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身体交换游戏 > 29. 我成了都市传说
    冯雨沫和冯雨佳两姐妹最近有点沉闷。

    早上,她们来到学校,要是往常,她们会和路上所有知道名字的同学打招呼,而她们今天没有。

    两姐妹的心中,都在想着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安思瑶。

    在几天前,被安思瑶帅到的两人,最近都围在安思瑶的身边,想要获得更多的快乐,但她们并没有得到满足。

    好像那一天只是例外一样,这几天的安思瑶,又变成了从前的样子。

    不过,两姐妹这些天的接近,也成功解开了一些误会,知道了安思瑶平常表现出的软萌不是在装样子,而是真的如此。

    这让她们十分惊讶,没有想到现代社会,还有这样的人存在。

    但是,软萌并不是她们想要的快乐,她们追求的是和那天一样的感觉,安思瑶不能带给她们。

    那一天,只是错觉吗?

    两姐妹十分失望。

    进入中庭,她们普通的遇上了安思瑶,此刻她们的心中已经没有了期待,所以只是普通的问候了一句早安。

    “早啊。”夏煜元气的回答。

    两姐妹的步子一顿,在往常,安思瑶会说出的,应该是“早安”,而且语调也会十分软润。

    她们对视了一眼,肯定了对方的感觉,然后一齐盯向了夏煜。

    “怎么了?”夏煜有些疑惑。

    要是安思瑶,此刻应该后退一步,怀疑自己身上是不是有着古怪,而不是中气十足的询问。

    那天的安思瑶,又回来了?

    妹妹冯雨沫首先反应过来,她拉住了夏煜的手。

    她也牵过许多女生的手,女生的手都很柔软,握住别人的手就好像是在握自己的手一样。

    而她此刻握住的手不一样,这只手有力、温热,让她的脸都有些灼热起来。

    就是这种感觉!

    夏煜虽然疑惑,但还是反手握住了冯雨沫的手掌,他经常见到女生们手牵手,想来是一个十分正常的举动。

    他大步向前走着,冯雨沫只有加快步伐才能跟上他的脚步,这让女孩更加具有感觉。

    一旁的冯雨佳咬牙看着两人牵着的手,夏煜虽然有着两只手,但另一只手还要拿着书包,没法去牵,而且三个人手牵手太过羞耻。

    可恶的小丫头,都不知道让着一点姐姐!

    不满的看了妹妹一眼,冯雨佳放弃了这一战场,试图开展新的行动。

    她和夏煜说:“中午一起用餐吗?”

    “好。”夏煜答应下来。

    “那么下课我去找你。”冯雨佳欣喜起来。

    “我也去!”冯雨沫说。

    “雨沫你刚刚升学进来,还是和同学们一起增进感情比较好。”为了防止牵手的事情重演,冯雨沫试图支开妹妹。

    “姐姐你才是,你那些闺蜜们可是每天都等着你一起呢!”冯雨沫不甘示弱的回击着。

    夏煜不是一个迟钝的人,他感觉到了两姐妹话语里争抢的意味。

    他感叹着:安思瑶的人气真高啊。

    到了三楼,夏煜和两人分开,进入了教室。

    贵族学校的课程也没有什么不同,就是用的教材更加具有逻辑性了一些,更加简单了一些。

    下课后,女生们也一起聊着八卦,今天流行的是一个刚刚出现的都市传说。

    一个女生绘声绘色的说着:“傍晚听到楼下有叫你的声音,一定不要回应,那是孤魂野鬼,你应了它就会上你的身!不过被上了身也不用慌张,那些鬼只是怨气未消,一般让它打半天游戏它就会离开。”

    夏煜:“???”

    好像有点即视感?

    到了中午,夏煜被冯家两姐妹带走之后。

    三人来到餐厅,拿了菜之后,坐在了一张空桌子上。

    “这个很好吃。”冯雨佳将碟子里的雕花豆腐给了一份夏煜。

    “这种小鱿鱼也很好吃。”冯雨沫同样分了一份菜给夏煜。

    夏煜莫名有种被喂食的感觉。

    不过他现在使用的是安思瑶的身体,她们喂食安思瑶,关我夏煜何事?

    心安理得的吃着菜点,夏煜感觉到了极大的满足。

    食欲是最原始的欲望之一,追求美食是人类的根性。

    夏煜吃的开心,冯雨佳和冯雨沫两姐妹同样喂食的开心,三人其乐融融。

    但这时候,过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那是一个大概二三十岁的青年。

    “雨沫,我正想找你说说文化节的事情呢!”青年是冯雨沫班级的老师。

    这个学校虽然是贵族女校,但老师队伍里,还有着男人。

    端着托盘的青年,很自然的和三人坐在了一起。

    夏煜三人所做的是一张四人桌,冯雨佳坐在夏煜的旁边,而冯雨沫坐在夏煜的对面。

    空下的位置,就是冯雨沫的旁边。

    坐下后,青年仿佛刚刚看到夏煜似的:“没有想到思瑶你也在这里。”

    夏煜皱起了眉头,一只公兽在一群少女里面十分明显,所以他刚刚就注意到了青年,青年是在周围晃悠了一圈,观察过后才过来的,根本不是巧遇。

    而且,他那省去姓氏,直呼名的做法,也让夏煜不喜。

    同时他还能察觉到,冯雨佳和冯雨沫两姐妹同样不喜。

    “他是谁?”夏煜问。

    冯雨沫以为夏煜是在问她,解释说:“这是我们的音乐老师。”

    “去年在你母亲的生日宴会上,我们见过一面,没有想到思瑶你居然没有记住我。”青年开始做自我介绍。

    然而夏煜并没有听,他刚刚也不是在问冯雨沫,而是在问安思瑶。

    “一个音乐老师,听说是从第二区回来的。”安思瑶尽力回想着更多的信息,“他父亲好像是我父亲的下属。”

    原来只是一个高级打工仔的儿子。

    夏煜的心中升起轻视,虽然他本身连高级打工仔都不是,但他现在使用的是安思瑶的身体,以安思瑶的身份,轻视青年没有丝毫问题。

    “伯母今年的生日也快到了,希望能在宴会上再见到思瑶你美丽的身影。”青年笑着说。

    夏煜没有回应,甚至没有去看青年,他安静地剥着一颗鸽子蛋,这是一种夏煜没听说过的鸽子的蛋,蛋壳会保存热量,所以只有刚剥壳的才好吃。

    青年微笑着等待夏煜的回答,没有想到夏煜居然如同没有见到他似的,这样青年越来越尴尬,桌上一下子安静下来。

    三人看着夏煜。

    就是面对三人的目光,夏煜的手依旧很稳,他慢条斯理的将蛋壳剥完。

    将蛋塞到冯雨沫的嘴里,夏煜瞥了眼青年:“思瑶这两个字,不是你能叫的。”

    冯雨沫的大脑一下子陷入了宕机中,被喂食的喜悦压倒了被青年带来的不快。

    不过,冲着她来的青年,并没有罢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