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帝归来 > 第1391章 从善如流
 此言一出,那些原本就非常敌视顾浩的内门弟子,全部暗暗点头。

若是顾浩真的就这样被逐出山门,最大的得益者,便是他们。

要知道,顾浩身为紫竹峰最杰出的内门弟子之一,享受的修炼资源,是其他人的三倍有余。

不知道多少人都眼馋着他的地位和待遇。

一旦他被逐出山门,他所在的位置就会空出来,他们这些被压制在顾浩光环下的人,就有机会咸鱼翻身了。

“顾浩这次是死定了,我看看之后还有谁能与我竞争!”

白江义脸上露出了胜券在握的神色。

有着马宁长老这个当师尊的背书,顾浩就算是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逃得过罪责。

最轻的责罚,也会被打断双腿,赶下山门。

可以说,他的败局,已经注定了。

白江义的想法十分美好,只可惜他所鄙视的顾浩早就死了,站在他们面前的,乃是一个活了数千年的老怪物,一尊傲视天下的大帝!陆玄轻笑一声,根本没把马宁长老的责难放在心上,他风轻云淡的看了不远处的马宁长老一眼,笑道:“师尊,好话坏话都让你一个人说了。”

“能否让弟子也说一句公道话?”

“公道话?

你也配?”

“诸位长老,事实都摆在眼前,此子还打算狡辩,分明没有悔过之心,我建议重罚此子,以儆效尤。”

说完,马宁长老大步向前走了过去,想要动用武力,将陆玄拿下,根本不给他反驳的机会。

“师尊,你这么着急想要动手,是不是想要杀人灭口,来掩盖你的罪行。”

陆玄浑然不惧,脸上依旧带着好整以暇的笑容。

马宁长老冷笑一声:“老夫行得正,坐得直,哪里有什么罪行,分明是你在胡搅蛮缠,不肯认罪!”

“呵呵,师尊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你口口声声说我出卖了神剑宗,将神剑宗的宝物双手奉送给邪道修士,还给邪道修士下跪求饶。”

“可你根本不曾提过,这其中的原因!”

陆玄底气十足,声音洪亮铿锵有力,根本不像是一个做贼心虚的人。

紫竹殿里面的诸位长老,全部来了兴趣,好奇的看向正在殿中对峙的两人。

马宁长老被戳到痛楚,不由得有些心虚,但还是强行保持镇定:“还有什么原因,无非是起了冲突而已。”

“无论有什么原因,我们神剑宗的人,都不能向黑市低头,这是我们的底线!”

“呵呵,若非师尊你垂涎那个邪道修士身上的天元石,又岂会让我们惹上那个邪道修士?”

陆玄讥讽一笑,转过身朝着殿中的其他青衣长老,道:“师尊他老人家惹上的邪道修士可不简单,实力十分恐怖,仅仅只是用了一招,就把阴阳宗有名的杀手薛鲁打成重伤。”

“至于师尊他本人,对方更是只用了一根指头,就将其戳得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试问一下,如此强大的敌人,若非马宁长老过于贪婪,我们又岂会一头撞在铁板上?”

既然已经撕破了脸皮,陆玄对马宁长老的称呼也发生了改变,不再称呼其为师尊,而是直呼其名。

殿中的青衣长老们,全部都倒吸了一口气,薛鲁的名号,他们也都听说过,那可是赫赫有名的强者。

宗门内有好几个天才子弟,包括青衣长老,都死在了他的手中。

他一手暗杀手段,简直出神入化,在先天境六层以下,几乎没有几个人是他的对手。

马宁实力虽然不错,但也断然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说到这里,陆玄故意露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马宁长老,我知道你很硬气,因为你已经活了一百四十多年了,早就活够,没有多少遗憾了。”

“而当时在场的师弟师妹们,正值少年,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因此,我宁愿损失一点尊严,也要保住他们的性命。”

哗!所有人都懵了,完全想不到事情居然如此的峰回路转。

尤其是陆芷涵这种较为年轻的弟子,根本分辨不出陆玄的话,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

不过,陆玄的说辞,确实打动了他们。

若真是如他所说的那般,事情都是马宁长老所引起的,那么顾浩师兄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救他们而已。

而他们如今却这样对待他……他心中肯定充满委屈!少女总是怀春,尤其是顾浩这种英俊潇洒,修为又强大的人物,从他嘴里吐露出来的部分真相,让陆芷涵感动不已。

她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马上涌现出两行晶莹的泪花,一边抽泣,一边道:“顾浩师兄,是我们错怪了你,对不起……”有着陆芷涵带头,其余那些内门弟子,都有点相信陆玄的说辞,纷纷朝着陆玄躬身一拜。

局势完全逆转,原本指责陆玄的人,态度马上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变得恭敬无比,嘴里不断说着感谢的话。

看着这一幕,那些青衣长老也纷纷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若是顾浩真的“忍辱负重”,为了保全其他弟子的性命,才选择下跪求饶,那么他们再坚持将其逐出山门,岂不是显得太过冷酷无情,不通人性?

一位须发皆白,看上去资历最深的长老,朝着马宁长老瞪了一眼,不满道:“马宁,事实的真相,是否真的如此?”

马宁长老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无比,陆玄的话,确实没有一句假话,最开始,确实是因为他的贪念,而导致的苦果。

但他根本不相信,陆玄是因为想要救其他人的性命,才故意下跪。

他作为顾浩的师尊,哪里不知道顾浩的真正性格,此人虽然有点才华,但心性却很差,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软骨头。

他能有什么大义?

然而,这些话他却不敢说出来,如今的局势,已经对他相当不利。

若是他还拿不出新的证据,将会导致更大的恶果。

“该死,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牙尖嘴利了。”

马宁长老暗道一声不妙,眼中的愤怒也变得越来越浓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