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侯府小哑女 > 第95章 不卖


    侯府的信件,快马加鞭,送到京城。

    北方一地,还算太平。

    闹事的诸侯王,大部分都在南方富庶之地。

    南方烽烟四起,你杀我,我杀你,杀了个尸山血海。

    北方苍茫大地,白茫茫一片,路上人烟稀少。

    京城下第三场大雪的时候,燕守战的亲笔书信,顺利送到萧氏手中。

    看完书信,萧氏一声冷笑。

    她问身边的下人,“四姑娘在做什么?”

    “回禀县主娘娘,成阳公主府的仲书韵仲姑娘给四姑娘下了帖子,四姑娘赴宴去了。”

    “等她回来后,叫她来见我。”

    “奴婢遵命。”

    ……

    燕云歌带着丫鬟婆子,在成阳公主府赏雪景。

    仲书韵做东,趁着下雪,邀请京城名门闺秀喝酒赏景,凑个诗会。

    都是一群未嫁姑娘,叽叽喳喳,热闹得不行。

    燕云歌在人群里面看到了定陶公主。

    众星拱月,围着定陶,说话逗趣。

    定陶公主顾盼生辉,有点得意,有点无聊。

    景色很美,可是她的心情不是那么美。

    姑娘里面,就数她年龄最大。

    她虽然贵为公主,可她的婚事还没着落。

    母后让她不着急。

    说是她的婚事,父皇会替她做主。

    可是,和她同龄的姑娘,基本上都已经出嫁。

    比她小的,有些也都出嫁了。

    她贵为公主,却找不到如意郎君,她怎能不气闷。

    偏偏又看到讨厌的人,定陶公主狠狠瞪了眼燕云歌,心情越发不爽。

    燕云歌毫不退让,直接翻了个白眼。

    定陶公主大怒,就要发作。

    却不料,有人偷偷拉住她。

    定睛一看,竟然是陶七姑娘,三皇子的未婚妻,她的表妹,未来的三嫂。

    真是气愤,三个嫂嫂都比她小。

    李娉婷,燕云琪比她小。

    陶七也比她小。

    定陶的脸色,瞬间就垮了下来。

    她语气不好地质问,“你拉着我做什么?”

    陶七语气温柔地说道:“外面景色极好,公主要不要出去逛逛?这屋里人多,气闷得很。”

    定陶公主不领情,“要逛你自己逛去。”

    陶七有点尴尬,紧接着她又说道:“前儿我娘进宫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在我娘面前,提起公主的婚事。”

    “当真?此事我怎么不知道。”定陶公主半信半疑。

    陶七极为真诚,“这种事情,我岂敢欺瞒公主。这里人多嘴杂,不如我们另外找地方聊天。”

    “行吧!”

    定陶公主勉为其难,跟着陶七离开了花厅。

    二人离开,闺秀们组成了小团体,聊得热乎。

    唯独遗漏了燕云歌。

    没有人主动接触燕云歌,更没人主动邀请她加入聊天。

    所有人,不约而同无视了燕云歌。

    燕云歌在乎吗?

    她丝毫不在乎。

    没人搭理她,她乐得清静。

    喝了两杯茶,燕云歌打算去花园逛一逛,她嫌花厅太吵。

    等她一走,众人纷纷议论起来。

    “她怎么好意思来参加宴席?”

    “真看不出,她脸皮那么厚?”

    “也不知仲姐姐怎么想的,干什么给她下帖子。”

    “你们可别忘了,她亲姐姐是皇子妃,母亲是县主娘娘。”

    “哪又如何?动辄打人,粗鲁无礼,毫无规矩可言。姑娘家家,却整日里抛头露面,听说她在庄子上住了几个月。庄子上都是一群大老爷们,她就不知道避嫌?”

    “她年龄小,当然不用避嫌。”

    “小什么小,长得那么高,比我都还要高。哼!果然是从乡下地方来的野丫头,一点规矩都没有。”

    “听说她嗓子治好,能说话了。”

    “真的吗?今儿怎么没听她开口说过话?难不成是瞧不起我们?”

    “不知琴棋书画,她擅长哪样,竟然敢瞧不起我们。”

    “我还盼着定陶公主能收拾她一顿,当面落她面子。却不料陶七多事,竟然哄得定陶公主离开。”

    “陶七干什么怕燕云歌?”

    “应该问定陶公主为什么能忍燕云歌?燕云歌和定陶公主第一次见面,双方针锋相对,那时候就结下了死仇。真让人意外,今儿两人竟然没有闹起来。”

    众人议论纷纷,满肚子好奇和不满,全都是因燕云歌而起。

    燕云歌来参加宴席,话都没说一句,就喝了两杯茶,竟然引来如此多的关注,果然是主角模板。

    她来到花园赏景。

    有个别梅花,含苞待放。

    想来梅花盛开的时候,景色一定很美。

    阿北伺候在她身边,小声提醒,“姑娘今儿是来做客,切莫和定陶公主起冲突。”

    燕云歌笑道:“你放心吧!只要定陶公主不找我麻烦,我肯定避着她走。”

    要是定陶公主找她麻烦,不好意思,她自然要回敬一二。

    在园子里逛了一圈,没什么好看的,燕云歌准备回花厅喝茶吃糕点。

    上了回廊,远远的就看见有人迎面走来。

    本想避开,貌似要多走好多路。

    罢了,直接迎上去。

    双方近了,才看清楚对方,原来是仲书豪,成阳公主的嫡子。

    “云歌妹妹怎么一个人在外面?”

