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帝归来 > 第1171章 奇异的目光
 那些儒道弟子一个个就像打了鸡血一样,越说越兴奋,全部露出不畏强权,愤世嫉俗的模样。

“小小年纪就对儒道祖师出手,真不知道,你以后还会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

“金虹府还真是良莠不齐,竟然出了你这个败类,平南王还真是教子无方啊!”

“必须严惩,否则老夫现在就去中央皇城弹劾平南王管教不严之罪!”

陆玄仍然是一副淡定的模样,前世他就知道这些儒道弟子,战斗力十分彪悍,不仅是修为上的强悍,骂人还非常有一套。

以宁立恒的心胸,遭到这一顿骂之后,估计回去就要气得大病一场吧。

但实际上,陆玄却低估了宁立恒的愚蠢程度,在他被骂了一炷香后,他突然就爆发了,厉声道:“此事,确实是本世子的不对,本世子向琴圣祖师赔礼道歉。”

“但这小子杀死金虹府统领,又该如何算账,他是不是应该给本世子一个交代?”

“放肆!”

其中一位儒道圣者看到宁立恒还敢狡辩,还想让琴圣给他一个交代,怒极反笑,一口浩然正气化作一枚金色的文字,直接将宁立恒震得倒飞了出去。

“小辈,还想让琴圣祖师给你一个交代,以下犯上,老夫今日就代替平南王,好好教训一顿。”

宁立恒砸在地上,将地面砸出一个十丈深的巨坑,他胸膛被震得塌陷了下去,经脉都被震断了大半,嘴里不断吐着鲜血。

很显然遭到了重创,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似乎又搞错了一件事。

现在那个年轻小子和徐天龙决斗的时候,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将徐天龙的修为压制了下来。

当时他还以为这是宴会中某位圣者所施展出来的手段,可如今来看,这个神秘圣者,就是琴圣他自己本人!难怪徐天龙会败得如此干脆,琴圣出手,他焉有不死的理由。

而他刚刚还想让他们给出一个交代,那岂不是在老虎脸上拍苍蝇么?

此刻,局势彻底逆转,无数人开始对宁立恒口诛笔伐。

有人建议剥夺宁立恒世子的身份,将他贬为庶人,以儆效尤!还有的人觉得徐天龙是死有余辜,自取灭亡,只杀死他一人实在太过便宜他了,应该株连九族才对!这场风波争闹了很久,最终,陈家的族长亲自出面,向琴圣赔礼道歉,这场风波,才终于平息下去。

经过这次的风波后,宁立恒和金虹府的修士再也待不下去了,带着徐天龙的尸体,全部灰溜溜的逃走了。

没办法,宁立恒虽然嚣张跋扈,但也不是蠢人,他知道这一次他只能认栽,谁让他这一次踢在一块铁板上了,还是烙红带刺的那种。

此刻的他,只想着赶快回到金虹府,禀告平南王,尽快弥补今天的失误。

万一琴圣只是表面原谅了他,回去之后,依旧选择让自己的门徒上皇城弹劾,那么即便是平南王,也会遭到巨大的麻烦。

陈家族长和家主,还有几位儒道圣者,将琴圣宴请到陈家府邸深处,要给他接风洗尘,赔礼道歉。

这是圣者的聚会,年轻一辈当然没有资格加入进去。

陆玄当然也就留了下来。

事实上,陆玄觉得这样才是最好,否则以他天命境五层的修为,加入到圣者的聚会之中,那种场面简直不敢想象。

宴会还在继续进行,但所有人,对陆玄的态度已经截然不同。

陈启明亲自现身,主动来到陆玄身旁,向他赔礼道歉,并将他邀请到湖心小岛的核心区域,同样要给他接风洗尘。

很显然,陈启明是怕了,陆玄先前强势踩杀徐天龙的狠辣手段,让在场所有修士都生出了敬畏之心。

更重要的是,能跟在琴圣祖师这样的大能身边学习,绝对是一件前途无量的事。

这样的心性,加上这样的背景,日后还怕他不能飞黄腾达?

不趁早抱住他的大腿,以后可没有这样的机会了!“我刚刚……居然和琴圣祖师坐在同一张座子上,我离他仅仅只有不到两三丈的距离,亏我还将他当成一个瘟神……”云半天懊悔的捶胸顿足,恨不得当场给自己两个耳光。

其他几个离琴圣比较近的修士,也纷纷露出了懊悔不已的神色,感觉自己错失了一个天大的机缘。

湖心小岛,仅仅只有八百米之远,相对于陈家圣院其他地方,确实似乎有些狭小了。

但岛上却内有乾坤,几乎是一步一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让人有种来到人间仙境一般的感觉。

陈启明亲自邀请陆玄来到岛上一处较高的位置,这里的位置,原本属于宁立恒,但现在却是陆玄的所有物。

陆玄当仁不让的坐了下来,脸上依旧带着似笑非笑的神色。

那些曾经得罪过陆玄和琴圣的年轻一辈天骄见状,纷纷走了出来,他们的姿态放得很低,几乎都要贴在地上了。

同时,全部拿出自己一些比较珍贵的宝物,赠送给他,想要弥补先前的鲁莽过失。

“这是我从千里寒冰湖底挖来了千年寒髓,乃是炼制冰系法宝的绝佳材料,还望公子能够收下。”

“这是一块紫檀沉香,点燃之后,长期吸收其中的香气,可以锤炼精神力。”

“公子,这是……”陆玄来者不拒,将这些礼物,全部收下,但他却从始至终,都没表露过自己的真实态度,那些赠送了礼物的天骄们,都有些忐忑不安。

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又惹恼了对方。

突然间,陆玄精神力微微有些触动,他察觉到不远处,有一双眼睛正直勾勾地盯在他的身上。

谁?

陆玄向那个方向看去,那是一个蒙着白色面纱的舞姬,她身上穿着华丽的羽衣,半个身子都笼罩在一层白烟迷雾之中。

显得朦胧而不真切,犹如雾里看花一样。

但即便如此,陆玄依旧能感受到,羽衣之下,那道婀娜曼妙的身躯。

“先天境四层,修为倒是颇为强悍,但她为何要用这种目光看着我?”

陆玄有些疑惑,暗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