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帝归来 > 第438章 遭人挑衅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38章遭人挑衅



    而陆玄,只不过是为了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师妹,做到这个地步。



    一丝丝感动,宛如春雨润物般,驻扎进她心田里。



    “像陆师兄这种超凡脱俗的仗义之辈,也不知道到底是怎样优秀的女子,才能真正走进他的内心之中。”



    黄小莺很清楚。



    像陆玄这样修为高强,为人又仗义,古道热肠的人,绝对不是她这种实力低微,身份又卑微的小人物,能够高攀得上的。



    她重重地叹了口气,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渺小。



    与此同时。



    陆玄终于来到了一座古色古香的府邸。



    这里是洛仙儿姑姑,洛谷云的府邸。



    洛谷云名声不显,在偌大的天武城,看似一点也不出众。



    但她的同母胞弟洛阳秋,却完全不同,洛阳秋却是天武城的城主,手握数千黑甲军,本身更是一名玄命境六层的强者。



    姐弟两人感情极深,在得知洛谷云偶得怪病后,便马上腾出自己的府邸,将她接了过来,好生照料。



    并且遍寻天武城大大小小的名医,打算给她治疗。



    只可惜,这些医者医术浅薄,导致洛谷云的病情非但没有好转,甚至在逐步恶化。



    因此,洛城主也是大发雷霆,甚至不惜代价,一定要找到传说中的杏林神医,替他姐姐治病。



    今天,便是杏林神医到来的日子,城主府内外,一片肃穆。



    就连守在门口的两个侍卫,也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越是到这种关键时刻,越不能出错。



    见到陆玄走了过来,众人都露出了凝重的表情。



    “来者何人?”



    两道目光顿时锁定住了不远处的陆玄,一股无形的威压,正在缓缓酝酿。



    虽然眼前这两人只是一个看门的侍卫,但实力相当不错,已经有黄命境大圆满了。



    比起一般武者,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一个看门的侍卫就拥有如此实力,可想而知,整个城主府,到底有多么强大。



    当然,陆玄并不惧怕区区两个侍卫,哪怕是城主亲至,恐怕也不能让他有所动容。



    陆玄淡淡道:“受人所托,来给洛夫人治病。”



    他说的确实是实话,他确实是受洛仙儿所托,专程前来天武城给她姑姑治病。



    听闻此言,两个侍卫上下打量了他一眼。



    见他虽然面容普通,穿着也十分朴素,但身上却带着一种特殊的气质,让他们语气不自觉的缓和了几分。



    “受人所托,你受谁的所托?我不记得城主有请像你这样的少年,给夫人治病啊。”



    最近这段时间里,最起码有十个冒充医者,前来骗吃骗喝的人,被打断双腿,赶了出去。



    两个侍卫自然是不能因为陆玄一句片面之词,就放入门内。



    必须要拿出一点证据才行。



    陆玄想了想,他确实有着洛仙儿的信物。



    在离开兽王领域之前,洛仙儿曾经写了一封介绍信,用来证明陆玄的身份。



    他正想着拿出来,就在此时,一道不阴不阳的笑声,不远处传来。



    “堂堂两个黄命境大圆满的侍卫,竟然被一个少年的胡言乱语所蒙骗,真是可笑,可笑啊!”



    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年轻人,从一顶华丽的轿子上,走了下来。



    此人样貌颇为俊逸,双目炯炯有神,气势更是一点也不弱,已经到达了黄命境六层,从外表来看,他的年纪绝对不会超过二十五岁。



    一个不超过二十五岁就达到黄命境六层的人,即便在天才如云的帝都,也可以称得上天才了。



    更别提,这里只是天武城。



    这等年纪,就有着这样的修为,在天武城中,简直是鹤立鸡群。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身上的长袍胸口之处,还绣着一顶小巧的丹鼎。



    这是炼丹师的标志。



    只有加入炼丹师公会的人,才有资格穿这种长袍。



    品级越高的炼丹师,身上的衫袍颜色越深,一品炼丹师只能穿白袍,而三级炼丹师,则穿得是青袍。



    当初的林老,就是一位三品炼丹师。



    而此刻,这个少年穿得是白袍,证明他不仅是一个实力出众的武者,更是一位一品炼丹师。



    偌大的天武城,炼丹师可不常见,即便只是一个一品炼丹师,也备受寻常武者尊敬。



    两个原本还颇有微词的侍卫,见到这位少年身上的衫袍,以及腰上的炼丹师公会令牌,顿时连忙躬身道歉:“宋公子说得是,是我们疏忽了!”



    旋即,马上换了一副嘴脸,朝着陆玄恶狠狠道:“哪来的小子,敢在城主府浑水摸鱼,不知道最近这半个月来,已经有十个像你这样的人,被打断双腿,赶出城主府了么!”



    “若是不想丢人,就赶紧给我滚蛋,否则,休怪我们不客气!”



    并非是这两人有意刁难。



    而是这个名叫宋子轩的年轻人,来头实在太大,若是敢拂了他的脸面,恐怕他们未来的日子就难过了。



    炼丹师的人脉何等广阔。



    得罪一个炼丹师,相当于得罪一大批强者。



    权衡利弊之下,他们还是选择了保全自己。



    更何况,陆玄来历确实有些不明,受人之托,一听就知道是托辞,谁会请一个毛头小子给夫人看病。



    天武城最好的大夫,都被盛怒中的洛城主赶了出去。



    更别提一个年纪轻轻的毛头小子了。



    陆玄转过身,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我们没有过节吧。”



    他已经确认过,眼前这个白袍少年,确实只是第一次见面,但不知道,为何这个人如此敌视他,甚至不惜以势压人,一定要刁难他。



    “没有,我们是第一次见面。”



    宋子轩略微讥讽的摇了摇头,冷峭一笑:“但,我不喜欢像你这样的乡巴佬,和我出入同一个场所,这样会给我造成不小的困扰。”



    “无形之中,会影响我的形象。”



    好吧!



    竟然是这种无聊的理由!



    陆玄摇了摇头,实在懒得理会这种莫名其妙自视甚高的人了。



    随手取出一开始的信函。



    这封信,是洛谷云的亲侄女亲笔所写,只要这两个侍卫,不是脑子有病,自然知道应该会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