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帝归来 > 第265章 自作自受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65章自作自受



    拓跋云现在浑身气得发抖。



    每一次出价,都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



    “好一个乡野小子,等拍卖会结束之后,我要他好看。”



    拓跋云作为云州黄榜前十,实力自然是深不可测。



    收拾一个越州武者,简直是轻而易举。



    随着时间推移,凝华露的价格越来越高,已经让所有人都几乎麻木了。



    东方星宇从一开始的心惊肉跳,也变得麻木不已了,仿佛眼前只是一串数字。



    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



    而且,他也发现了一件事。



    陆玄从头到尾,都显得风轻云淡,智珠在握。



    丝毫没有紧张,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难不成,这一切都是他所计划好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拓跋云可是要吃大亏了啊。



    东方星宇能想到这个方面,其他人也能想到。



    场上,不少人都看出了些许端倪。



    带着玩味的眼神看着陆玄和拓拔云两人。



    韩芷韵摇了摇头:“陆玄想报之前的一箭之仇,可他没想过,坑了拓跋云一笔之后,对方会做出怎样的举动。”



    “以他的势力,要对付陆玄这种没有背景的普通人,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众人纷纷摇头,敢挑衅云州的武者,简直是自寻死路。



    尤其是拓跋云这种豪门之后,一声令下,便会有无数强者为其卖命。



    莫说只是一介布衣了,就是皇亲贵族,遇到拓跋云也要礼让三分。



    在他们看来,无论结果如何,陆玄都是死定了。



    陆玄见时机成熟了,淡淡一笑后,道:“十万天行币!”



    “十一万!”



    拓跋云下意识跟价。



    刚说完,他才反应过来,这是天行币,不是银币!



    十一万天行币,相当于一亿一千万天行币!



    十瓶凝华露,总共十一亿银币。



    十一亿,就是他拓拔世家一下子拿出那么多钱,也会伤筋动骨。



    更别提,他只是拓拔世家的一个世子。



    还不是拓拔世家的家主。



    无权支配那么多钱!



    此刻,他无比希望陆玄继续出价,那样他就能把这块烫手山芋丢出去了。



    然而,陆玄冷峭一笑,淡淡道:“既然拓拔公子花十一万天行币,购买这十瓶灵药,那么我也不能夺人所好。”



    “这凝华露,我还是放弃了。”



    拓跋云一下子急眼了。



    他哪里拿的出十一亿那么多啊,连忙道:“精神力灵药是何等珍贵的宝物啊,你怎么不继续加价呢,你继续加价,我保证不出价了!”



    东方星宇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拓跋云:“十一亿,买十瓶消耗品?你恐怕是个傻子,既然那人敢在拍卖会上,拍卖这么贵重的灵药,那么以后肯定会流入市面。”



    “到时候再买,岂不是更好?何必花上一百倍价格,在拍卖会上抢这十瓶?”



    此言一出,无数人也点头称是,他们刚刚也是有着这番考虑,才不去争夺。



    从结果来看,他们确实是做对了。



    毕竟,灵药不是什么不可复制的宝物,何必为了一时之气,花上几十倍,上百倍的价格提前抢下。



    那不是把钱送给别人花么?



    也就只有拓跋云这个脑子缺根弦的人,才能做出这等事情!



    “你!”拓跋云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他总算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一切都是一个局。



    难怪陆玄在最后关头,会把银币替换成天行币,目的就是为了让他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



    “你是故意的!”



    东方星宇阴阳怪气道:“我说,拓拔公子,出价是你出的,东西也是你拿的,怎么叫故意呢?价高者得之,这句话不是你先说的么?”



    “还在等什么,还不宣布灵药的归属权?”



    东方星宇转过头,看向拍卖台。



    天星仙子这才回过神来,脸上带着笑容道:“十一万天行币一次!”



    “十一万天行币第二次!”



    “十一万天行币第三次!成交!”



    一名面容俏丽的侍女,将十瓶凝华露送到了拓跋云面前。



    看着这十瓶凝华露,拓跋云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花了将近一百倍价格,才把凝华露搞到手,也不知道他是开心,还是难过。



    十一亿啊,可不是十一万,也不知道事后该怎么向家主交代。



    恐怕一顿臭骂是免不了了。



    甚至还有可能被关好几年禁闭!



    一想到是这个结果,他就有些欲哭无泪。



    默默付好钱后,拓跋云把凝华露收好,抬起头,无比怨毒地看了陆玄那个方向一眼。



    若不是他从中作梗,自己又岂会沦落到今时今日这个地步!



    都是这小子害的,等拍卖会结束之后,他一定要这小子付出血一般的代价!



    拓跋云暗中攥紧了拳头,脸上更是一脸怒容。



    看着拓跋云吃瘪,不少人心中仿佛三伏天喝了冰水一般,清爽无比。



    谁让他一开始就那么高调,得罪了不少人。



    现在自食恶果,众人看在眼里,爽在心里。



    凝华露不是此次拍卖会的唯一压轴拍卖品。



    一般来说,压轴拍卖品都有数件。



    而这次内城拍卖会,则有两件压轴拍卖品。



    天星仙子示意了一下,两名侍女把这一次拍卖会,最后一件压轴拍卖品给抬了上来。



    天星仙子站在拍卖台之上,身姿妖娆,举手抬足间,都带着迷人的风情。



    盈盈可握的纤腰,在裙下若隐若现的双腿,以及吹弹可破的肌肤,都带给她一种宛若天仙的气质。



    她将蒙在压轴拍卖品的红布掀开,露出其中的真容。



    这是一卷泛黄的羊皮地图。



    许多地方都已经模糊不清了,即便在场的人都是五感过人的武者,也看不清台上,这卷地图的内容。



    只是隐隐看得出,这卷地图,像是描绘着某种路线。



    但实际上是哪里,无从得知。



    天星仙子介绍道:“这次拍卖会最后一件拍卖品,是一件残图!”



    闻言,不少人开始暗暗打量这块羊皮地图。



    想从中看出些许什么端倪。



    但很可惜,上面的地形极为奇特,有林海,有湖泊,甚至还有沙漠,根本不像天枢城周遭地域的地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