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帝归来 > 第1112章 别来无恙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12章别来无恙



    最后剩下的那个邪道武者,早就被陆玄吓破胆子了。



    自然是不敢继续耍滑头,他在前面带路,陆玄则背负双手,不紧不慢地跟在他的身后。



    以他的精神力,就算不用眼睛去看,也能观察得到此刻那名邪道武者的神色。



    那名邪道武者神色紧张,偷偷的发出一道传讯光符,当然,这是陆玄默许的事情,否则别说他发出传讯光符了,就是稍微有点异动,陆玄也能清楚的感知到。



    “血宗倒是黑市数一数二的大势力,也不知道血宗之内,有没有圣者的存在!”陆玄摇了摇头,略微觉得自己有些异想天开。



    想要在黑市生存下去,低调是最愚蠢的事情,必须要将自己的爪牙显露在人前,其他人才不会将你当作软柿子来拿捏。



    血宗从未听说过诞生过圣者,甚至连天命境强者也少之又少。



    如今新上位的血宗宗主,更是传出了,只有地命境的修为。



    因此,陆玄才如此淡定,直接找上血宗的山门。



    半个时辰后。



    血宗一座华丽的大殿之内,一位身穿血袍的妖娆美女,突然收到一则传讯光符。



    “有一位天命境强者想要拜访血宗?”



    身穿血袍的妖娆美女不是别人,正是血宗新上任的宗主秦飞羽,她面容精致,肌肤莹白胜雪,美得宛如一副画卷一般,就算是再挑剔的人,在秦飞羽身上,也找不到半分瑕疵。



    “本宗主刚刚登上宗主之位,就有这么多宵小打算上来打秋风,真当我们血宗是泥捏的么?”



    秦飞羽脸色逐渐沉了下来。



    很显然,她把这次的事情,当作是敌人来犯,眼中不禁露出一丝愤恨。



    “马上准备开启阵法,本宗主要这个狂徒有来无回!”



    秦飞羽冷哼一声,马上对着手下的人下达命令。



    可还不等他们开启阵法,蓦然间,一股浩浩荡荡的气势,从殿外传来。



    嘭的一声,大殿的铜门遭到巨力的碾压,从外部往内部凸出,下一刻,大门四分五裂,无数铜门的碎片,朝着四面八方飞了出去。



    碎片上裹挟着一股刚猛无匹的罡风,将殿中的众人,全部轰得倒飞了出去。



    哒哒,一声清脆的脚步声,一个年轻的人影,缓缓地走了进来。



    那道年轻的人影,脊梁挺的笔直,背着双手,身上散发着一股浩瀚如汪洋一样的气息,显得格外高深莫测。



    而他的脸上,更是萦绕着一层薄雾,以在场武者的修为,居然都看不清此人的真容。



    秦飞羽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她的预感果然正确,此人根本不是来拜访血宗的友人,而是来找麻烦的敌人!



    刹那间,她已经做出了决定,十二口血色飞剑,从她的袖袍里飞了出来。



    十二口飞剑,在空中快速飞行,形成一个复杂的阵法。



    很显然,这是一座剑阵,秦飞羽能成为血宗的宗主,实力自然不会那么简单。



    阵法成型,凌冽的剑气快速穿梭在这座大殿之内,受到剑气的影响,一道道无形的剑痕,出现在大殿的墙壁和柱子表面。



    每一道剑痕,都有三寸多深。



    切割在武者身上,只需一剑,就能让一名地命境武者身受重伤。



    然而,那道年轻的人影,嘴里却发出一声意味深长的笑声,五指隔空虚握。



    轰!



    仅仅只是一瞬间,周遭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样,一股浓郁的血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形成一股巨大的血色漩涡。



    那十二口飞剑与血色漩涡轰在一起,发出刺耳的金属碰撞声,下一刻,那十二口飞剑全部被血色漩涡弹开。



    那十二口血色飞剑,全部都受到了重创,表面充斥着密密麻麻的裂纹。



    仿佛下一刻就要裂开一样。



    十二口血色飞剑与秦飞羽心神相连,飞剑遭到重创,她也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她嘴角不由自主的溢出一丝鲜血,眼神有些惊疑不定。



    很难想象,她这招攻击,居然被对方毫不费力的抵挡了下来。



    秦飞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随后翻手取出一块古朴的铜镜,在铜镜上点出一指。



    说来也奇怪,在铜镜出现之后,原本凝固的空间,再次变得松散了起来,陆玄身上的血气漩涡,也逐渐有种被压制的感觉。



    哗!



    古镜表面产生一道道涟漪,一团炙热的火焰光柱,从古镜里面飞了出来,形成一团耀眼的光芒。



    陆玄所凝聚出来的血色漩涡被击穿,连带着陆玄脸上所覆盖的精神力,也被古镜上散发出来的攻击所击破。



    此刻,秦飞羽终于见到陆玄的真容。



    “是你……”



    秦飞羽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她曾经见过陆玄,确切来说,她见过陆玄最真实的样子。



    “想不到,这个让我毫无招架之力的人,居然是你……”秦飞羽露出了复杂的神色。



    陆玄道:“我也想不到,大名鼎鼎的血宗宗主,居然是越州一座小酒楼的老板娘,山海楼主,别来无恙啊!”



    原来,秦飞羽就是山海楼的楼主,难怪当时的山海楼,连看门的人,都是玄命境武者,这样奢侈的举动,也只有一宗之主才能做得出来。



    其实,这也不是陆玄第二次与秦飞羽见面了,当日他在黑市,也曾经见过秦飞羽一面,那墨林楼的老板娘,也是她。



    堂堂一位宗主,居然亲自拓展自己的产业,还真是敬业无比啊!



    秦飞羽微微皱眉,看到陆玄真容的一瞬间,她脑中多了许多猜测,无论对方的目的是什么,但她敢肯定,陆玄绝对是来者不善!



    秦飞羽没有犹豫,趁着血雾消散的瞬间,再度催动古镜,向陆玄攻了过去。



    陆玄露出一道淡然的笑容,这面古镜的攻击,着实不错,但想光靠这面古镜就能击败他,莫不是有点太过异想天开。



    陆玄打出一道掌印,后发先至,结结实实的印在了古镜上面。



    嘭!



    古镜瞬间开裂,秦飞羽所凝聚出来的真气,也全部被打得倒飞了回来,轰在自己的身上。



    只听一声惨叫,秦飞羽吐出一大口鲜血,往后倒飞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