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召唤大佬 > 第六百三十八章结盟的诚意(求订阅)
    “咯咯咯!竟然能发现人家···你果真不简单呢!”

    “却是不知道,你是哪一家的小公子?”流窜的光影里,有着曼妙身姿的女子缓缓现身。

    即便是身处冥土,她的存在,却依旧抗拒和否定着这里所有的一切规则。

    就像是在这庞大的···属于林溪的世界里,单独割裂了一个小天地。

    林溪盯着这个女人,虽然如今已然到了接近六欲天魔的境界。

    但是他的起初,却是以‘眼魔’为基础,打下的根基。

    即便是后来,经过了一再的重铸根基,成为武魔,入混沌魔,然而属于眼魔应有的特异,他并未消失,反而变得更加的强大。

    穿透了那无用的皮囊,林溪窥看着这个女人内核的灵魂。

    注视着她的天魔本质。

    强大、阴暗、扭曲,并且充斥着强烈欲望的气息···她赫然同样是一尊,朝着六欲天魔这个层次进发的天魔。

    而在林溪动用眼魔天赋窥视女人的时候。

    女人也终于察觉到了林溪的不对劲,嗅到了同类气息。

    “你也···你竟然与我一样?”女人的脸上流露出明显的诧异。

    灵魂深处,属于天魔的本质,也在不安的扭动。

    显然,在她获知的讯息里,她自以为是唯一进入无敌路的天魔。

    如若不然,她不该生出这样的情绪变化。

    在天魔彼此的视角里,一旦看透了伪装,那么将会超越表象,彼此看到对方的本质。相比起人类社会里,将真实的情绪与心思,都隐匿起来,天魔这种特殊存在,彼此之间反而似乎可以称得上···坦诚二字。

    林溪一挥衣袖,将一直处于懵逼状态的司马长歌送出地府。

    随后所有的周遭景物,都在他的意志之下,发生了变化。

    漆黑的天幕下,升起了高高的神台。

    神台之上,烙印的是这片冥界内,最为直观,也最为显眼的规则痕迹。

    矮小的茶桌上,摆放着的是滚烫的茶水。

    茶桌之下,相对着两个蒲团。

    林溪就已然坐在了其中之一上。

    而女人,则十分坦然的,坐在了另一个蒲团上。

    “这人类修士的派头,你倒是学的很足够···看看你的作为,铸地府,灭神灵,匡扶正道,重塑山河···哪有半点天魔的风范···看来你是想走混沌魔神的路子了。”同样出身混沌潮汐,同样也到过虚识界···甚至相比起林溪,女人早已去过了虚灵界。

    故而她所掌握的知识,未必会比林溪要少。

    单单从林溪的行为做派,就对林溪的终极目的,有了一些猜测和联想。

    至于会不会错···?

    仅仅只是损失一点点颜面的前提下,为什么要害怕出错呢?

    错无可忧,对却可喜。

    这世上,再没有比这更划算的了。

    林溪将滚烫的茶水,倒在对方面前的茶碗里,然后伸了伸手。

    虽然天魔相互之间,存在竞争、吞噬的绝对恶意关系。

    但是,因为彼此都对天魔这种物种存在的绝对了解,到了一定层次之后,在没有绝对把握的前提下,天魔之间的相互争斗,反而越发的少些了。

    特别是在双方于物质界碰面时。

    女人一口叫破了林溪的修行方向,这既是试探,也是示威。

    林溪倒了茶,微微一笑道:“看来···你是吃到了利用时间,窥探未来的苦果了。即便如此···也还要坚持,立足于众生于窥探未来之欲么?你这立意倒也算高远,功成之后堪称未来之大魔,未来不灭,你便永恒···。”

    林溪和女人一样,一样没有绝对的把握。

    只是就已经掌握的讯息,选择了诈一下。

    女人的表情里,那妖魅、诱惑的东西,尽数散去,回归了一个‘普通人’,应有的常态神情。

    她很明白,对另一个天魔,施展肉体凡胎的诱惑,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眉眼还不如抛给一块石头看管用,毕竟从质地上来讲,石头可以很硬,天魔却一直都相当的软。

    “我做我的恶,你立你的冥府,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我主宰阳世,你主宰阴世,等称霸了整个区域···你我还能联手,看能否突破那层剑光的阻隔,进入更广阔的区域,咱们强强联手,一步一脚印,做大做强,创造辉煌,岂不妙哉?”原本潜入地府,所打定的主意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现在她是来求和、联盟的。

    林溪竖起了三根手指:“答应我三个条件,我们就结盟。”

    “做盟友,还收保护费···这不合适吧!”女人端起茶杯,风情万种的翻了一个白眼。

    “不!我觉得很合适···大家都是这么干的,我也不算是开先例。”

    “我现在主动而你···很被动,你需要我帮手···至少不给你找麻烦。而我···并没有需要借助你的地方,也完全不担心你的骚扰。所以你给我点好处,让我让步,这是很合理的要求。”林溪说道。

    女人狠狠的咬着樱唇,鲜红的嘴唇,就像黑暗中跳动的火。

    只可惜,在她对面,坐着的是一个铁石心肠的天魔。

    所以她的这点诱惑,毫无用处。

    “罢了!你且先说。”女人说道。

    林溪毫不客气道:“我的阳间行者,你不许动他们,无论你在他们身上做了什么指望,现在你都指望不上了。这是我的第一个条件!”

    女人狠狠的点了点头,表情难看。

    林溪的阳间行者们,大多数是织女转职。

    而织女这个特别的存在,原本就是女人编织未来,布局未来的棋子。

    “我可以答应你的第一个条件,但是我需要一个保证,你必须保证,你接下来招募的阳间行者,不能再有织女···而且你的阳间使者,不能干涉我···以及我的势力,即将做出的任何部署。”女人还想争取点什么,她甚至想让林溪保证,阳间行者的数量,整体上控制在一定数额之内,只是却终究没有说出口。毕竟她处于一个相对弱势的地位,这都是由未来之变,反噬所引发的一系列恶果而导致的。

    林溪直接打断:“咱们用不着这么死板,万事万物,都有他们自己的选择···你我无须干涉便可,何必这么斤斤计较,无法释怀?”

    说的轻描淡写,却是直接否了女人的提议。

    不等女人再做争取,林溪便竖起了第二根手指:“将五方上神抓来交给我,完完整整的!没有五方上神···什么都没得谈!”

    这句话一出,女人直接炸毛了。

    隐藏在灵台里的天魔本质,都差点跳出来,直接给林溪那张帅脸上来一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