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城隍 > 第六章 先天体
    世间万物一切皆有迹可循,而唯独情爱捉摸飘忽,万千可能。

    尘封往事再次翻开:八百年后!

    唇齿深渊,眉眼之间,本座思你年复八百载。

    那年,是穷奇被钉于深山的第八百年!

    那一年,帝辛披上了黑袍,说要为了美人,他甘愿化作魔物。

    那一年,姬宫湦点燃了烽火台,就只为博褒姒一笑。

    那一年,申后每夜痛苦流涕,仍不敢相信自己已被废黜。

    那一年,罗刹于人间躲躲藏藏,生怕被阴间之人发觉。

    当然,那一年的阴间也自是还没有城隍体系一说。

    但正就是这年,有个身怀先天体的男人毅然奔向了深山!

    “啧啧~这深山中竟有如此宝地!”

    一袭白衣,眉眼脱俗。男人打量着面前寸草不生的焦土,暗暗称奇。

    “好浓郁的魂力,此地也倒算是个求仙证道的好地方!”

    言语间,他一脚踏入。

    焦土正中央,穷奇那枯寂了许久的眸子霍然圆睁,澄澄映出一轮皓月。

    “先天之体?”

    “哈哈~你这怪物竟还识得老子的先天之体!”白衣男人目光如炬,接着开口:“老子来问你,此地可有名唤?”

    闻言,穷奇默了一瞬:“.....聚宝山!”

    “聚宝山?那此地定是有宝物所藏?”

    “是啊,但可惜最珍贵的宝物已经没了......”穷奇喃喃回答,神色忽转为黯然。

    “有意思,这最珍贵的宝物是何物?予老子道来听听。”白衣男人眉间一挑,来了兴趣。

    “你真要听?”

    “那当然,老子说一不二!”

    穷奇瞥向白衣男子,八百年未言语,这一诉便是许久。

    “故事始于两千年前,本座也不过还为幼兽......”

    深山千里,无尽的风情与浪漫,隐匿皎月清辉间。

    幺妹,今晚的夜色极美,本座双手为你奉上。

    “......”

    夜寂。

    穷奇话毕,腰骨间的魂钉使它看起来虚弱无比。

    “这便是你与那九尾猫妖的故事?”

    倾听许久,白衣男人蓦地起身,抚了抚穷奇头颅,感叹道:“这世间情爱还真是有趣的很,竟让堂堂洪荒至强,跌落到这副模样!”

    “本还想取你精魄滋补魂力......啧啧~算了,就此别过吧。”

    男人转身离去,丝毫不拖泥带水。

    “老子可不想因你情执毁去先天之体!”

    闻言,穷奇自嘲一笑,望着愈远皓月,轻声叹道:“明月常孤,若巧你遇世间另一先天体,定是结局万劫不复......”

    “哼,红尘可笑,吾辈道心之坚,岂是你这凶兽胆敢菲薄!”

    白衣男人的身影已是完全没入夜色,坚毅中带有一丝倔强。

    ......

    次年,西周镐京被破,幽王姬宫湦于骊山被乱刀砍杀,申后自刎殉情,一路随其同去阴间。

    燃烽火,戏诸侯,到头来,一场空。

    姬宫湦疯癫过后,冲相伴申后立誓,他说:自己生是人间的王,死后也要做这阴间的王!

    申后一阵恍惚,好似回到多年前姬宫湦未登基时的日子。

    于是,她便悄悄的在心中说了声:“好。”

    自那起,,她开始潜心修法,只为助男人霸业一臂之力。

    原来,先天之体并不是传说,世间也真的存在这种人。

    道道异彩飘荡。

    “这是......”

    望着闭目打坐中的申后,姬宫湦忍不住一阵失声:

    “先天之体!......竟然真的是先天之体!”

    “哈哈哈~”

    紧接着,他陷入狂笑:“哈哈,霸业有成!孤的霸业有成啊!”

    曾被立后,曾母仪天下,曾温柔世间万物,也曾当头被废。

    曾为情修法,曾唤起传说先天体,亦曾包容那个始终不成熟的帝王。

    万年难遇的先天体,不过是自刎殉情的追随,她的骨子里永世铭刻着三个字:【姬宫湦】!

    与此同时,万里之遥的深山中,那白衣男人的心头忽莫名一颤,一股说不出来的奇妙联系萦萦将其缠绕。

    证道之心虽不可阻,但谁料竟有人为情修法先天体!

    ......

    “纣王一心入魔道,不理阴间琐事,疏忽各部。”姬宫湦望着幽冥背阴山眼眸微眯:“巨石丛生,易守难攻,看来欲谋大事,必先抢占幽冥背阴山!”

    “只可惜此山上那六千鬼卒,皆是身经百战之精锐,若是贸然强攻......怕是伤亡惨重。”

    “无妨~”

    侧旁手持宝剑的蒋姓大汉摆摆手道:“攻山之前,若您能再筹妥一事,夺幽冥背阴山不过易如反掌!”

    “哦?何事。”

    “据传,有上古大能封印一凶兽魂魄于人间大荒,若您能将其寻见擒来,声望定是大涨,到时再举旗攻山,何止一呼百应!”

    “好,那子文你就随孤走遭人间将这凶手擒来!”

    姬宫湦点头允下,紧接着他看向始终一言不发的申后,道:

    “申后,你既已激出先天之体,那近日便于幽冥背阴山探查地形可好?”

    闻言,申后眸中逐渐绽放色彩,一字一顿开了口:“臣......领命!”

    姬宫湦与蒋子文对视一眼,随后二人潜出阴间。

    路上,蒋子文讲述凶兽穷奇之传说,知无不言。

    姬宫湦听的暗暗称奇,却也不忘思索对策。

    大荒上空的雾,是穷奇吐出的叹息,丑恶凶兽心尖干干净净放着的是粉***扣。

    焦土正中央。

    “洪荒至强?呵呵~”

    姬宫湦似笑非笑地打量着穷奇:“随孤走吧!如今你的魂力太弱,就算幺妹转世与你也不会有丝毫瓜葛。”

    “待孤登上天子之位,便动用阴阳镜为你重塑肉身!”

    “当然,孤也可以帮你重塑洪荒!”

    姬宫湦的手放在了魂钉上。

    地动山摇,轰隆隆......

    如冥冥中自有天意,穷奇拼死都挣脱不开的魂钉就这样被他轻而易举地拔了出来。

    “莫要想着寻死,乖乖随孤去阴间,孤向你保证,幺妹有一世定是属于你的。”

    姬宫湦的话语好似有魔力一般:“相信孤,因为孤和你一样,也是痴情之人!”

    穷奇的眸间闪过一丝诧异,沉默半晌,道:“随你去阴间也可以,但本座要留一分魄在人间。”

    “......好,孤依你。”

    ......

    直到后来,穷奇才知晓,与姬宫湦的相识不过是一场预谋已久的错误,若是能够重来,它那日绝不会去阴间。

    因为没有什么痛苦,要比再次失去幺妹来得更铺天盖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