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身体交换游戏 > 45. 丢进海里
    “安思瑶啊。”青年沉思了一下,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这让焦和豫五人更加好奇起来。

    青年犹豫的说:“安思瑶在学园里的时候,和两个女生关系非常好。”

    “东之乡是女校吧,而且女生和女生关系好,不是正常的事情吗?”焦和豫说。

    “不是那种一般的好,你们也知道,女校里嘛,会有那种事情。”青年做出一副不敢正面说,只能侧面提提的样子。

    “真的?”沈笑雯的眼睛一亮。

    “真的?”焦和豫也松了口气。

    剩下的三个也没有什么表情变化。

    “???”

    青年满头疑惑,一般而言知道了这种事情,就是不产生厌恶,也会微微皱眉的吧?

    不愧是真正的上流社会,这种已经是寻常了吗?

    想到这里,他瞥了焦和豫一眼,和他拉开了一段距离。

    “除了这件事,还有别的。”一计不成,青年有些不甘心,他又从别的地方开始散布谣言。

    他用的都是道听途说的名义,而且没有直接说,使用几件编造的事情来侧面体现。

    比如安思瑶目无尊长、白日宣淫、夺人姊妹等等。

    五人的表情逐渐奇怪起来,直到青年说了安思瑶欺压软弱无力的少女,遇到膀大腰粗的壮女却绕道而行。

    “等等,你是说安思瑶欺软怕硬?”沈笑雯打断了青年。

    “我不敢说。”青年已经说得自己都信了,一副委屈的神情。

    沈笑雯和焦和豫对视了一眼,又看了看剩下的三个同伴。

    青年说得别的,他们还将信将疑,但安思瑶欺软怕硬?

    昨晚安思瑶一击撂倒赤膊男,直面十几个壮汉的事情,可还不时出现在他们脑海中呢。

    五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他们围住了青年。

    青年还以为是他们相信了自己的故事,想要听到更多,刚准备继续编,五人中四人就抓住了他的四肢,一人抓住了他的脑袋。

    “诶?你们干什么?”

    在青年惊恐的目光中,五人将他丢进了花园的池塘里。

    “以后再说瑶哥坏话,就把你丢海里去!”焦和豫警告了青年一句,和同伴们转身离开。

    感受着冰冷的池水,青年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

    五点,夏煜到达了安思瑶的体内。

    “你回来啦。”安思瑶和他问好。

    “嗯。”夏煜的心情愉悦。

    “现在已经可以入场了。”安思瑶说着,“礼物在左边,拿去交给妈妈,就可以随便行动了。”

    夏煜看向左边,发现了一个巴掌大的礼盒。

    “这是什么?”他好奇着上流人士会送什么东西。

    “一块玉。”安思瑶回答。

    和普通人送的,也没有什么不同啊。

    也是,这是一个正常的世界,不送这种东西还能送干缩的手指、龟裂的眼球什么的不成?

    拿起礼盒,夏煜就要出门,又被安思瑶叫住。

    “还得换上晚礼服。”少女说。

    “……”

    你就不能在我来之前换上吗!

    打开衣柜,夏煜看了眼里面的衣服。

    衣柜里,一共有着十来套晚礼服,其中五件比较暴露,被夏煜否决,在剩下的五件里,他选择了白色的那一件。

    不管是裙摆的褶皱,还是上身的蕾丝花边,都很让夏煜喜欢。

    就是有点紧,而且将身体线条都展露出来,让夏煜有些别扭。

    有点羞耻。

    换上晚礼服,夏煜走出房间。

    一个女仆,正在门外等待着,见到夏煜身上的衣服,她小小的惊呼了一声。

    “小姐,这件衣服……”

    “怎么了?”夏煜转过身,看向了女仆。

    “夫人今天穿的,也是一件差不多样式的礼服,还请您换一件。”女仆说。

    撞衫是一件让人尴尬的事情,所以在晚会上,客人们都会选不一样的样式和颜色。

    换一件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女仆的语气,让夏煜皱起了眉头。

    “还请您换一件”这句话,虽然用了敬语掩饰,但其中强制的意思十分明显。

    不只是别墅里的女仆,这里的女仆也有些猖狂啊。

    夏煜的脑海中,闪过了关于安家的情报。

    从安思瑶的口中,套到了她家全部资料的夏煜,几天前就进行了一下简单的检索。

    安思瑶的父亲,就是之前他搜索到的,依靠房地产商起家的安天封,人物百科上,说了他有一个儿子,但只字未提安思瑶。

    再结合安思瑶一个人住在母亲留下的别墅来看,安家对安思瑶的态度,有些敷衍。

    这样看来,安思瑶的处境十分不妙,但实际上并不如此。

    安思瑶的外公,大梁资本的创立者虞梁,只有她一个外孙女。

    大梁资本这些年没落了,但也不比安家集团差到哪儿去。

    夏煜在网上浏览的时候,还见到过一个扒两家关系的帖子。

    安家集团表面上是安思瑶的父亲带着一众股东,从零开始打拼下来的,但实际上,一直有着一家公司,在为安家集团扫清障碍。

    那就是大梁资本,也是安思瑶外公的公司。

    帖子扒两家公司的目的,不是说这件无关紧要的事情,而是说在十年前,安家集团进行了一系列的金融操作,大梁资本的股份被稀释,直接从大股东变成了一个无关紧要的边缘人物。

    这也是大梁资本没落的主要原因。

    这次安思瑶的后母过生日,安思瑶的外公也没有过来。

    十年前,大梁资本被坑的那一年,也就是安思瑶母亲去世的那一年。

    根据以上背景条件,夏煜得出结论:

    1、安思瑶完全不需要顾虑安天封和那个后母,她还有外公,而且,根据猜测,她别墅里的生活也一直是外公在维持。

    2、安天封和那个后母,对安思瑶都不好。

    “小姐,请你回去换一件衣服,夫人会不开心的。”女仆拦在了夏煜面前。

    已经确定了安思瑶位置的夏煜,冷冷的对女仆说:“让她去换。”

    没有想到夏煜会说出这样的话,女仆愣住,等夏煜从他的身边走过的时候,才反应过来。

    为了阻拦,她直接拉住了夏煜的手。

    夏煜的眉头皱紧,他扬起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