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万界仙帝 >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校长的决定
 “所有人跟我走。”

听见公子和的话,两个千骥长也楞了一下,公子和只是一个死士,可以说这里的任何一个士兵的地位都比他高,更何况还有几十百骥长和两个千骥长,没有任何理由听从公子和的指挥。

但两名千骥长还是第一时间将指挥权交给了公子和,不仅是因为公子和强悍的实力,还是因为公子和是第一个闯进束城,并存活了二十天的人。

只有被公子和带领,才能避开南方军的伏击。

有鬼灯和小判在后面断后,即便是千骥长甚至尉长都无法穿过,再加上三十多巨兽的力量,比第八轻甲营甚至重甲营的战斗力还要强。

而前方公子和带领众人迅速离开,所过之处伏击没有任何动静,硬是率领两千多人安然无恙的离开。

束城南方军往前追击了十里便是放弃了追击,被神姬召唤回去。

现在对于束城来说,更头疼的不是北方军的攻击,而是罗杰逃了。

离开束城,在三千里的地方,第八轻甲营遇到了已经被杀的丢盔弃甲的重甲营,此刻重甲营的损失程度比轻甲营还要严重。

依旧是公子和带领两队迅速离开伏击。

接下来的七千里因为公子和的带领,所以没有惊动任何伏击,有惊无险的离开了万里伏击区。

此时北方军的飞梭已经在等待,接众人前往了前线城池白石城。

轻甲营和重甲营的损失惨重,让北方军吃了一个大瘪。

而重甲营众人对公子和则是怨恨在心。

“你不是说已经破解了束城的万里伏击区?

为何我们还会遭到伏击?

你可知谎报军情是何罪,你已经是死士,是军中最低贱的兵种,犯了这种罪可就没地方可去了,只能处死!”

一个重甲营百骥长厉声指责道。

“我从未说过有破解万里伏击的办法,我只说过我顺利通过了万里伏击区。”

公子和不卑不亢道。

“这不就是破解了万里伏击区?

就因为你的误报害死了多少亚修罗族,你一个卑贱的人族竟然敢犯下如此滔天罪行,如果不是北方军,你现在还不知是谁的奴隶,北方军给你荣誉就是让你这么坑害我们吗!”

那人依依不饶,居高临下的指责。

“够了!”

就在这时,第八轻甲营的一个千骥长出言喝道。

“如果没有他我们全都要死在束城!”

“那还不是因为他谎报军情!”

“谎报军情?

公子和带领我们走穿万里伏击区,没有惊动一处伏击,而且在束城若不是他的召唤兽,第八轻甲营一个人都回不来,他何曾谎报军情,他本就能破解万里伏击区,只不过只有他能而已。”

这话一出,重甲营的人也都不说话了,最后的七千里的确是公子和带领他们离开,而且没有惊动任何一处伏击,这才能够将他们所有人安全无恙的带回白石城,公子和的确拥有着破解万里伏击区的能力。

面对铁一般的事实,重甲营无言以对。

千骥长继续道:“先上报吧,等上面的命令。”

此刻,北方要塞战术营已经乱套了。

“我就说不能轻信低贱人族的话,害我北方军有折损几千精英!”

“根据情报,这公子和的确有着能够破解万里伏击区的能力,但似乎只有他才有这种能力。”

“放屁,我看就是运气好,连我们亚修罗族都破解不了,连中央军都无能为力的南方军伏击,他一个人族就有办法?”

“运气好?”

高疆冷笑,“他运气能好到一处伏击都未惊动,率领几千轻甲营和几千重甲营安全离开万里伏击区?

这都能用运气好形容,你亚修罗族到底是有多蠢。”

“你敢侮辱伟大的亚修罗族?”

“这绝不是运气好,公子和恐怕真的掌握了能够破解南方军伏击的能力。”

就在这时,校长说话了。

“高疆,让他回来,详细情况回来后再讨论。”

校长收回目光,看向战术营中的其他人,随后淡然道:“我提议将公子和吸收进战术营,暂时先任百骥长一职。”

听到这话,其他尉长都是一脸的惊慌。

“校长三思啊,战术营可从未来过人族,我们第七战术营可万不能开这个先例啊。”

“战术营是军队最精英的地方,如果连人族都能进我战术营,战术营的地位不保啊。”

“而且那公子和还是死士,从未有死士直接进入战术营的先例,若真将这个提议上报上去,必定会引起副将大人的不满,校长三思啊。”

众人皆是苦口相劝,阻止校长的决定。

“副将可没你们这么狭隘,虽然那群老东西一个比一个卑鄙,但论用人,绝不会如你们这般目光短浅。”

高疆淡然道。

听到高疆的话,众人本很生气,却也无言以对,因为高疆原本就是副将,只是因为性情太过刚直不通变通才被贬为千骥长,虽然只是千骥长,比尉长低一级,但身份并不低,所以才能这么直言怒怼他们。

“此事不用商量,我会上报,高疆,让公子和回来。”

“是。”

另一边白石城收到消息,让第八轻甲营全数前往要塞,继续完成未完成的训练。

而讯息中还特别指出,让公子和也前往要塞,并且用了护送二字。

这让那些重甲营的士兵非常不爽。

一个月后,北方要塞。

骆临因为表现极为突出,在训练还未结束时就晋级为重甲营百骥长。

能够在训练期间晋升的人,皆是人中龙凤,天才中的天才。

骆临虽然来自北方一个二流的小部落,但青修罗却是极为强大,一时间骆临成为要塞风云人物。

而骆临对于云木的打压也越来越深,云木过的苦不堪言。

“云少爷,你以为来到了军队,就能安然无恙了?”

骆临冷笑地看着云木。

“你那狂妄的奴隶呢?

怎么现在不见来救你?”

骆临轻笑着,“哦对了,他杀了上司,被贬去死士营,而且还被派去了束城,想必现在,尸体都不剩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