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帝归来 > 第1233章 选择
 原本,在江心曼现身的一刹那,血临风还是颇为兴奋,觉得自己的英姿,终于给心上人见到了。

可下一刻,却听她从嘴里听到这么一句话,让他的心情晴转直下,犹如直坠深渊一样。

“江仙子,我是血临风啊!我已经苦苦追求你两年之久了!”

血临风仿佛遭到五雷轰顶一样,捂着胸口,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平日里,总是那么高傲冰冷的女神,此刻站在一个男人身边,犹如侍卫一样。

难道传言是真的,东方星宇真的已经将她收服,让她心甘情愿的成为一个卑贱的侍女?

“血临风?

不认识!”

“得罪了少主的人,都应该消失在这世上!”

江心曼冷哼一声,懒得与血临风废话,全力一掌打出。

江心曼修为虽然一般,但好歹也有着先天境四层的修为,这两个月的苦修,让她的实力,又提升了不少,虽然不曾突破境界,但战力远比两个月之前更上一层。

轰隆!血临风整个人被打得倒飞了出去,胸口完全塌陷,这股掌力,几乎将他轰成两半。

哇!血临风吐出一大口鲜血,直到这一刻为止,他都不敢相信,一直被他视为女神的江心曼,真的会为了另外一个男子,动手杀他。

“既然得不到你的人,那就和我一起共赴黄泉吧!”

血临风知道今日自己是在劫难逃,前有陆玄这个不知底细的高手,后有江心曼在背后下阴招。

无论如何,他今天都不可能活着离开。

更重要的是,他最钟爱的女神,居然还要亲自杀他。

既然如此,倒不如一起同归于尽!血临风身上浮现出密密麻麻的血纹,整个人如膨胀的气球一样,变得无比庞大。

他的血管和肌肉彻底撕裂开来,毛孔不断渗出血珠,远远看去,仿佛一个血人一样。

“不好,他要自爆!”

江心曼脸色一变,连忙后退。

一尊先天境五层修士的自爆,威力必定相当惊人,在如此近的距离下,甚至连先天境九层的修士,也会遭到重创。

而且还是难以痊愈,稍有不慎就会陨落的重创。

连先天境九层修士都感到万分威胁的手段,更遑论陆玄和江心曼两人,两人一旦被自爆的力量正面轰中,就是有十条命都不够死。

“不用跑了,这是我们血圣门的独门秘术,能笼罩百里之内的区域,就算你们身法再快,也不可能逃得开爆炸的气浪。”

血临风面容已经彻底扭曲了,五官也逐渐塌陷下去,四肢也在不断萎缩退化。

只有肚子在不断膨胀,几乎要化作一颗血肉气球。

但诡异的是,即便变成这副模样,他仍然能发出声音。

只不过,声音变得十分阴冷沙哑,有种不像活人一样的感觉。

江心曼心中一紧,她可不想莫名其妙被人拉着同归于尽,她取出一张黄色的符箓,符箓上,铭刻着令人眼花缭乱的符文。

只要贴上这个符文,就能爆发出数倍的速度,一百里的距离,看似非常遥远。

可有了这张符箓,仅仅只是眨眼间的事情罢了。

江心曼正准备激活符箓,却听到血临风阴恻恻的笑声传来:“不必浪费力气了,我已经用秘宝封锁住这片空间。”

“使这片空间变得更加稳固,你们根本逃不出我的自爆范围,乖乖和我一起下地狱吧!”

江心曼心中一惊,连忙抬头向半空看去,果不其然,这片空间闪烁着一种诡异的红光。

犹如一个鸡蛋壳一样,将他们笼罩在其中,无论是空间力量,还是符箓上的力量,都完全失效。

陆玄也曾经动过直接用空间裂缝的手段,将血临风直接送入虚无空间。

可在这道红光激发以后,原本颇为容易撕裂的空间,此刻变得稳固无比。

就好像从一张白纸,一下子变成一块钢铁一样。

就算陆玄施展了全部的力量,也无法动摇这片空间半分。

“居然还有锁住空间的秘宝,看样子,血临风在五行世界的收获也很大。”

陆玄深深地盯了血临风一眼。

很显然,定住空间的秘宝,绝对不是血圣传给他的宝物。

一旦牵涉到空间的宝物,最起码也是神器以上的宝物,就算血临风是血圣的弟子,也未必会将这么贵重的宝物赐给他。

因此,这种能定住空间的秘宝,定然是血临风从五行世界得来。

不过,即便如此,陆玄也没有担心,因为他有玄黄珠世界。

就算血临风自爆的威力再大,也断然不可能轰碎玄黄珠世界的防御。

别说是他了,就算是真正的圣者,也不可能从外部打得开玄黄珠世界。

只要陆玄退到玄黄珠世界,那么血临风的阴谋,自然不攻自破。

但重点是江心曼,怎么处理?

陆玄将目光放在江心曼的身上,眼神带着些许沉吟之色。

老实话,他确实不想让玄黄珠世界的秘密,暴露于人前。

毕竟,这是他重生最大的秘密,若是这个秘密一旦泄露出去,别说青莲了,就算是整个武道界的人,都会群起而攻之。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世上贪婪的人实在太多了,而陆玄身上又有这么多的秘密,稍微泄露出一点点,都会使得整个武道界的人都疯狂起来。

但是,江心曼乃是陆家的后人。

三千年了,他们都在等待着他的归来。

他已经辜负江心曼等人三千年之久了,难道这一次,还要继续辜负他们么?

黑鳞巨蟒的声音,从玄黄珠世界里面传出:“主人,我有一句话想要和你说一下,这段时间,我见到了很多,也明白你的敌人,到底有多么可怕。”

“因此,我才想说,光靠个人的力量,就算拼上一辈子,或许也无法战胜朝廷的力量,而且很多事情,你不方便一个人去做。”

“你身边,必须要有一个能信任的人,否则事必躬亲,早晚有一天你会垮下来。”

陆玄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你的话,我都明白,确实,一个人的力量实在太有限了,是时候要发展一下势力了。”

说完,陆玄的眼神逐渐变得坚定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