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中国队长 > 第十九章 身价(第四更,求推荐票)
    50万,其实只是郑爸同时考虑了体育局和辽宁创业,这就是产权纠纷带来的痛苦。

    纠纷期间,你不可能只和体育局或者辽宁创业谈,你得说服两边才可以买断。

    一个青年队队员,没有打出成绩前,身价不可能高于50万的。

    也就是10-30万之间。但如果名气越来越大,那么身价肯定要不断上涨。

    这个年代,恰逢中国足球最红火的岁月。随着甲A联赛的影响越来越大,球迷对联赛给予极大的关注,投资人的热情高涨,本土球员的身价连年上涨。这是中国足球职业的青葱岁月,也是最好的时代。

    1995年,黎冰以64万的身价转会到广东宏远队,成为当年甲A联赛的标王。1996赛季,大汪涛以66万的转会费从八一加盟国安,不过他在御林军的表现糟糕,效力三年期间联赛一球未进。当时中国足球职业化还处于摸索的阶段,转会市场刚刚开放,各个俱乐部的财力有限,买卖球员也相当谨慎。

    1997年开始,中国球员的身价逐渐超过了百万元。当年的标王是高红波,广州松日从国安将他引进花费了120万元。1998年郝海西以220万的身价从八一转会到大连万达队,大幅度的刷新国内球员转会费纪录。

    作为中国足坛的第一前锋,郝海西绝对是物超所值,他也帮助大连足球攀上了新的高峰。他本人在球队效力期间四夺联赛最佳射手,也助球队夺取了五次联赛冠军。

    球员身价的疯狂飚长一直持续到了2003年,国内球员超过千万身价的第一人终于产生!上海中远以1300万从申花引进吴成瑛,但吴成瑛因为伤病和状态的原因,在中远队的表现亦是难尽人意。

    之后球员的身价就开始回落了。

    2004年,甲A联赛改头换面变成中超联赛,中超前些年的岁月里,由于联赛受到假球、黑哨以及种种丑闻的困扰,国字号和俱乐部的外战也一再溃败,球迷纷纷逃离球场,投资人的热情降到了冰点,转会市场也如温吞水般波澜不惊,难以再现令人震惊的大手笔。这是中国足球最坏的时代,也是中国足球职业化以来最困难的时刻。

    2004年李金玉以490万的转会费加盟山东鲁能,标王的价格大幅度的回落。对于鲁能来说大玉可谓超值,他带给了鲁能职业化以来最辉煌的时刻,尤其2006赛季还以26球刷新了中国足球单赛季进球纪录。

    而之后,就是郑志的天下了。

    2005年郑志以850万的价格加盟山东鲁能,令鲁能王朝获得了中场核心。鲁能以一连串的大手笔,奠定了这个时代的中超霸主地位,850万的转会费也是这段时间的最高身价……

    但现在郑志只是一个不起眼的角色,他的身价肯定过不了50万,按照郑志自己的估算,25万左右。

    唯一的不确定性估计就是进入国奥队,这可能会成为一个大障碍。

    他不想拖了,越拖下去,自己的身价只会越来越高,到时候想要踢球就更麻烦了。

    所以,

    铤而走险吧。

    他做了一件那个年代基本都会做的事情……

    重生的人,想挣钱太简单了,更何况是重生在1998年的法国世界杯期间。

    但是,他现在需要的就是时间!越快来钱越好。

    从他意识到自己将要面临的困难时,他就开始做起了准备。

    世界杯不就是最好的机遇吗?郑志知道什么叫波胆……

    从四分之一比赛开始,一共八场比赛的比分,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一本万利,太简单了。

    为了以最快速度完成需要的资金,这些日子没少往外跑,晚上除了出去训练之外,其实他就是出去投资了,并且把自己的投资分散到各个场子里,免得数额太大被人盯上……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上辈子最不可能参合的事,这一次被他用来拯救自己的职业生涯了。

    仅此一次!

    但现在,他必须要搞定眼前这个家伙,严强。

    趁着他爸和严强聊天,他回了自己的房间,找了个信封……

    严强临走时,他提出了要送一送严强。

    “爸,我送一下强哥。”

    不经意间,他称呼严强为哥了。

    他和严强其实很熟,但仅限于上辈子。

    当年他在查尔顿踢球时,严强几乎每周都会和他在一起吃饭,聊天,成了无所不谈的好友。

    现在初次见面,郑志都想给他一个熊抱了……

    两个人一起走下楼,来到了大街上。

    街上行人寥寥,郑志并没有立即离去的意思,有了几步之后就停了下来。

    “强哥,”

    “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情。”

    郑志一边说,一边掏出了一个信封,赛到了严强的手里。

    之所以敢这么明目张胆,那是因为他以前知道严强在世界杯决赛中输钱了,严强和他说过这事儿。

    严强本就是个好人,就是嗜赌,而且赌输了,他这是火中送炭……

    他也只能赌一把。

    严强惊呆了,这不明白郑志现在在做什么,给自己塞个信封干嘛?

    “上新闻的事,能不能缓一缓,暂时不要报道。”

    “因为我这几天要和俱乐部谈一谈个人的问题。如果我经常上报,还和国奥队扯上,我就相当被动了。”

    郑志向他投来了真诚而恳求的目光。

    “我要赎身。”

    “啊?”

    “你要赎身?”

    “是的,我准备去和他们谈。所以希望你暂时不要报道我,不出意外的话,一周内我就可以解决这件事情了。”

    “到时候你再报道我也不迟。”

    “当然,之前我们再好好聊聊?”

    虽然郑志不到18岁,但说话老老气横秋的,26岁的严强反而显得很嫩?

    严强的右手情不自禁地捏了捏信封,傻子才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我试试。”他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郑志。

    郑志微微一笑。

    “谢谢。”

    随后他招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把严强送上了车。

    明天不是去抚顺,而应该是在沈阳摊牌,免得夜长梦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