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中国队长 > 第二十一章 老友再会
    原本打算下午去抚顺报到的,但想想现在都逃出了笼牢,自由身了,再也不受他人控制,他就临时改了决定,回家和家人一起庆祝……

    “来,干一杯!”

    郑志高举酒杯,豪爽的喝了进去,今天破例一次了。

    饭桌上,有他的父母,曾律师,还有严强,就这么五个人。

    “成了?”

    重新坐下来之后,严强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昨晚被郑志砸了一万块之后,他就不当自己是外人了。

    “成了。”郑志微微颔首,但他不愿意继续聊这个话题,因为里面涉及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回头我再和你细谈。”

    严强是很重要的,从他出现的那一刻开始,郑志就决定要尽快和严强加深关系。作为国内最有影响力的体育媒体记者,几乎所写的每一篇文章都会引导舆论风向……

    在这个时代,《体坛周报》和《足球》报是影响力最大的两份报纸,《体坛周报》在这一年开始井喷,最终雄霸国内,《足球》报则渐渐走向没落,未来的十几二十年里,郑志都会和《体坛周报》打交道,而严强就是他的枪……

    

    酒足饭饱,郑志来到了严强所住的酒店里,开始聊正事儿了。

    “强哥,有很多事不好在饭桌上说,只能私底下和你聊了。”

    “我可是把你当自己人了哈!”

    “我知道你肯定很好奇我是怎么赎身的,其实我就是两边都把自己买断了,就这么简单。”

    “至于我的买断价格,是各25万。”

    郑志还是有选择性说的,不敢真的把什么内容都吐出来。

    “双方都没有意见,我这个价格,其实已经高出了市场价很多,按理说我这种球员的身价也就是5-20万之间,但最终还是在25万成交了。主要是我不想继续扯皮下去了,往后如果再打出成绩,这个价格可能就不行了,所以我才愿意出高价为自己赎身。以后你会明白的。”

    郑志意味深长地看了严良一眼。

    “你可以客观的在新闻上写这些,之后我就去抚顺报到了,这段时间我应该是没有比赛可踢的,顶多就是和辽宁队踢训练赛。”

    “这个时候,就要你多多报道我了,不出意外,我很快就去国奥队了,下半年国奥队就开始集训了。”

    “稿费我可以给你另算。”

    另算?还有这么好的事……

    严良心中美滋滋的,郑志的话他能听不懂吗?就是让他多花笔墨描写他呗,然后能帮他找个好下家。

    真是好想法啊!

    他整理了一下思路,然后开口说道:

    “我来这里之前,总编特意交代过,要好好追踪报道你,搞清楚为什么朱指导会来看你训练,是朱指导眼光有问题呢,还是你真的是个天才。我想我会在这里一段时间吧。这个你放心,你想我怎么写,我就这么写。”

    “不,不,是你只要如实写就行了。”

    “能够起到一个正面宣传的作用。”

    ……

    

    次日,郑志拎上行李,终于来到了辽宁抚顺。从今天开始,他要跟随辽宁队一起训练了。

    他对这座城市并不陌生,对这里的球员同样不陌生。

    辽宁队里的每个球员他都认识,张玉鸣、李银、肇军哲、肖占波、曲胜卿、曲西……只不过不是每个球员都认识他……

    不过有他最好的朋友肇军哲就够了,其他的并不重要。

    来到了训练门口外,他就被门卫拦住了。

    “你找谁?”

    “我是来报到的,找张指导。”

    “哟,又来一个。”

    “你这是今天的第3个了,都说来找张指导的,结果都是想找张指导走后门的,你有介绍信吗?”

    门卫冷笑道,他可不是吹牛,每天真的有不少年轻人想进入训练基地。

    “我没有介绍信,但我不是你说的这种情况。”

    郑志耸耸肩,可以理解,“你可以请示一下,就说前辽宁创业队的郑志来报到了。”

    门卫打量了一眼后,这才道,“你等等。”

    说完就抓起门卫处的电话,没多久他就挂了电话。

    “进去吧,直走到尽头,然后左拐,再往前五十米就是张指导的办公室了。”

    “谢谢。”

    郑志这就走了进去,忍不住往两边左瞅瞅,右瞅瞅,还是第一次见辽宁队的训练基地呢。

    这一瞅,正好瞅见了肇军哲从训练场那边走了过来。

    两个人近乎异口同声的叫了出来。

    “肇哥!”

    “郑志!”

    “你怎么来了?”肇军哲快步走了过来,一个大手拍在了郑志的左肩上,满脸的惊喜。

    转而眼睛就亮了。

    “嘿,辽宁队把你买来了?”

    这一刻,他是真为郑志高兴啊,哥俩总算可以一起踢球了。之前他还以为郑志要被抛弃了。

    “没有,是过来跟练……”郑智咧嘴一笑,心情还是很好。

    “跟练?什么意思?”

    “就是跟随辽宁队一起训练,不是辽宁队的队员,和以前没啥两样。”

    “唉……”肇军哲长长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该安慰点什么话好。

    “这事儿说来话长,回头再聊啊,我先去张指导那里报个到。”郑志中断了话题,他得先去找张印,办正事。

    “哎,那去吧,我在这里等你,反正现在也休息了。”肇军哲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看着郑志从眼前远去,心里头又不是滋味了。

    “真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么倒霉呢?”

    ……

    郑志很快就走到了张印办公室的门口,门开着,张印正埋头在看录像带,没发现郑志的到来。郑志便轻轻敲了两下门。

    咚咚——

    张印这才抬起头来,看见郑志的刹那,表情有些僵硬,不过很快就松弛了下来。

    “小郑啊。”

    “你来了,进来吧。”

    “张指导您好,”郑志还是很恭敬的。

    “坐。”

    张印同样十分客气,不管心里头有什么想法,他都不可能在郑志面前表露出来。

    “朱指导已经跟我说过了,从今天开始,你就跟随辽宁一线队训练,具体的训练方式呢,我也已经制定好了。”

    张印喝了口茶水,然后继续慢条斯理说道:“我会把你安排在替补的一方训练,当然,我不敢保证你能够踢满全场,毕竟辽宁队一线队的球员太多了,大家都想要表现。”

    “位置上呢,我也按照朱指导的意思,把你安排在中场的位置上。虽然说你不是辽宁队的队员,但你有必要和其他球员培养默契度,平时多和大家一起交流交流。”

    “不管怎么说,朱指导很看好你,你是要去国奥队的。要好好珍惜这个机会啊,辽宁队是国奥大户,对你以后在国奥队也是十分有益的。这就是朱指导为什么一定要把你送来辽宁队的原因。”

    “小郑啊,虽然你的能力还有一定的欠缺,但你还年轻,还会有进步的,要对自己充满信心,你最大的缺点并不是技术,而是自信,踢球总是放不开……”

    “稍后我会安排人带你去宿舍。”

    又一次聆听了张印的教导,郑志一直都在点头称是。其实张印说的这些都没有错,当年他的能力确实还不足以在辽宁队立足,自信也不足。要不是遇到霍顿和朱光沪,他可能真的无球可踢了。

    所以他一直都没有责怪过张印,换位想想,他兴许也会这么做。

    郑志从张印的办公室出来之后,却不见了肇军哲,然后他就被人带到了辽宁队的宿舍区。

    来到宿舍门口的时候,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