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帝归来 > 第826章 阴谋圈套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826章阴谋圈套



    “哪一只手曾经动过手,自己动手留下来吧,若是让我出手,那就不是一只胳膊那么简单了。”陆玄淡淡道。



    他的声音很平静,但却给一人一种不可置疑的感觉。



    那些武者听了之后,冷汗不住的从额头滴落下来。



    原因无他,陆玄给他们带来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一个最弱的客卿长老,都拥有这地命境的实力。



    想要对付他们这些黄命境武者,那简直是勾勾手指头的事情。



    但他们也不敢砍自己的手臂下来啊,尤其是他们这些黄命境武者,一旦失去一只手臂,不仅实力会大打折扣,更是会影响日后的武道进展。



    见他们迟迟未有动作,陆玄声音淡漠道:“既然你们不动手,那我就亲自帮你们动手吧!”



    陆玄往前踏出一步,一股犹如山岳一般的气势,从他体内散发出来,瞬间笼罩住整个云峰阁,那些黄命境弟子,只觉肩上多出一座大山一般。



    压得他们几乎喘不过气来。



    扑通几声,几个黄命境武者怎么可能承受得了地命境武者的气势,当场被压得跪在地上,鲜血源源不断从膝盖流了出来。



    仅仅只是一股气势,就将这几人的膝盖骨,彻底粉碎。



    强大的剧痛,不断刺激着他们的脑海,他们很想痛呼出声,可陆玄的气势非但没有减弱,反而不断增强,让他们连痛呼都痛呼不出来。



    整个人如同被无形的大手扼住脖子一般,双目暴突,满脸涨红,几乎要窒息而亡。



    此刻的云儿,目瞪口呆,全然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她没想到,自己的主人真的会为了自己,而对无常阁的人动手。



    云儿心中虽然万分感动,但还是开口阻止道:“公子,您还是初次进入到云峰阁之中,莫要让这些狗奴才的污血,弄脏云峰阁的地板,还是暂且留下他们的狗命吧。”



    陆玄向云儿看了一眼,见她面容踌躇,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叹息了一声,点了点头:“好吧,既然如此,那本座就暂且先饶你们一次。”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敢打伤云峰阁的侍女,胆子不小,一人断去一臂,以儆效尤!”



    话音刚落,唰唰几声,数道影子轰向他们的右臂,将他们的右臂,全部斩落下来。



    一时间,鲜血狂涌,惨叫连天。



    所有人躺在地上,痛苦不堪的哀嚎着,很快将地板染成了红色。



    “趁我还有点耐心,赶紧滚出我的眼前!”



    一股劲气从陆玄的体内涌出,那些还在地上哀嚎的黄命境弟子,如同狂风卷落叶一般,全部被吹到空中,飞出云峰阁,不知道滚到哪里去了。



    陆玄收回五指,他的掌心之中,还有着几片落叶。



    这些落叶,都是他在云峰阁里面随便从一棵树上,摘落下来的普通叶子,别说伤人了,就是吹一口气,都能将其吹飞出去。



    然而,这些脆弱不堪的叶子,在陆玄手中,却如同利剑一般锋利。



    这就是人剑合一境界的力量,一草一木,皆为利剑。



    “现在可以告诉我怎么回事了吧?”陆玄知道,眼前这个十八九岁的女子,隐瞒了许多东西,若是换作旁人,他一定不会多管闲事。



    但眼前此人,乃是他云峰阁的侍女,也算是他的人,他自然不可能袖手旁观。



    更何况,方才那些黄命境弟子,实在太过嚣张跋扈了。



    不给他们一点教训,还真以为他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了。



    云儿先是一怔,随后摇了摇头道:“公子,听奴婢一句劝,这件事不要插手了,奴婢只是一个下人,死不足惜,公子乃是万金之躯,以后还有远大的前途,不能因为奴婢一人而前途尽毁。”



    陆玄看了她一眼,指了指地上的血迹和断臂,道:“我已经动手了,这趟浑水不想趟也不行了,你现在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知我,也许我还能找到应对的办法。”



    “否则,真的只能随机应变了,你也不想见到那种场景吧!”



    云儿脸色大惊,显然没想到还有这一层关系,她一双眸子泛满了泪光,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公子,都是奴婢的错,奴婢不该回来云峰阁的。”



    “奴婢这就去找无常阁的人赔礼道歉,请求他们不要责怪公子的举动。”



    陆玄有些无语,对于云儿的想法,他根本一点都不理解,他叹了口气道:“若是道歉有用,他们也不是这副嚣张跋扈的模样了。”



    “无常阁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何你会这么惧怕,还有你为什么会惹上无常阁的人?”



    “快如实说来,本座虽无一技之长,但朋友还是有一两个的,你若是不说,我还是有别的办法,知道此事的来龙去脉。”



    说到这里,云儿这才说出事实真相。



    原来,在一年之前,她曾经不小心在公众场合,打碎了无常阁一位师兄的法宝,后来便被他逼迫赔偿十万云币。



    十万云币,是何等庞大的数额。



    哪怕是内门弟子,一年的俸禄,也不知道有没有五千云币。



    更别说她这个下人了。



    实际上,她原本也是一名外门弟子,也就是因为这件事,这才被迫成为一个婢女,整整一年时间,她都在为了还债而奔波劳碌,根本没有停下来修炼过半天。



    今日是还债日,那些人又上门逼债,而她又拿不出钱财还债,这才导致了眼前这副光景。



    “我之前不是给了钱,让你去购买一些材料么?你为何不用那笔钱去还债?”陆玄道。



    “那是公子的钱,奴婢不能据为己有。”



    云儿眼神清澈,语气坚定无比。



    陆玄不禁对她刮目相看,没想到她还是一个有原则的人,他点了点头道:“给我看看你打碎的法宝,究竟是何物,竟然要十万云币之多!”



    云儿从储物袋之中,取出一个包裹,里面装着一件残破的法宝碎片。



    碎片,流光闪动,一丝丝玄奥的气息,从碎片表面散发出来,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此物,不是法宝,更加不值十万云币,这玩意,甚至连十两银子都不值。”陆玄仅仅只是扫了一眼,便得出了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