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身体交换游戏 > 32. 你们知道吗?
    “你现在想要做点什么?要看电视吗?”徐母继续问。

    夏煜不知道依照徐幼香的性格应该怎么回答,他思考了一下,说了句好。

    徐母的脸上立即露出了笑容,她打开了电视,调到了一个偶像剧。

    “这个怎么样,你以前最喜欢看这个了!”徐母忐忑的和夏煜确认着。

    居然喜欢看偶像剧,这是标准的小女生啊。感叹了一句,夏煜说了一句嗯。

    徐母更加惊喜了,她又问:“那我去热点粥?”

    “好。”夏煜的确感觉有些饿。

    徐母于是走到了门前,但在打开门后,她又折返了回来。

    “放在微波炉里热有辐射,我让你爸从外面买份粥回来,他老早就说有家夜宵店粥好喝,正好让你尝尝。”徐母掏出手机,开始给丈夫打电话。

    夏煜知道,微波炉里热有辐射只是托词,徐母是走到门口,突然怕女儿在没人的时候再做出什么傻事。

    这样一个小心翼翼的照顾女儿情绪的母亲,可以说十分合格。

    女人将病床摇高,让夏煜抬起上本身,能够更好的看电视。

    “我让你爸把你的笔记本带过来,你就打打游戏,等这两天做下检查,确定没问题,我们就回家。”

    夏煜没有回答,因为此刻在他脑海里,响起了另一个声音。

    那是徐幼香的声音。

    “你想干什么!”徐幼香的话语里带着暴躁与愤怒,在夏煜醒来后她就有了意识,这段时间是在梳理昨天的事情。

    “我的手机呢?”夏煜看向了徐母。

    徐母神色紧张:“你的手机我没有带来,你要干什么先用妈妈的手机可以吗?你爸大概一个小时以后到,他会给你把东西都带来的。”

    接过了徐母的手机,夏煜打开备忘录,开始思考。

    没有得到夏煜回复的徐幼香,此刻正在破口大骂。

    那么,要怎么回复徐幼香呢?双腿不能动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生命没了腿也能具有乐趣?

    这两句话都属于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典范,换做夏煜自己,在没有得到身体交换游戏之前双腿没用了,虽然不至于自杀,但也一定会感觉世界一下子灰暗起来。

    想了想,夏煜在备忘录上打字:

    『我说不定可以治好你的腿』

    医术也是一个重要的技能,为了自己也为了亲人朋友,在搞到钱之后,夏煜一定会想办法刷一刷这个技能,到时候顺便把徐幼香治了。

    这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毕竟连恐吓这样不科学的技能都有,超乎寻常的医术也应该存在。

    然而,徐幼香并不相信夏煜的话:“你们都在骗我,什么可以治好,都是假的!”

    『别的医生,能控制你的身体吗?』

    “那就现在把我治好!”

    夏煜头疼起来,徐幼香丝毫不相信他的话。

    或者说,总是被满怀希望的进入医院,然后满怀失望的离开的徐幼香,已经不愿意再相信别人。

    这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机制,被骗久了,正常人都会不再相信别人。

    暂时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他索性放下,不再去理徐幼香,而是看向了电视。

    这种偶像剧虽然剧情狗血,但里面的女性角色,长得还挺不错。

    以安思瑶百分制计算,女一女二大概有八十多分,偶尔打扮适合能接近九十分的样子。

    远不如安思瑶,甚至不如冯雨佳和冯雨沫两姐妹,但也还能看看。

    “关掉,你居然还在看这种东西!给我关掉!”徐幼香大喊着。

    这是她说的,难得的不是咒骂的台词。

    这可能是一个线索

    拿起手机,夏煜在备忘录上打字:

    『你妈妈说你喜欢看这个。』

    “我不喜欢,关掉!”徐幼香的声音更加尖锐起来。

    『为什么不喜欢,男帅女美,很好的视觉享受不是吗?』夏煜问。

    徐幼香又阴阳怪气起来,她说:“你认为一个瘸子看到这些蹦蹦跳跳,享受人生静好的家伙,会是什么感觉?”

    夏煜于是拿起遥控,将电视调到了一个宠物频道。

    见到电视上的猫猫狗狗,旁边徐母的眼睛一亮:“香香,我们也买个猫或者狗陪你好不好?”

    『你感觉呢?』夏煜打字问。

    “不好!”徐幼香说了这么一句,就安静了下来。

    夏煜将徐幼香的意思转告了徐母,徐母失望的低下头。

    夏煜本以为徐幼香会继续开始大骂,然而这次她直接没有了动静。

    五分钟后,徐幼香开口说:“问问她花了多少钱。”

    『嗯?』

    “问问我住院花了多少钱!”

    徐幼香的语气,让夏煜的眉头一皱,虽然他可以照顾残疾人,但徐幼香未免也太嚣张了一点。

    算了,等你和安思瑶一样被我骗到手之后,再想办法报复。

    夏煜将这件事记在了脑海中的小本本上。

    他问向徐母:“这次住院花了多少钱?”

    徐母的目光躲闪着:“没有多少。”

    “没有多少是多少?”夏煜追问。

    徐母还是没有回答,她的眼角已经出现了泪花:“不管多少钱,我们只要你好好的。”

    夏煜沉默下来,徐幼香也没有再说什么。

    到了四点四十,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进入了病房,他带来了粥和徐幼香的电子产品。

    那是徐父。

    徐父是个不善言辞的人,他放下东西,坐在一边的空床上看了女儿一会儿,就离开了病房。

    喝完粥,夏煜拿起徐幼香的手机,随手翻着。

    『你的企鹅呢?』夏煜发现徐幼香把聊天软件卸了。

    “留着听那些假惺惺的安慰?”徐幼香反问。

    夏煜可以理解,他相信会有许多似乎富有同情心,但实际上就是个二傻子的人,会站着说话不腰疼,一遍又一遍揭徐幼香的伤疤。

    『你家缺钱?』他又问,不缺的话徐幼香不会让他问。

    “都被你这样的骗子骗走了!”徐幼香说。

    没有去解释自己不是一个骗子,夏煜思考着是不是可以使用金钱来诱惑对方。

    『如果,有一个可以使用身体换钱的机会放在你面前,你感觉怎么样?』

    “怎么,你终于想要对我下手了?只要十万,我的身体你可以随意玩弄,一个新鲜出炉的瘸子哦!”

    夏煜进行了一下简单的计算,以他八千一个月的工资,十万他需要攒十三个月。

    这不是关键,他并不是想要买徐幼香的身体,他只是想要买使用权而已。

    更重要的是,徐幼香总是以为自己是看上了她的身体,需要想办法解释一下。

    思考两秒,夏煜打字说:

    『我要你的身体有什么用,磨镜子吗?』

    他决定装作是一只小姐姐。

    “你是女的?”徐幼香的声音带着怀疑,“那我问你,卫生巾是怎么用的?”

    妈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