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帝归来 > 第1184章 再次刺杀
 “他们也是那么想,以为我会蛰伏一段时间,这时候出手才是最好的时机,等他们回到金虹府或者军营里面,我再想动手,才是真正错过了杀死他们的机会。”

对此,陆玄摇了摇头,持有不同的意见。

一轮皎月,冉冉升起,此时已经是黑夜。

月光洒落在阁楼上,使得整座阁楼,犹如仙宫一样,十分梦幻,然而,陆玄却无暇欣赏此时此刻的美景,脸上依旧带着淡漠的神色。

根本没有将眼前的美人,放在心上。

若是此时有人在这里,一定会暗骂陆玄不懂风情,美景在前,美人在傍,这是何等人生极乐,陆玄却像根木头一样,不为所动。

江心曼也知道,此时若是不出手,以后将会更加难得手,陆玄也不可能永远蛰伏在凰楼阁里面不出去。

但她很清楚,由于统领接二连三的死亡,黑甲军的守卫力量,已经增加了数倍乃至十倍以上,想要再杀死统领级别的人物,简直难如登天。

江心曼道:“此事事关重大,我们还是严密商量布置一番,免得出现意外。”

就在这时,霜白雪从外面走了进来,恭敬道:“师姐,黑甲军第七营的统领,聂远楼求见,他这一次出手相当阔绰,直接拿出五十枚元石,要不要见他一面?”

元石乃是中域神土流通的货币之一,价值要远远比灵石要高得多。

一枚元石,就相当于一亿枚灵石。

就算是圣明城的一些世家豪门,也不可能一次过拿出五十枚元石出来,可想而知,这个聂远楼为了见江心曼一次,耗费了多大的代价。

“不见,就算他拿出一百枚元石,我也不会去见他。”

江心曼想也没想,果断拒绝。

江心曼乃是凰楼阁的金字招牌,每天一掷千金,想要见她一面的年轻一辈才俊,犹如过江之鲫,多不胜数。

而真正能够见到江心曼的人,却寥寥无几。

陆玄心念一动,瞬间想到一个好办法,道:“你不是说他们守卫森严了许多,很难下手么?”

“现在不正好送给我们一个绝佳的机会。”

江心曼摇了摇头,道:“聂远楼的实力,远在赤枭之上,若是有把握能杀死他,我早就动手了。”

“之前我也想过,用美色诱惑他,让他放松警惕,只不过此人修为实在太过高深了,寻常修士,根本无法靠近他三丈以内的区域。”

“即便我们全力动手,成功概率也不会超过一成,所以我才放弃了暗杀的行动。”

陆玄颇为淡定道:“那是因为你们之前没有遇到我,我出手,有九成概率能将其当场杀死。”

他倒不是妄自尊大,而是确实有着这个实力。

在领悟空间领域之后,陆玄的暗杀能力,何止提升了数十倍以上,他完全可以利用空间的力量,在他尚未反应过来之前,将其杀死。

当然,机会只有一次,一旦错过,陆玄就只能被迫与他正面交手了,与一位比赤枭更加强大的统领交手,即便是此刻的陆玄,在正面上也无法占到太多的便宜。

江心曼无语的盯了他一眼,觉得陆玄太过自信了,聂远楼的实力可比赤枭强大了十倍以上,一旦刺杀失败,就会连累整个凰楼阁都暴露出来。

如此一来,他们在圣明城布置下来的手段,就要废掉三成以上了。

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打击。

江心曼又劝说了两句,希望陆玄能够回心转意,然而陆玄态度却十分坚决,丝毫没有回转的余地。

“既然你们不同意,那我一个人行动就好了。”

陆玄这番话,并不是气话,以他现在的手段,一个人行动反而还隐蔽一点,不容易被人发现,增加了他的得手概率。

说完,他站了起来,向着凰楼阁之外走了出去。

望着陆玄离去的背影,江心曼跺了跺脚,心中有些恼怒,这人怎么像听不懂人话一样,实在太倔了!难道他就不知道,什么叫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嘛,非得以卵击石,那不是自寻死路么?

老实话,江心曼一瞬间有种不想管他的冲动,但她还是克制了下来,毕竟对方也是陆家后裔的一员,若是就这样放任他去死,其他人或许能这么做。

但她却办不到。

不得已,她只好摇了摇头,吩咐道:“让方文渊和凌世齐过来,我们要冒险刺杀一次了!”

一个时辰后。

一辆燃烧着熊熊血焰的战车,从凰楼阁飞了出来。

这辆燃烧着血焰的战车,可不是一般的战车,这是黑甲军第七军营的统领,聂远楼的战车。

由两头天命境大圆满蛮兽拉动,战车表面看上去十分恐怖,但实际上,内部却如同宫殿一样华丽。

不仅配有大量美丽曼妙的侍女,更是有着三十六位实力强大的将士一路拱卫。

在血焰战车的后面,还跟着数道人影,这些人影,分别是江心曼、方文渊、凌世齐三人。

此刻的江心曼,神色无比紧张,刺杀聂远楼这种级别的强者,对于她而言,乃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即便是加上方文渊和凌世齐,亦是如此,成功概率不足五成。

“若是只有我们三人,我还真未必有胆子来刺杀聂远楼,不过,再加上他,成功概率最起码提升到六成以上,可以赌一把了。”

江心曼额头不禁浮现出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心情万分紧张警惕,她是一个心思相当缜密的女子,一般没有九成的把握,不会出手。

但此刻,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因此她也只能赌一赌,那所谓的运气了。

三人分散而开,各自收敛自身的气息,从三个方向,向血焰战车包围过去。

聂远楼是一个看上去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此刻的他,金刀大马的坐在战车里面,眼神之中,充斥着一丝丝森冷的寒意。

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是贪图美色的人。

来凰楼阁很显然另有目的。

“算算时间,也应该差不多了吧。”

聂远楼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朝着漆黑一片的车窗,微微扫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