    “见过仲公子!”

    “你真的能说话了!之前听闻你的嗓子治好了,我还不敢相信。”

    仲书豪一脸惊喜的模样。

    燕云歌有点懵。

    她和对方好像不熟吧,以前也没正经接触过。

    难不成对方天生好客,待谁都这般热诚。

    “天冷,云歌妹妹担心身体。若要出来逛园子,还是带个手炉比较好。万一因为我家的园子,云歌妹妹感染风寒,岂不是罪过。”

    “多谢仲公子关心!我正准备回花厅。”

    “那我送你。”

    “不用,不用!”燕云歌摆手拒绝。

    对于过分热情的人,总有点招架不住,只想敬而远之。

    她性子冷,不爱社交。上辈子这辈子都没什么朋友。

    她不喜欢有人过分地关心自己,打听自己的事情。

    仲书豪很热情,可是对燕云歌来说,有点热情过头。

    有人说她性子独。

    但燕云歌挺享受这份孤独。

    她有着丰富的内心情感,超多的脑洞,她一个人就是一个世界,自然不会感到孤独。

    仲书豪真的热情得过分,他坚持道:“我还是送你回去吧。云歌妹妹不用不好意思,上门是客,我做主人家的,岂能冷落了宾客。”

    燕云歌依旧拒绝,“仲公子应该有许多事情要忙吧,我找得到路,身边这么多丫鬟婆子,你真的不用送我。”

    仲书豪愣了一下,似乎是没想到燕云歌会坚持拒绝他。

    一般情况下,遇到这种情况,不该是客气两句,然后顺水推舟吗?

    他沉吟片刻,“不瞒云歌妹妹,今儿遇上,正好有些事情我想请教。”

    “不知有什么事情是我能帮上忙的,仲公子请讲。”

    “就在这里吗?云歌妹妹会不会冷?”

    燕云歌摇头,“多谢关心,我不冷。”

    仲书豪“哦”了一声,“今年冬天,多亏了云歌妹妹派人送来的菜蔬,才能熬过去。往年这个季节,即便贵为王侯公子,也很难吃上新鲜菜蔬。”

    燕云歌笑起来,“仲公子不必谢我!公主府一应吃食,都是花了钱的。公平买卖,诚信经营,大家各取所需,我当不起一声谢。”

    “云歌妹妹着实太谦虚!就凭你肯传授技术,大家都承你的情。”

    别!

    就是一场买卖,情不情的,都少说两句。

    话说得再好听,她也不会少一文钱。

    谁让她穷。

    仲书豪拉拉扯扯,说了老半天,都没个重点。

    二人之间能聊的话题太少。

    越发像是尬聊。

    燕云歌笑眯眯的,其实内心已经有点不耐。

    她想怒吼一声,能不能说重点啊?

    浪费时间啊!

    “仲公子找我到底什么事,不妨直说。但凡我能帮的,肯定会帮。”

    仲书豪一脸惊喜,“多谢云歌妹妹。是这样的,我也打算在漆县置办一个田庄,打听了一圈,那片的土地都让云歌妹妹买了去。我就想问问,云歌妹妹能不能卖点土地给我,价钱好商量。即便是荒地,我也可以高于市场价购入。”

    咦?

    买荒地置办田庄?

    堂堂成阳公主的宝贝儿子,不应该缺钱啊!

    大男人,即便要干实事,也犯不着去置办田庄。

    可以出仕做官,可以弃文从武。

    任何一条路,都比办田庄强上几倍。

    而且,现在南边正在打仗。

    如果肯从武,就凭他的身份,只要南下,就有军功在身。

    等仗打完,升官发财,只是等闲。

    燕云歌办田庄,是没办法。

    她一个姑娘家,只能走这条路。

    做个小农民,都能惹来这么多是非。

    她要是干别的生意,不知道会遭到多少打击报复。

    仲书豪是有多想不开,竟然要办田庄?

    事出反常必有妖!

    燕云歌斟酌着说道:“这件事,恕我不能答应仲公子。我买下那些田地,已经有了全盘开荒计划。若是买出去一部分,我的整个计划也将随之打乱。没办法帮到仲公子,请见谅。”

    “一块地都不能卖吗?”仲书豪挺失望的。

    燕云歌重重点头,是的,一块地都不能卖。

    她拒绝得很干脆,“相信公主府本来就有许多田庄。仲公子若是对种田感兴趣,可以前往你家的田庄。没必要舍近求远,前往漆县开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