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城隍 > 第四章 杜鹃不鸣
    ......

    孟婆:前世西周王后申氏,后幽王宠爱褒姒,将其废黜......幽王死后自刎殉情,一路追随至阴间......

    阴天子:前世西周幽王姬宫湦,为博褒姒一笑烽火戏诸侯,以至国破人亡,后到阴间励精图治千余年,由一浮萍小鬼坐上天子之位......

    “有意思~”

    月老望着手中书简,嘴角缓缓勾起一抹弧度,看不出悲喜:“拿酒来!”

    “拿老子酿的欢喜酒来!”

    “好嘞,仙人~”

    话音一落,小书童抱着一个大酒坛,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

    “嗯。”起手接过,放于相思树下,月老点点头:“时辰差不多了,打一壶装好。老子的女人应该快到了。”

    砰~

    小书童闻言遂即拔开坛塞,刹时,浓郁酒香冲天而出,极醇......极柔......

    微风抚来,一朵相思花轻盈飘落。

    望着坛内纯洁无杂质的欢喜酒,小书童极为小心地将早已准备好的玉脂酒壶放了进去。

    入手清凉,满满一壶欢喜酒。月老咧嘴笑道:“老子才知晓这欢喜酒竟乃是姬宫湦所创,当年他为博褒姒一笑,也真是够煞费苦心啊!”

    “那仙人将此酒送予孟婆,岂不......哈哈~”

    “哈哈~”

    小书童与其对视一眼,瞬间心领神会。

    ......

    孟婆的断情茶汤对月老虽不起效果,但玉帝和阴天子对此事的态度却出奇一致。

    一碗不行,喝两碗,两碗不行喝三碗......必须要一直喝到忘了孟婆!

    “婆子~这是天界千年难得一见的岁蟠桃,老子特意给你摘来的。”月老接过茶汤后顺势将手中蟠桃塞入孟婆怀中。

    感受到月老那灼灼的目光,孟婆柳眉微皱,眼底忽闪过一道白色的光芒,朝面前之人看去,二人目光接触的那一瞬间,她眼中的光芒顿时变得恍惚了一下。

    咕噜~咕噜~

    月老将茶汤一饮而尽:“婆子,明儿个见~”

    ......

    手间持红线,独特且无灵。

    孟婆的茶汤对他不起作用,他的红线对孟婆自也是没有灵力。

    月老仍清晰记得那日在阴间初见时,妄图用红线缠茶碗的情景。只一触,他的红线便全废了。那一刻,三华全乱,周天动摇。

    自腰间抽出大半红线,当头鞭向上前的阴天子?呵呵~那一战的结局其实可想而知,在阴间还没迎来一位叫范无救的鬼差前,姬宫湦真的是战无不胜的!

    那道匹练或许是有意的,也或许是无意的。但有意也好,无意也罢,都已经不重要了。正如他自己所说,那天喜欢孟婆,不是因为孟婆有多美,茶汤有多好喝,而是阴间很冷风还大,手中的红线刚好缠住了碗。

    是啊,阴间真的很冷啊,冷得没有一丝人情味,瞬间杀过来的阴天子冰冷无比,手间泛起的那道金光让他有点透不过气。

    是啊,阴间风真的很大啊,隔着老远便将暖暖的茶汤味儿吹了过来,自窗间回首的孟婆更是吹动了他的心。

    无形匹练狠狠炸在半空,也狠狠炸在他心间。那刻,忽刮起一股妖风,有上古神明在其耳边轻声呢了四个字:

    在劫难逃!

    ......

    “婆子~这是老子昨日从太白金星那儿讨要来的发簪,你戴上一定很好看。”

    “来,老子帮你带上~”

    “婆子~这是太上老君刚炼制的养颜丹......”

    “......”

    “婆子,欢喜酒喝完了没,老子再给你带壶吧。”

    “没事,老子那儿欢喜酒多着呢,更何况不够随时还可以再酿嘛。”

    “......”

    “老子让你拿着你就拿着!”

    “哎呦,婆子求求你收下吧~”

    “就这一次了,最后一次。”

    “......”

    相思树下,

    醉醺醺的月老又唤小书童搬了坛酒,每日饮完茶汤后,哦不,每日见过孟婆后,魂不守舍的他都会大醉一场。

    对此,小书童早已是见怪不怪。

    望着再次被斟满的酒觥,月老眯着眼笑道:“老子问你个事儿。”

    “在听,仙人问吧。”

    “你说,这杜鹃不鸣,当如何?”仰头将觥中酒一饮而尽,月老幽幽开口道。

    “杜鹃?杜鹃不鸣?”小书童一阵丈二摸不着头,这都哪儿跟哪儿啊,狗屁的杜鹃爱鸣不鸣,自己怎么会知道。

    可甭管心里如何想,面上功夫还是得做到位,但见小书童此刻眉毛紧皱,一脸煎熬,好似正拼命思索答案中。

    半响,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小书童叹了口气,方才开口:“回禀仙人......属下......属下不知啊。”

    月老轻抚了下手中那根独特无灵的红线喃呢道:“待其鸣!”

    “待其鸣?对啊!杜鹃不鸣就待其鸣嘛!”小书童神情宛如醍醐灌顶,一阵恍然大悟:“仙人大才,仙人大才~”

    ......

    “婆子,你猜这是什么?”

    “刚来的路上,老子捡的~”

    “哎呦,婆子你就收下吧。”

    “老子保证就这最后一次。”

    “~婆子你今日是不是心情不好啊。”

    “拿着婆子,不用说你的欢喜酒一定喝完了,嘿嘿~是不是感觉老子什么都知道啊。千万别崇拜老子哟~”

    “婆子你看,这是天庭新发的服饰,老子穿着会不会好丑。”

    “哎呦,今日气死老子了,婆子你知道那个巨灵神有多蠢么?老子一会儿就回去给他牵段最恶心的姻缘去,哼!”

    “......”

    “哈哈,婆子你还记得上个月老子给说的那个巨灵神么?今儿个他来给老子赔礼......”

    “月老你不要说了,这样下去你根本忘不了,只会越陷越深。”

    “今后每日,让你的书童来拿茶汤吧。”一袭华服,孟婆转身离去,没有丝毫留恋。不是月老不够好,而是......太好。

    好到令人发指,好到让人害怕。孟婆从未想过,天下怎会有比自己还了解自己的人!

    能随口说出她的各种喜好,能洞察到她每一次不经意间的神情,能明白她每一瞬的欲言又止,甚至还能知晓她内心深处的那丝偏激......

    所以,与其说怕月老越陷越深,倒还不如说她是怕自己陷进去。

    “那......老子以后还能给你送......算了,你没说就是可以~”月老愣愣伫在原地,身影无比落寞。

    ......

    不知过了多久,失神的他被一个脆生生的声音惊醒。

    “仙人,这是今日孟婆送来的茶汤。”

    “哈哈哈,天天还真是准时!”

    “老子的手链送出去没?”

    “送出去了仙人~”

    “嗯,那就好。”月老点点头,接过茶汤当即便一饮而尽,随后小心翼翼地将空碗捧在手心,双眸灼灼如雨后桃花。

    “就算再喝一百碗,老子也记得你!”

    ......

    ......

    月老说,那段时间他整日整日地喝酒,整夜整夜地想孟婆,他的思念都化作了漫天的相思雨。

    相思树开花了,相思花每开一次,他就醉死一回......

    (本章完)

    Q群:1662916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