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夙夜谣 > 85.天命九转(中)
    “前辈,您有什么指教?”

    夜瑶站起身,老老实实地垂手而立。

    “活了十几万年,老夫也算是活够了。尤其在这深井之中,这样暗无天日的日子,一天都不想再继续下去。你二人是良善之辈,襟怀坦荡,值得托付之人……老夫,想托你们办一件事。”烛焰徐徐说道。

    无端被龙族的老祖宗夸成了一朵花,夜瑶心中惶恐,战战兢兢地回道:“您想要什么,尽管说!”

    “只要我们能办到的。”孟戌安补充道。

    烛焰继续道:“虽然亲手毁了‘天之棱’,但老夫与它相伴久了,多少也生出一丝默契。大约三四百年前,一直旋转着的‘九转灵珠’,忽然停歇了很长一段时间。当时,老夫便感应到了它力量的衰减。近来,那种感觉又出现了……”

    “三四百年前?!”

    夜瑶眉头一簇,不由想到“天启之战”。

    《六界通史》有载,大战前的几十年,六界曾陷入突如其来的混乱。一时间,天雷地火凌虐九州,火势凶猛,凡水不灭;四季反常淫雨不止,洪水滔天,疏导不尽;妖魔横行肆掠人间,凶兽作乱,劫攫老弱。

    当时,妖王、魔君借机壮大,最后猖狂到向天界宣战。持续几十载的大战,致使六界生灵涂炭。

    导致之后一切的“混乱”,难道都是因为灵珠停滞,“天命”传达不畅所致?!

    “持续了多久?”她问。

    “不到一甲子,它忽然又恢复了,但是运转明显有些迟滞。‘天之棱’曾立于天地间,吸收天地的精华与灵气,‘九转灵珠’一直靠它滋养。照你说的时间,天柱断了有十多万年了。灵珠消耗至今,也算是差不多了。老夫怀疑它将要彻底停止。”烛焰幽幽地说。

    没有了“天命”,六界就会陷入无序。

    除非天族能够主宰六界,通过自身下达天命。显而易见,眼下的天族并不具备这样的实力。幽冥自成一统,冥王不死不灭,比天帝的资格还要老;妖魔二族虽然安稳,却并没有完全臣服;更荒唐的是,人族当前的君王根本不能通过“帝王鼎”和天帝进行沟通。

    或是,有其他力量强盛者向天族发起挑战,并让天界和其他各界臣服。三百年前一战,妖族、魔族元气大伤,如果要有这样的动作,至少得出现像昊天那样的强者。眼下,也是不大可能的。

    熟视无睹的东西,往往意义重大。

    所谓“天命”,看不见摸不着。如果是它一段短暂的停歇,造成了三百多年前的祸事。那当它彻底停止之日,不知又会引起怎样的浩劫。

    夜瑶倒吸了一口凉气,心有戚戚。

    孟戌安唏嘘着道:“‘天命’的消亡,本身或许就是一种‘天命’。我们凡人就看的比较开,遇到事情先奋力搏一搏,确定无力胜天的时候,通常会选择顺应天命。”

    “傻小子,算你运气好,没经历过天地间的大战。凡人血肉之躯,是六界中最不经打的。一旦乱起来,最先遭殃的就是凡人!你选择顺应天命,若天命只有一个‘死’字呢?不应该老老实实听完老夫的话吗?”烛焰的口鼻中直冒气。

    “前辈,您的意思……有办法转圜?”夜瑶试探着问。

    烛焰缓缓点头,苍老的声音道:“天珠停转不过是因为灵力枯竭,只要有充足的力量继续催动它,便能继续运转下去。其实它的消耗并不大,若是把老夫的龙珠放进滋养它的‘天之棱’中,保它再运转万年应该没有问题。”

    “您想让我们……把您的龙珠放到上层残存的‘天之棱’里去?!”夜瑶难掩惊讶。

    书中净是拯救天地于危难的大英雄,本以为离自己很遥远,没想到眼前就有拯救六界的机会!

    龙族含珠而生,天生天养。神龙一族飞升九重天,成为天界之主,与天族一脉相承的泽氏、沧氏众神便将自身龙珠奉上,此后每新生一子,也会将龙珠送上天庭。天庭册封两族水君,则以法器“汲水珠”为信物,一来一往显示忠诚与信任。

    烛焰被困于此,使他的龙珠得以保存。龙珠可用作法器,但又胜似法器,其中蕴含的灵力,的确可以供给它口中的“九转灵珠”。但是,龙珠的力量若还能用,他也不至于被困这么多年。

    见她半天不说话,烛焰已然洞悉她的心思。

    “当然,龙珠的力量也被禁咒压制着。所以,你们必须杀死老夫!”他的声音有些亢奋。

    说来说去,还是免不了一死。为苍生牺牲的精神,在这位战神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向他这样的长辈,六界之中还剩下多少?

    被悲壮的气氛感染,夜瑶顿时眼泪盈盈。

    “可是——”她欲言又止。

    孟戌安说的没错,如果为了拯救天下苍生,让她杀人……她也会去做的。

    “我答应您。此事,由晚辈来做。”孟戌安抢先一步,已经应下了。

    “好——哈哈——咳咳咳——”

    烛焰咳得厉害,震得气泡直晃荡。

    “您休息一下。还有时间,咱们再从长计议一下!”夜瑶急着说。

    “不——,老夫等不急了!”

    烛焰大张开口,猛力一咳。一颗足有海碗大,赤红的龙珠从他嗓子眼里蹦了出来。

    夜瑶一把拉开孟戌安,挺身以鲛珠的寒气将它冷却下来。

    龙珠在他们眼前飞转,迅速冷却下来,很快缩成了一握大小,也由赤红变成了暗红。

    拾起龙珠,她背过身去。

    孟戌安则走到烛焰的龙头边,“前辈,你可有亲人,有没有话要带给他们?”

    烛焰抬起龙头,沉重地摇了摇,“老夫孑然一身,没有任何话要向任何人交代。”说完,昂起头,露出了自己的脖颈。

    他的脖子上赤鳞中,有一片月牙形半透明的白色鳞片,晶莹剔透闪着淡淡的荧光。

    “晚辈……动手了。”孟戌安低下头,向他行了一个稽礼。

    “嗯——”

    烛焰缓缓闭上双眼。

    上前抚上那片逆鳞,孟戌安有些惊讶,这片白鳞比赤鳞要薄很多,缝隙也很大……

    被人触到逆鳞,烛焰浑身颤抖起来,口鼻中喷薄着热气,龙头却纹丝未动。

    孟戌安稍微用力,那片逆鳞竟有些松动。

    没想到,看起来坚不可摧的龙王,一身铠甲一般的赤鳞,在脖颈之下竟然有这样脆弱的地方。

    拔鳞之痛,不亚于抽筋剥皮,烛焰发出“呜——”一声痛苦地龙吟,龙头、龙身,连同铁锁和棱柱一起颤抖起来。

    长痛不如短痛!

    孟戌安不再犹豫,利落地拔下了它。

    鲜血喷涌而出的同时,夜瑶将他扯到身边,接着抬起手,隔空划了一个圆弧,将水泡一分为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