是利滚利。

    利息算入本金,本金越滚越大,利息越算越多。

    但凡是个人,都遭不住这么压榨。

    可是,行情就是高利贷横行。

    普通人想要借贷,除了找亲人,就只能找高利贷。

    除了这两条路,世上再无第三条借贷的路可走。

    若是亲人也是穷哈哈,没钱借,怎么办?

    就只能走上高利贷的不归路。

    最后落一个家破人亡,卖身为奴的下场。

    燕随问道:“咱们的钱庄,是开在京城,还是开在山庄?”

    燕云歌说道:“总店就开在山庄!明年,先看看情况,若是允许的话,再到各大县城开分店。京城那地,暂时不涉足。”

    想也想得到,京城必定是各大钱庄高利贷的重灾区。

    这么严重的情况,永泰帝竟然没有察觉?

    金吾卫光知道盯着朝中官员,就不知道将目光往地方上放一放吗?

    还有绣衣卫,她就不信,这些衙门会不知道民间高利贷泛滥的后果,却无人吭声。

    呵呵……

    永泰帝还在做他的千古一帝的春秋大梦,殊不知家门口都快被人给掀翻了。

    也不知,会不会出现民乱。

    不过,以世家只手遮天的本事,官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作风,就算发生民乱,只要能控制,他们就一定会死死捂着消息,一直到发烂发臭。

    实在是捂不住了,也能找几个背锅侠,将黑锅一扔,完美!

    总之,世家皮毛不损。

    这年月,唯一能动摇世家根本的,就是造反谋逆。

    只要不造反,世家稳稳当当,一代一代传承下去。

    没有千年王朝,却有千年世家。

    世家的传承,比起王朝来说,更加深谋远虑。

    ……

    燕随得了开办钱庄的吩咐,很是积极。

    离着过年,就剩下几天时间,他也没闲着。

    他招来山庄几位书生账房,给他们布置任务,“等到过完年,东家会有新的计划,需要大量账房。你们回去后,问问同窗,问问各大钱庄的老账房,可愿意到富贵山庄做事,待遇从优。”

    韩其宗最先反应过来,“大管事要招募钱庄老账房,莫非东家也打算开钱庄?”

    燕随含笑说道:“具体要做什么,等开了年,你们就清楚。大家多费点心,替东家做事,东家不会亏待你们。我给你们透露一句,今年大家的年终奖,都非常可观,定能让你们过个安心富足的年。”

    这话,听着让人欢喜。

    在富贵山庄做事,最让人盼望的就是年终奖。

    少则一个月的薪水,多则半年甚至一年的薪水。

    拿多拿少,全凭这一年的表现和贡献。

    王先生笑眯眯地问韩其宗,“韩兄拿了钱,可要置办房产田亩?”

    韩其宗却说道:“我倒是想置办一辆马车。”

    “置办马车简单,可是养马,破费粮草。当然,以韩兄的财力,肯定养得起。”

    王先生是韩其宗的同乡,也是经过韩其宗介绍,才来到富贵山庄做账房,一干就是两年时间。

    以前的穷困读书人,如今鸟枪换炮,穿上了绸衫,皂靴,头上是两贯钱的玉簪。

    这些读书人,挣钱厉害,花钱也厉害。

    不像其他管事伙计,都舍不得花钱,每月发薪水,恨不得全部攒起来。

    正应了燕云歌那句话,读书人始终是消费主力。

    任何年代,做读书人(学生)的生意,都是稳赚。

    ------题外话------

    今天只有两更。

    元宝要出门参加一门考试,祝我顺利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