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都市至尊医仙 > 第343章 死人就不能吃肉?
 没过一会,又有三个人倒了下去,脸色深绿,眼珠子翻白成了死鱼眼,瘫软在地上,嘴里吐沫。

这次,有人留心起来,拿手探查倒地者的鼻息。

没气了。

再摸摸心脏位置,心都停止了跳动,真死了啊!“真是古怪。”

戴承建小声嘀咕着,目光警惕,靠近胖青年,一边笑眯眯的和胖青年说话吸引其注意力,一边伸出手,速度在其鼻子下面探了下,没感觉到呼吸。

活人怎么可能没有呼吸?

戴承建心里咯噔,把手拿到胖青年的胸口,连心脏都没感觉到。

完全像个死人啊。

但是在看胖青年,仍然吃的欢快,嘴巴张的很大,一口咬掉一大块肉,恶狠狠的咀嚼。

简直匪夷所思。

扑通一声。

曹飞玲忽然倒地,样子难看。

戴承建吃了一惊,伸手试探,曹飞玲居然也没了呼吸和心跳。

“她已经死了。”

杨皓声音轻淡。

戴承建心惊肉跳,惊恐的眼神转向胖青年,拧眉道:“我看这胖子也是个死人,但是他怎么还能吃肉?”

“死人就不能吃肉?”

杨皓笑得玩味。

戴承建眉头一皱,苦思冥想,不得要领。

中年猎人冷笑道:“谁说他死了?

我这里的肉有一种神奇的功能,让让人暂时不用呼吸,心脏也不用跳动,仍然活得好好的。

赶紧吃吧,这些肉都是大补品,吃上一斤,就能多活十年。”

“这么神奇?”

戴承建眼睛发光,对中年猎人的话深信不疑。

除了肉很神奇,没法子解释眼前的事。

他绝不相信死人还能吃肉!“我起码吃了两斤多肉了,这就能多活二十年,哈哈,我再吃个三斤,就能多活五十年啊。”

戴承建得意洋洋的瞅了杨皓一眼,鄙视道:“你这胆小鬼,等你死了,我还能在世上多活五十年。”

杨皓无语的摇摇头。

没过一会,倒地的曹飞玲坐了起来,脸上的深绿色不见了,脸颊反而显得红润,比之前更加艳丽。

她一屁股坐到戴承建的身边,毫不顾忌,也没有羞耻感,身体靠了过去,居然当众吻住了戴承建的嘴巴。

这下把戴承建高兴坏了。

曹飞玲长得很美,平时眼光很高,即便戴承建是戴家的公子,几次对她透露好感,也没能获得青睐。

现在居然二话不说就热吻起来!“呜呜!”

戴承建吻的神魂颠倒,松开后,昂起头颅,很有成就感,高傲的眼神看向杨皓,仿佛在说,这么漂亮而且家世极好的女人主动吻上来,羡慕死你这土包子!“这女人已经死了,你吻的一身的劲,一点不觉得恶心?”

杨皓蹙紧了眉头,微微叹息了一声。

虽然没有来往,戴承建在血缘上是表哥,杨皓有点同情了。

“你嫉妒坏了吧?

哈哈,曹大小姐怎么可能吻你?”

戴承建一边搂着曹飞玲,一边嘲讽:“今晚我还要搂着飞玲睡觉,明天就上冰雪宫,迎接我的侍女萧玉音。

哈哈,我的大好人生,从今天开始!”

杨皓目光泛冷,透射出有一道冷厉的锋芒。

如果戴承建没说要萧玉音当侍女,他准备一脚踢飞曹飞玲。

倒不是杨皓对戴承建等人有什么好感,而是看出了猎户夫妇的祸心。

过来石屋的这么多人,无非是想找点好吃的,却已经丢了好几条命,全拜猎户夫妇所赐,这两个绝不是好人。

大盘子前,曹飞玲张开了嘴巴,但是嘴唇不再是娇艳的样子,而是深紫色,亲上戴承建脸颊,舌头伸出,嘴里流出黑绿色的液体。

她舔过一遍戴承建的脸颊,就留下了一道深绿色的痕迹。

而且戴承建明显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腥臭味道。

“哪里来的?

这么大味。”

使劲用鼻子嗅了嗅,戴承建一头雾水,脑袋往旁边偏了一些,看向曹飞玲,只见对方嘴巴张大着,满嘴的黑绿色液体。

“啊!”

戴承建吓得魂都没了,鼓足力气,一把推开曹飞玲,张开嘴巴狂吐不止。

太恶心了!瞥眼看到曹飞玲的脸孔变的丑陋,闻到那恶心的腥臭味,戴承建把吃掉的东西全吐了出来。

“死,死人,她真的死了!”

“表弟,你快救救我!”

戴承建感觉到身上很不舒服,抢过一张镜子,看到镜子里的脸充满了青绿色,吓得魂飞魄散,一头扑倒在杨皓的脚下。

“你不是说我会嫉妒那女人吻你吗?

怎么向我求救了?”

杨皓低眼俯视,嘴角露出讥笑。

戴承建倒也不是愚蠢到家的人,感觉马上就要死了,拿头磕地,磕的咚咚响。

“都是我的错,是我瞎了眼啊,我看不出曹飞玲已经是个死人,太恶心了!”

这一刻,他肠子都悔青了,死亡的威胁让他惊恐到了极点:“表弟,只要你救了我,我一定让我爸接你去戴家,让戴家认你这个亲戚!”

“笑话,你以为戴家在我眼里很高贵?”

杨皓抽动着嘴角,不屑一顾。

“你想怎么样都行,只求你救我啊,我们是亲戚,我是你表哥啊!”

戴承建匍匐在地上,佝偻着腰身,比摇尾乞怜的哈巴狗还要卑微。

杨皓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慢条斯理道:“你想要萧玉音当你的侍女?

她是我前女友,你觉得自己有资格?”

“啊?”

戴承建把脑袋摇的像个拨浪鼓:“没有,我去了冰雪宫,无论宫主怎么说,我坚决不做这事。”

杨皓眸光森寒:“记着自己的话,否则我让你好看。”

“谢表弟。”

戴承建抬起头,挤出讨好的谄笑:“你想怎么救我?

快抓紧时间啊,我不想死。”

“我说过要救你了?”

杨皓笑得玩味,眼眸冷厉无情。

这表哥刚遇到的时候就傍着曹飞玲出手,不久前还一个劲的讽刺嘲笑,杨皓没有任何救治的心情。

中年猎人在上方桌子上纹丝不动,仿佛视这里所有的人为掌中之物,冷冷道:“他胡吹罢了,拿什么救你?”

除了杨皓和李沁寒,所有人都吃肉了。

中年猎人毫不怀疑,吃肉的人都得死,所以连辩解的话都懒得说了。

那两个没吃肉的还能翻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