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318章:聪明人
    喊人的是个身高不过1.7米左右,穿着身大衣的亚裔,从外貌上是看不出来具体哪国人,但这口音很古怪,这口英文中掺杂着地方口音,类似于平壤郊区。

    “金喜苟,别叫我狗头,我叫刘能!”这称呼显然让对方很不爽,就顶了过去,眼神很不善,看了眼,那舌头舔着嘴角的牙齿,走到旁边另一伙亚裔身边,站在一领头模样的人身边汇报着。

    金喜苟脸色一下子就耷拉下来了。

    “我们要不要过去给他们打一架!”身后的马仔过来切齿道。

    两拨人看样子积怨已久,其实听金喜苟这名字就知道他是朝鲜人,要说这也是个人才,这时候虽然已经快步入千禧年了,但因为一些政治原因,许多人还是无法果腹,这吃不饱难免有人会有其他想法,金喜苟带着家里三个兄弟把边境一处补给站给抢了,里面原来只有6个士兵,被他给宰了!

    杀了人当然要跑,带着吃的和枪就沿着边境跑,在被逮捕中,两名兄弟也被打死,而他自己则幸运的去了“三不管地带”的符拉迪沃斯托克,如果翻译过来就是海参崴。

    进了俄罗斯后,发现这地方原来也不安全。

    骨子里的倔强和不屈让他不肯找个工作老实,就拉了一票人,干起了打家劫舍、杀人放火的龌龊,也在车臣地区横行过,算是比较闻名的悍匪,而那狗头刘在的这帮人,就是兔子家流窜过来的了,自古北方多桀骜不逊之人,而且是在苏联解体这种大事件中。

    你在路上随便死几个人理所当然,从火车上丢下来,有时候都没人管。

    巨大的利益让在八十年代就形成了以乡党为主的群体,这里面也有心狠手辣的,狗头刘就隶属于其中一伙,他们是乡党,几乎所有人都姓刘,这是中国人自古以来刻在骨子中,所谓的链条。

    就是这让一帮人团结在一起。

    血脉和姓氏。

    这帮人是真狠,虽然说没瞎搞,但也接一些比如杀人的生意!

    刘本奎抽着老烟,他这年纪不大,也才四十多岁,但因为长年的劳作,这面部上的沟壑显得很老,而且再加上手上沾了血,这眼神眯着,但谁都能感觉到里面的冷意,眼角微微颤着,出声,嘶哑,“你真的打通了?而且他没问什么?”

    “没有!大哥,那老外听到我说他的船要被扣,吓得说话都结巴了,肯定会去。”狗头刘笑着说。

    但刘本奎总觉得哪里不对,他虽然说没多少文化,但以前老家大野猪,你这想要把野猪哄进来都要费一般周折,现在愣是把人给骗到了?

    而且还是个大公司的老总,这总有点不对劲。

    “我们接这个任务时,那个洋鬼子怎么说的?你们还记得吗?”刘本奎问。

    有个同村的想了下,“我记得,那洋鬼子说,让我们把这个人给宰了,愿意给我们20美金,大约是100多万人民币呐!”

    “对对对,而且,我还记得他说,他怕我们失手,才让那个朝鲜人加进来的,特么的。”旁边有人接到,而且还一脸肉疼的看着金喜苟等人,他这是到手的钱还要跟这帮人分,想想都来气。

    不就是一普通公司的老板吗,把他给绑架了,拉到废弃的工厂给杀了。

    “可你们知道他到底是干什么的吗?”刘本奎眼角一缩问,一拍大腿,“那是什么公司你们知道吗?”

    他总觉得不对劲。

    这什么人命能价值20万美金?

    这也太贵了吧,他这见过最有钱的是在俄罗斯时,看到从南方来的几个大老板随身带着的手提箱,那里面都有十几万现金呢,当时刘本奎呼吸都急促了,但也没胆子上去,对方旁边跟着保镖呢,那样子,带着家伙。

    当时看了,现在还流口水。

    而现在轮到自己一百多万买人命,刚开始还是很激动的,见钱眼开,但冷静下来后,总觉得不对劲。

    “这…这我们那里知道?”狗头刘为难道,“大哥,我们管那么多干什么,干了这一票,我们都能回家造新房子,老娘的棺材本都有了。

    “放你娘的狗臭屁!”

    刘本奎低声骂了句,“老子怕你们没命花,我总觉得这里面不对劲。”

    见他发怒,狗头刘等人脖子一缩,这有点害怕,除了本家关系外,最重要是刘本奎从小就打他们,这家伙力气打,比他大几岁的都揍,也算是小霸王,所有人都禁言了,而刘本奎则是小眼睛转着,车然后看了下不远处的金喜苟,一顿,就站起来,扯了下身上的大衣,朝着对方走过去。

    后面一帮人跟着,这两拨人就这么对视着。

    金喜苟眉头一皱,他不明白对方什么意思,刚要询问,就看到刘本奎突然一笑,从口袋里掏出包烟,没拆开过,这是包骆驼,从里面拔出根,递给他。

    这包烟藏了几百公里了,当时刘本奎买来就藏着,可舍不得抽,自己就抽左边口袋的次烟,这好烟竟然发给这个朝鲜人,金喜苟也有点懵,沉吟了下,他想不明白对方怎么会给自己发烟,两拨人其实本来关系就不怎么样。

    但他沉吟了下,还是伸手去接,“谢谢。”

    “你跟金喜苟兄弟把打过的电话跟他说说。”

    狗头刘张了下嘴,但被刘本奎一瞪,就熄火了,只好闷着一肚子气,像是交作业一样很不爽的将刚才的事情重新说了一遍。

    等他说完,刘本奎这脸上就带着笑,用中文说,“我们现在是一伙的,你应该明白吧…”

    旁边有熟悉中文的人帮忙翻译,虽然有点咳咳蹦蹦,但还是能听懂。

    金喜苟脸上一喜,没必要他真不打算发生冲突,点头,“对的!我们现在是朋友。”

    “我觉得在路上袭击他们是最好的办法。但也不能防止他们逃跑,所以还要把后路给堵住。”

    “那你的办法是?”金喜苟问。

    “我们负责主要进攻,你们负责后路。”刘本奎说,这话一说完,本方人脸上一喜,这毕竟是人头算钱,这要是先拿到人头他们还不得多分点?

    他们同意,但那金喜苟等人就不爽了。

    “为什么你们进攻?我们也可以!”

    刘本奎眉头一皱,“你们这点人…”

    “我们这些人足够了。”金喜苟当然也希望多分点钱,他也蠢蠢欲动,但也知道想要打发掉对方不太可能,就犹豫了下说,“多分你们两万,我们负责主攻。”

    这…

    刘本奎像是想了半响,“行!但这钱可不能少我们。”

    “放心,我从来不会骗人。”金喜苟拍拍胸脯,然后兴奋的招呼着人去准备了。

    “大哥…我们这!”狗头刘喊。

    刘本奎笑容一敛,转头看了下大家,冷笑声,“我什么时候让你们失望过?这个棒子不是骗子,可我是呀,就让他们给我们试试那是什么人。”

    反正这按照机灵来,如果真成功了,无非就少几万块钱,如果失败了,他们是最先能跑的。

    刘本奎这人很贪,但他同样也知道,得有命去花,按照他的话说,他自己聪明,要不是家里穷,现在清北的学校就让他自己挑了。

    这人呐。

    得学聪明,什么该要,什么不该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