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帝归来 > 第1210章 逼问
 “啧啧,这东方星宇也才二十多岁出头吧,一下子招惹上这么多女子,难道就不怕自己身体受不了么?”

“与其担心他身体受不了,不如担心一下他会不会被那些愤怒的追求者,撕成碎片吧!”

“据说,圣明城的第一美女,江心曼可是有着无数追求者,黑市血圣的第三弟子,血临风一直都在追求江心曼,知道这两人关系密切,肯定会嫉妒的发狂。”

“他若是发狂,东方星宇可就要倒霉了,那血临风可是早就跨入到先天境行列之中,修为通天,只需一巴掌,就能将东方星宇拍成齑粉。”

一连说了半个多时辰,那个先天境修士似乎才觉得说的差不多了,才起身离开酒馆。

陆玄盯着那个修士的背影,也结账站了起身,跟了出去。

他当然不会为了两句谣言而动怒,只不过,他倒是很好奇,这个修士为什么要到处散播关于他的谣言。

他背后的主使者,究竟是谁?

那个修士再怎么样,也是感悟了先天之气的先天境修士,感知十分敏锐,当然,陆玄也没有故意隐匿自己的身形,而是光明正大的跟在他的身后。

因此,那个先天境修士,很快就察觉到了陆玄的存在。

他来到一个偏僻的角落,停下脚步,冷哼一声道:“什么人在这里藏头露尾,还不速速给本大爷显出真身!”

陆玄从阴影之中,显出身形,缓步走到那个先天境修士不远处,道:“你刚刚在酒馆,不是一直在说我的事情么?”

“怎么如今却认不出我的真身了?”

那个先天境修士脸色一变,惊讶地看着陆玄,眼中浮现出浓浓的惊骇之色,不过他很快又镇定了下来。

因为他感受到陆玄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仅仅只是天命境七层而已,对他产生不了任何威胁。

他冷哼一声道:“你就是东方星宇?”

陆玄淡淡道:“你是谁?

为什么要散布这些谣言?”

那个先天境修士很显然不想回答陆玄的问题,他翻手一握,袖袍之中滑出一柄四尺长的短剑,这柄短剑模样十分古怪,看上去像鱼肠一样。

上面布满狰狞的倒刺和血槽,一看就知道是专门杀人的利器。

“看样子你是不打算合作了。”

陆玄摇了摇头,一脸无可奈何的模样。

“你算什么东西,还想让本大爷乖乖合作?

找死!”

那个先天境修士怒吼一声,身形极速膨胀,眨眼间,就化作三米之高,犹如一只蛮牛一样。

向着陆玄冲了过来,手中的鱼肠剑,划破空气,发出刺耳的破空声。

这一击的力量极大,就算是一座小山,都会被捅个对穿。

“夺命一刺!”

那位先天境修士脚下重重一踏,地面瞬间龟裂开来,无数密密麻麻的裂缝,以他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扩散出去。

无数千斤重的砖石,从地上飞了起来,犹如雨点一样,砸了过去。

与此同时,他手中的鱼肠剑,也混杂在这堆砖石里面,犹如隐藏在暗处的毒蛇,正着寻找时机,给对方致命一击!不得不说,这个先天境修士,实力确实不弱,若是这个街道没有阵法守护的情况下,定然会被他一脚踩得塌陷下去。

然而,陆玄却不为所动,看着飞过来的砖石和鱼肠剑,显得颇为冷静。

他仅仅只是伸出五指,向前方轻轻一按。

顿时,一股刚猛到极致的罡风,从掌心里面飞了出来。

嘭!所有砖石,以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回去,全部砸在了那个先天境修士的身上。

那个先天境修士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万千砖石轰在身上,将他原本准备好的攻势,彻底化解。

不仅如此,由于砖石的力量实在过于恐怖,他竟然是被打得倒飞了出去,犹如一枚炮弹落在地上一样,砸出一个十丈深的巨坑。

“啊……”那个先天境一层的修士,嘴里吐出一口鲜血,发出一声惨叫。

他的胸膛,彻底塌陷了下去,四肢和头部,也遭到了重击。

最严重的是他的右臂,几乎被砸得扭曲了起来,连鱼肠剑都无法握住,无力的垂落在一边。

直到这一刻,他才清晰的认识到,这个年轻人的真正实力。

“好恐怖的力量,修为尚未到达先天境,就如此强大,若是等他到达先天境,那还得了?”

那个先天境修士,额头上不断冒出豆大的汗珠,此刻他已经完全没有杀死陆玄的念头了。

只想逃得越快越好。

他猛咬舌尖,喷出一口精血,落在胸口一张符箓上面。

这是一张急速符,能一瞬间增加修士的速度,是花费了他将近十万的功勋值,才换来的宝物。

凭着这张急速符,他不知道逃过了多少强大敌人的追杀。

只不过,这张急速符,很显然有着次数的限制,这一次,就是最后一次了。

原以为,他下次激活这张符箓,是为了躲避先天境九层修士的追杀,没想到,却用在了一个连先天境都没有的天命境小鬼身上。

但此刻,他已经顾不上心疼了,他很清楚,自己若是再不逃,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哗!他胸口的符箓发出一阵红光,下一瞬间,就出现在了数十丈开外。

对这张符箓,他有着十足的信心,就算是先天境九层的修士,也未必能够追的上这种状态下的他!“回去一定要告知少主,情况有变!”

那个先天境修士暗暗道。

然而,下一刻,令他永生难忘的一幕出现了。

一个身穿蓝衣,看上去只有二十岁出头的年轻男子,已经出现在他前方,脸上仍然挂着淡漠的笑容。

“你要去哪?”

哗!话音刚落,一柄冰冷的剑,已经贴在了他的脖子上,只要他稍微有所异动,他就会瞬间身首异处。

“好快的剑,到底是什么时候……”那个先天境修士,眼中终于流露出了恐惧的神色。

陆玄捏着剑柄,古井无波地盯了那个先天境修士一眼,冰冷到:“三息时间,我要听到我想要知道的东西,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