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中国队长 > 第十七章 严强
        咣铛……

    咣铛……

    寂静的夜,只要火车铁轨撞击的声音。

    1998年7月12日凌晨,严强坐上了前往沈阳的火车。

    文质彬彬,皮肤白皙,个头不高的严强到现在还没理顺心情,他想不明白,为毛自己作为一个NBA板块的记者,湖南经视的NBA解说嘉宾,居然tmd要跑到大老远的沈阳,采访什么鬼郑志!

    这明明就是王勤波要干的事情。足球板块不是他管的,是王勤波!可偏偏就让他去了沈阳。

    越想越郁闷。

    直到他看了一下手表,发现时间已来到世界杯决赛开打前的十五分钟,他才赫然醒悟。

    妈呀,可不就是为了看世界杯吗?

    他王勤波不去沈阳,偏偏让自己去,肯定是为了看世界杯决赛……

    悲剧。

    他抓了一把已经有些油腻的头发,心情就更加不爽了。

    他同样想不明白,明明在辽宁有分支机构,为什么还要派他过去……

    26岁的他终究还是年轻,水深到他根本理不清思绪。

    “急死人了,也不知道谁会赢,罗纳尔多,你可一定要帮巴西队拿到第5座世界杯冠军。”

    他是个罗纳尔多的球迷,一直支持罗纳尔多和巴西队。

    当然,还有其他的一些原因……

    不能看世界杯决赛是真的太痛苦了,偏偏现在还在火车上,等火车到站的时候,世界杯也就结束了。

    郑志。

    都怪郑志那个家伙!

    不经意间,他把火气撒在了郑志的头上。

    如果不是郑志,他也不可能会去沈阳……

    几乎一夜未眠,他总算来到了沈阳。刚到酒店的时候,天才蒙蒙亮。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问柜台的美女服务员。

    “世界杯谁赢了?”

    美女服务员爱理不理的,好像不想搭理他。

    “喂,”

    “你不会不看世界杯吧?”

    严强是真的很想知道结果,估计全世界也就剩下他不知道是谁赢了。

    美女服务员瞟了他一眼,很不耐烦地爆了粗口:

    “傻叉法国。”

    严强的第一反应并没有意识到服务员爆了粗口,而是仅仅听到了“法国”二字,他的心思只在胜负上。

    “你说谁赢了?”

    “法国!你特么耳聋啊!”美女,服务员突然吼了出来。这哪里像一个服务员的态度啊,就像和严强有仇似的,要不然就是死了爹娘……

    “……”严强差点没站稳,一个踉跄差点往后倒了下来。

    犹如晴天霹雳,五雷轰顶!

    “法国?”

    “啊啊啊啊,”

    “怎么可能!”

    严强不敢相信比赛居然是法国赢了。

    美女记者却是吓了一跳。

    “哎,没事吧?”

    “你可别死在这里呀,今天晚上已经有很多人像这样子了。”

    “不就是输钱了吗,我也输了,你一个大男人,你tmd……”

    严强好不容易站稳之后,赶紧把左手扶在柜台前,生怕自己真的摔了。

    美女服务员还真是一语中的,他就是买球了。

    尼玛,

    不靠谱的罗纳尔多和巴西啊,你们怎么可能会输,老子的5000块打水漂了。

    “你真没开玩笑?”

    “我开什么玩笑,巴西被打得连老妈都不认识了,0:3,罗纳尔多就像在场上梦游,法国那个死秃头进了两个头球,还有一个,好像是叫佩蒂特进的。”

    “被坑死了!”说到这里,服务员的心情也不好了。

    “唉,我说我们能不能不聊这件事情了,你到底要不要住店,住的话赶紧拿身份证出来。”

    ……

    严强似乎没听到,表情依旧十分木讷。

    5000块虽然对于他来说不是很多,但也是他足足一个月的收入了,还是又要做记者又要做嘉宾才能挣到的钱,结果现在直接打水漂了。

    该死的大学同学,骗子!滚蛋!

    严强在心底里大骂他的大学同学。要不是他的大学同学,他也不至于把5000块钱压在巴西身上,现在连内裤都输光了。

    严强并不是一个喜欢赌球的人,但他想着在长沙买房子,这不在大学同学的怂恿下,就想着利用世界杯的机会捞一把,没准儿就把买房钱给捞出来了。

    可世界杯打到最后一场,他算来算去自己还赔了3000多,这最后的决赛,他就想着直接压一口大的,然后把本钱赢回来也就算了。

    可谁知道他的大学同学怂恿他买巴西赢,结果就悲剧了……

    其实在他来沈阳之前,他还特意问过王勤波,王勤波给出的意见是大热必死,拥有东道主优势的法国必捧杯,可严强选择了相信他的大学同学……

    “唉……”严强是真的没有一丝力气了,差点儿连身份证都抓不稳。

    “唉,你赌了多少啊?”服务员也好奇了,“我就压了一个月生活费200,”

    “呵呵,200?”严强冷笑道,“我就这一场决赛,我就输了5000,之前的比赛加起来,累积输了3000多,我以为最后一场可以扳回来的,谁知道最后还倒赔8000多,唉……”

    这下服务员的表情呆了,这才是真正的赌徒啊。他忍不住一边说话,一边打量起严强来,似乎生怕严强没有钱付房费一样。

    “好吧,那你打算是住标准间,还是住普通间?”

    “普通间……”

    都输了8000多,哪里还敢住标准间?

    想了想他又补了一句,“但你的发票要给我按标准间开,我至少要在这里住上十天。”

    服务员原本不高兴的,但一听到说住十天,态度立马又变了。

    “好嘞,没问题,这就给你把房开好,要不这样,我那标准正在给你打点折?普通间毕竟不好住……”

    “不了,越便宜越好……对了,这里离大西区不远吧?”

    “不是很远,过三个街道就到了,但是大西区很大,看你要去什么地方了。”

    “酒店里有地图,我可以免费给你提供一份。”

    “那大院呢?就是你们省训练运动员的那个地方。”

    “那不在大西区,但也不远。”

    说完服务员掏出了地图,给严强指了指。

    严强点了点头,“谢谢。”

    “酒店有泡面吧?”

    “有……”

    真惨啊,只能吃泡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