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城隍 > 第七章 一别两宽
    孑然赴深山千年,道心之坚,已如磐石。然阴间惊鸿一瞥,方寸大乱,小鹿扑通。

    皓月常伴,观雪千载,月色与雪色间,汝是第三种绝色,于吾而言,日月星辉之中,卿为第四种难得。

    飞升即日至今,有三大憾事:上仙多务,明月常缺,身旁无你。

    山间野人粗俗至极,不知天高缠打良久,倍感惶恐特来此书,愿姑娘莫怪。

    茶汤不解渴,红线亦失灵。

    从此,倾慕之情,终于唇齿......掩于岁月。

    “啪~”

    一大颗泪珠滴进了刚熬好的茶汤中。

    这一刻起,孟婆弃颜了......

    “嗝~”

    月老长长地打了个酒嗝,惨笑道:“老子总不能阻止她奔向比老子更好的人吧!”

    “可老子就是觉得除了老子谁都配不上她!”他的声音有些哽咽:“但又有什么用呢?明明老子最不会挽留,可她偏偏是要走......”

    “老子能怎么办......老子......不知道啊......”

    “......”

    小书童将狐裘披肩小心盖好,望着已是醉死过去的月老,摇了摇头低声喃喃道:“感情真的好奇怪......”

    “有些人,明明不喜欢她也不放过她,而有些人,明明喜欢她......却要放过她。”

    “哦~”月老突梦呓一声,翻了个身。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或许,没经历过的人听这些话感到很普通,不疼不痒。可经历过的人心底早已泪流成河,每一个字都叮当作响的敲打着灵魂。

    有没有那么一瞬间,你心疼过我的执着。

    有没有那么一瞬间,你体谅过我的卑微。

    有没有那么一瞬间,你看穿了我的无助。

    有没有那么一瞬间,你感受到了我的偏激。

    有没有那么一瞬间,你有想过与我长厮。

    有没有那么一瞬间,你也想勇敢些给我渴望的感情。

    白茶清欢无别事,我在等风也等你。

    若酒折柳今相离,无风无月也无你。

    ......

    终是孟婆弃了颜,两千余年未改靥!腹中有稿千万字,言至书中寥几笔!

    两千载,看起来无比遥远,可其实也就弹指间罢了。

    “仙人能帮我算算姻缘吗?”

    “哈哈~直接告诉老子你看中那个仙人了?”

    “月老哥哥~也帮我看一下嘛。”

    “还有我,还有我,仙人~”

    “......”

    在一大堆仙女的簇拥下,月老的日子当然过得很快活。

    只是偶尔,盯着那根独特无灵的红线,他也会晃了神......

    “好啦,好啦,都散了吧,仙人需要休息了”小书童算了算时辰,把缠着月老的一众仙女哄散。

    “明儿个再来吧~”

    “仙人得休息了~”

    “......”

    亲自送走依依不舍的众仙女,白发男人转身回到相思树下,小书童早已是为其摆好了一桌酒食。

    “行了,都走老远了,坐下陪老子喝酒吧!”月老冲小书童摆了摆手。

    闻言,小书童也不扭捏,一屁股便坐了下来,端起酒壶给自己斟了觥酒。轻车熟路,显然对他来说,陪月老喝酒早是习以为常。

    日日重复同样的事,依循着与昨日无异的惯例。若能避开猛烈的欢喜,自也不会有很大的悲伤来访。

    酒足饭饱,依循惯例,小书童开始麻利地收拾残局,而白发男人却是翻身爬上了相思树。

    轻风拂面,月老将双臂枕于头下,背靠着粗大的相思树树枝,他眼眸微闭,一脸享受:

    “天界明月微缺,老子刚吃过饭,今天晚上有风,你在熬茶汤吗?老子想你了。”

    ......

    不同于天界的平静,这两千年阴间发生了好多事。

    那年,范无救陪着谢必安来到阴间做了小鬼差......

    那年,穷奇为寻幺妹,联合罗刹偷取法宝阴阳镜......

    那年,范无救与谢必安当上了阴帅无常一职,七爷八爷横空出世......

    那年,罗刹为了谢必安强闯鬼门关,非说自己是无常婆......

    那年,整个阴间都知道了范无救喜欢谢必安......

    那年,手持阴阳镜的范无救一连放出了十只大妖......

    那年,阴天子为挽黑无常,一念破去十八层炼狱......

    阔背圆腰,一身上好蓝绸官服。秦广王终是从震惊中醒来:“......够了!都给我闭嘴!”

    “锵~”

    不知何时,他手中已是多出一把利刃。

    踱步踏来,秦广王剑指九大阴帅:“汝等腌臜听好!”

    “本王随天子自幽冥背阴山起兵,一链一剑便可不战而降六千卒。天子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数年征战,于珍宝斋大败阴间前天子,并将其囚入宝斋第六层!”

    “轰~”九大阴帅心中翻起惊涛骇浪,此等秘闻他们可真是从未知晓。

    “不过就是十八层炼狱被毁,亿亿万恶鬼窜逃而已!我阴间还有亿万鬼兵呢!”

    “此刻的他们,正在浴血奋战,正在不顾生死地挽救阴间!而你们在干什么?堂堂阴帅大人!”

    怒斥声似铜钟般响起,众阴帅如梦方醒。

    “秦广王息怒,我等这就前去阴间镇压恶鬼!”

    “秦广王息怒!”

    “哼!”横眉冷对,秦广王将手中利刃归鞘:“十大阴帅听令!”

    “牛头在!”

    “豹尾在!”

    “马面在!”

    “日游在!”

    “......”

    一连九声,九位阴帅纷纷作揖。

    “本王命你九人速回阴间镇压恶鬼,并将人间之事告知予孟......申后!”

    “戴罪之身,不敢不从!”

    ......

    “唉~”

    破空声陆续响起,秦广王望着阴帅们离去的背影长叹了口气,转身弯腰扶阴天子于半坐,轻声道:“没事的天子,阴间没事,没事的。”

    阴天子惨然一笑:“其实......这都是朕的自作自受......”

    闻此言,秦广王双拳紧握,目间眦红,突发出一声低吼:“你给我闭嘴!”

    话毕,远处穷奇都不由一愣。

    而此时,秦广王却又早已清泪掩面,俯首冲阴天子再次喃道:“没事的天子,阴间会没事的......阴间没事......”

    这一年,人间生灵涂炭,奈何桥[嘀嗒小说 www.didaxs.info]前有个老妪冲着手中赫然多出茶汤说:

    曾经有个自称老子的人,满脸泪水地对她说,没有她真的不行,后来她也对别人这样卑微过,这是活该!

    (本章完)

    那一年,白发男人还未曾老去,仍是意气风发,无所畏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