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帝归来 > 第1245章 沉没
 轰隆!两股强大的力量,对轰在一起。

邪尸老者的身躯,被光武炮正面轰中,血肉和骨骼犹如被溶解一样,一寸一寸崩裂来开。

最终,坠落在海面,消失不见。

见到邪尸老者已经被光武炮解决,所有人都露出了劫后余生的神色。

“还好有光武炮存在,否则我们这些人,今日就要在劫难逃了。”

“可惜了那么神魂蛇果,估计在光武炮的冲击下,都化作齑粉了。”

由于有着阵法的守护,在场的修士,并没有损失惨重。

大部分人都只是受了点轻伤,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江心曼也长长出了一口气,露出了一副庆幸的神色,唯有陆玄,一直眉头紧锁。

他总觉得事情似乎没有这么容易就结束。

那个邪尸老者,生前显然是一位高阶半圣,光武炮的力量虽然强大,但也未必能够一击将其秒杀。

果不其然,在陆玄心中产生这种想法还没几秒,整艘战舰,突然腾飞了起来,冲上半空。

“邪尸……邪尸没有死去……他在举着战舰飞行!”

所有人都能感受到,战舰飞行的速度和轨迹,都十分古怪,显然是有人在船底推着战舰前进。

“怎么办,为什么光武炮没有打死这具邪尸,难道他的实力,已经超脱了半圣之境?”

一位万界战士脸上露出了恐惧的神色。

一直以来,他们的依仗就是战舰上的光武炮。

可如今光武炮都无法给邪尸带来致命的伤害,难道他们今天真的要死在这里?

叶峰也神色紧张,光武炮威力虽然强大,但消耗同样也十分巨大,轰出一炮之后,战舰上的灵石,几乎已经全部耗尽,邪尸此刻若是还不死,那他们也无计可施。

只能任人宰割了!吼!一声刺耳的嘶吼,从船底传来,紧接着,一只完全由黑雾凝成的大手攥住战舰的船身,随后重重的向下方砸了下去。

轰隆!近乎百里长的战舰,犹如一枚炮弹一样,快速砸在海面上,强大的冲击力,使得战舰上的护罩彻底凹陷了下去,随后嘭的一声,碎裂了开来。

一大片天命境的修士,受到这股力量的冲击,全部爆碎成了血雾,连惨叫都发不出来,就形神俱灭。

没办法,半圣级别的强者,哪怕只是随手一击,都有着湮灭万物的能力。

即便有着阵法抵消冲击力,也不是这些天命境武者所能抵挡。

只有先天境修士,才在这股攻击之下,勉强活了下来。

可还不等他们略微松一口气,第二波攻击,已经快速冲了过来。

邪尸老者一双猩红的瞳孔,散发着摄人的光芒,随手一爪,就能拍死十多位先天境以上的修士。

仿佛虎入羊群一般,邪尸老者几乎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那些先天境修士纵然已经打出了全部的力量反抗,也无法抵挡邪尸老者恐怖到极点的力量。

屠杀,完全是一场屠杀。

战局几乎是一面倒。

江心曼哪里见过这种惨烈的局面,几乎每时每刻,都有着修士惨死,嘴里发出无比凄厉的惨叫。

这些惨叫,就如同梦魇一样,不断在她脑海里面回响,让她不禁瑟瑟发抖。

“少主,我们该怎么办?”

江心曼焦急道。

她能看得出,他们这批人对于邪尸老者而言,只不过是一群随手可以灭杀的蝼蚁而已,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

若是再不想出解决的办法,早晚他们也会死在邪尸老者的手上。

“和他硬拼并不明智,交给叶峰他们处理,战舰虽然已经沉没,但还是有一些比较厉害的法宝,相信重伤之下的邪尸老者,应该奈何不了他们。”

所有人都在惊惶逃窜,唯有陆玄注意到了邪尸老者,并不是毫发无损。

他正面中了光武炮的一击,腰腹以下的身子,彻底化作虚无,此刻的他正是最虚弱的时期。

只要所有修士联合在一起,再配合叶峰的力量,未必不能取胜。

但每个人都想保全自己的性命,这才导致邪尸老者不断逞凶。

不过,即便如此,叶峰等人也未必没有胜算。

只要找到机会,还能能够将邪尸老者一击毙命。

当然,陆玄并不是没有办法解决邪尸老者,他手里还有着专门克制亡灵邪尸的镇灵符。

邪尸老者力量虽然强悍,但若是陆玄底牌尽出,同样也能将其灭杀,之所以不行动,只是不想当出头鸟而已。

毕竟,尉迟山这些人,还在暗处虎视眈眈,一旦他暴露出弱点,就会遭到他们致命的打击。

然而,陆玄的想法虽然很美好,可他忘记了自己已经修炼出了传说中的四灵宝体。

在邪尸老者眼中,陆玄身上的血肉,比其他人的血肉,要美味数十倍以上。

当他注意到陆玄两人之后,喉咙里发出一声疯狂的嘶吼,下一瞬间,他就朝着陆玄和江心曼两人冲杀了过去。

“无妄之灾。”

陆玄苦笑一声,在最开始,他就十分不建议要去接触这具邪尸。

可他还没来得及阻止其他人,尉迟山的人就已经冲了上去作死。

这才导致了这场大祸。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已经被盯上了,那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陆玄眼神逐渐变得冷锐了起来。

“赤霄!”

陆玄捏了一道剑诀,下一刻,赤霄剑发出一声清脆的剑鸣,拖出上百道剑影,朝着邪尸老者轰了过去。

强大的剑气,切开海底的水浪,爆发出耀眼的剑芒。

邪尸老者由于失去了下半身,导致修为大减,速度也下降了不少,一时半会,竟然破不开陆玄剑法的攻击,在海底僵持了下来。

尉迟山躲在暗处,一边小心隐匿着自己的身形,一边暗暗窥伺着这场战斗。

“哼,这小子的剑法倒是不错,只可惜,他的修为还是太低了点,虽然仗着剑术的玄妙,暂时拖住了邪尸,但却无法真正意义上的杀伤到邪尸本身。”

“时间一久,一旦真气耗尽,或者招式用老,邪尸就会轻松拧断他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