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卫勤尖兵 > 第160章 治疗方案会失败
    160治疗方案会失败

    看了一会儿,苏杨便和何琼一起走出了病房。

    回到何琼的办公室,苏杨问道:“何姐,关于老连长,你们打算怎么治疗?”

    因为是自己人,所以何琼并没有隐瞒,一五一十把他们专家组的方案讲了出来。

    关于颅脑损伤,一般采用常规治疗和护理,包括:(1)药物治疗:神经细胞营养剂、促醒剂、改善微循环、抗感染、脱水剂等;(2)对症支持疗法:营养支持、维持水电平衡等;(3)良好的基础护理,防止各种并发症。

    首都来的专家通过会诊后,提出了增加用声光刺激和人文关怀等促醒治疗手段。

    苏杨听了,暗暗点头。

    这种唤醒疗法应该是比较科学和比较先进的治疗手段了,尤其是首都专家增加的疗法,更是完备,总而言之,当今世界一些比较先进的疗法他们都有考虑了。

    “不知道这个治疗方案能不能让老连长苏醒过来?”苏杨陷入了沉思之中。

    想了想,他进入系统空间,下达命令道:“开启训练室!”

    训练室很快打开,没一会儿,一个与高峰连长一模一样的实验体出现在了治疗室里。

    苏杨按照何琼他们的方案对高峰进行了治疗。

    但结果令人失望,一直持续了两个月,高峰都没能醒来。

    他又试着加大了药物的用量和强度,但效果依然不理想,高峰依然一直昏迷。

    怎么会这样?

    苏杨皱眉。

    按理来说,首都来的专家制定的这个治疗方案还是很不错的,就连苏杨自己都觉得非常完美了,找不出任何毛病,可是怎么就没有效果呢?

    他又尝试了其他几种疗法,但效果都不是很理想。

    唉——

    幽幽地叹息一声,他这才退出了系统空间。

    医生这个职业就是这样,很多时候都会面临着一种有心杀贼但无力回天的感觉,尤其是急诊科,更是常常感受到人的渺小和无力。

    从系统空间退出来后,苏杨的情绪有点不太好。

    何琼很快就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连忙问道:“苏杨,怎么了?”

    苏杨叹了一声,轻声道:“何姐,你们制定出来的这个方案,我看希望渺茫。”

    希望渺茫?

    何琼的眼神一下凝重了起来。

    如果她是第一次听到苏杨这么说,那她肯定嗤之以鼻,但她已经和苏杨打过很多交道了,深刻了解苏杨,也清楚地知道这个看起来很青涩的小家伙的医术到底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水平,当然,她更知道苏杨的为人,苏杨不是一个喜欢说大话喜欢乱开口的人,他的每一个结论都是深思熟虑过的。

    “苏杨,你真的觉得那个方案效果不会很高?”何琼皱眉。

    “对,我刚才仔细想了一下,我有一种直觉,那个方案效果不会很好,所以,何姐,我建议你们准备另外一种治疗方案。”

    “那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何琼问。

    苏杨摇了摇头:“我也暂时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两个人又谈了一会儿,之后,苏杨和施青海就走了。

    这一天的晚上,何琼按照之前约好的时间,和首都来的专家以及军区医院的其他专家一起进入了会议室。

    关于接下来的治疗方案,大家之前已经讨论过一次了,现在是第二次讨论。

    首都来的专家环视一圈道:“大家考虑得怎么样了,关于之前的方案,还有没有什么补充的?”

    “没有!”

    “我也没有,我觉得那个方案挺好的!”

    大家纷纷附和。

    首都来的专家听了,点了点头,很满意。

    这时,何琼开口了:“杨教授,王教授,还有各位领导,各位专家,我说一说我的想法吧,我觉得我们刚才的方案可能还是不太成熟,我感觉如果用那个方案治疗,效果可能不会太好!”

    嗯?

    首都来的专家一下扭过头看着何琼,沉吟了片刻,他道:“小何,你能说说你的理由吗?”

    何琼其实并没有什么理由,她就是相信苏杨罢了,不过既然首都的专家要她说,那她就还是说一点吧。

    想了想,她道:“刚才我特意上网查了一下相关资料,我们今天早上制定的治疗方案在常规的颅脑损伤唤醒治疗中,效果还是很好的,但我们这一次的这个患者有些特殊,他首先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窒息,我之前又和把他从水里救出来的那个卫生员进行了一下了解,从患者落水到被救上来的这一段时间,可能会有三分钟左右,换句话说,患者窒息的时间可能比我们之前预估的要长,这很可能造成了患者更加严重的脑损伤,所以,之前的那个方案效果可能不会很理想。”

    何琼把她的想法一一说了出来。

    首都来的专家听了,也点了点头,何琼的这个想法还是很有参考意义的。

    顿了顿,首都来的专家问道:“小何,那你有没有什么建议?”

    “抱歉,我暂时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

    这个会议并没开出什么效果。

    散会后,军区医院的院长找到何琼,有些奇怪地问道:“小何,你之前不是这个意见啊,怎么忽然就变卦了。”

    “因为苏杨。”何琼说。

    “苏杨?”院长一愣,他一下没想起苏杨到底是谁,在他这样的人眼里,苏杨根本无法进入他的法眼。

    “就是诊断出周昆首长得了肺癌的那个!”何琼简单作了一个提醒。

    他?

    院长吃了一惊。

    很快,他问道:“他怎么会得出那样的结论?”

    “我也不知道,中午他来看高峰,我带着他去看了一会儿,出来后他就对说我们早上的治疗方案效果可能不会很理想,要我做好心理准备。”

    院长听了直皱眉头,沉默了好一会儿,他问:“那他有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没有!”何琼回答,随后又补充道:“他要是有,我刚才肯定就说出来了!”

    院长听了,站了起来,背着双手在房间里踱来踱去,想了好一会儿,他这才道:“这样吧,你跟苏杨联系一下,告诉他,要是他有什么好的办法一定要告诉你,你这边有什么进展你也及时和他通报一下!”

    什么?

    何琼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院长。

    苏杨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卫生员而已,以前的院长可是能正眼都不会看他一眼的,此刻怎么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院长叹了一声,低声道:“高峰的事被媒体报道后,社会反响很大,连上面都惊动了!”他指了指一个方向,然后继续道:“所以这件事我们必须引起重视,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把高峰唤醒过来,所以,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都要付出百分之一百的努力,明白了吗?不管任何人,只要他能唤醒高峰,我们都可以让他试一试!”

    “明白!”何琼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