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身体交换游戏 > 17. 发现大秘密的司机
    早上八点,夏煜登录了安思瑶的身体。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椅背。

    那是汽车座椅的椅背,他现在正在一辆车上。

    开车的是一个带着墨镜的西装男人,看两边的窗外,这里还是市区。

    看起来不是被绑架了。

    在夏煜打探四周的时候,安思瑶的声音响起:“你回来啦!”

    “嗯。”夏煜有些心虚,他已经做好了被少女责难的准备。

    但少女没有提这件事情,她和夏煜讲解着她现在的情况。

    “现在是在上学的路上,学校里没有办法弹钢琴,要请假吗?”安思瑶虽然没有尝试过请假,但请假一次应该是可以的。

    前面还有着一头司机,夏煜不好直接说话回答,他掏出手机,打着字。

    『不用了,就去看看你的学校好了』

    虽然他也想要快点儿完成钢琴的学习,但他并不想给少女添太多的麻烦。

    主要是因为混熟了,熟人不好下手。

    “好。”安思瑶答应说。

    “对了,昨天我有事,所以没能来得了。”夏煜稍稍解释了一下。

    “嗯。”少女轻轻的应了一声,就沉默下来。

    就在夏煜已经已经成功度过了危机,开始打量窗外景色的时候,他的脑海里传来安思瑶轻微抽泣的声音:

    “你果然已经对我的身体没有兴趣了!”

    “???”

    『我没有!』夏煜在手机上打字说。

    但是安思瑶并没有回复,夏煜也不知道她注意到了手机上的字没有。

    纠结了两秒,夏煜将手机放在耳边,装作打电话的样子说:“我没有。”

    “那你昨天晚上和前天晚上,是不是上了别人的身体?”悲伤的少女,说出了在正常情况下,绝不会说出的话。

    “我没有上别人的身体!”夏煜坚决的否定着,他只是上了一只猫的身体而已。

    “就是不上别人的身体,你也不想上我的身体吗?”安思瑶更加伤心了。

    这是什么鬼逻辑?

    “我原本准备上你的身体,但是前天晚上和昨天晚上,出了一点儿问题。”夏煜说。

    “可是你之前一直过来,这次已经好几天没有过来。”在夏煜的解释下,少女的情绪稳定下来,但她还是有些怀疑。

    “我也得调整调整仪式道具什么的吧?一开始当然不会出什么毛病,就是用久了,才会出问题的。”夏煜将锅甩到了巫术的身上。

    “那你可以上别人的身体吗?”安思瑶发出疑问。

    思考了一下,夏煜回答说:“可以。”

    安思瑶又陷入了沉默,过了一会儿她问:“可以只用我的身体吗。”

    “你身上有我想要的,别人的身上也有。”夏煜感觉少女对他抱有的期待有点高,还是主动降低一些比较好。

    “我知道了。”

    接下来的路途,少女彻底安静下来,看来这件事是平平安安的过去了。

    来到学园门口,司机停下轿车,来到后排给夏煜打开了门。

    在夏煜走后,司机将车开离学园大门,下车点燃了一支烟。

    他夹烟的手,微微颤抖着。

    他刚刚听到了什么?

    上什么身体?什么不可能只和你在一起?要将什么调整调整?

    刚刚入行一个月年轻司机,内心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豪门的生活,原来是这么放浪的吗?

    天使一样的大小姐,原来是这样的人吗?

    上一个司机,该不会就是听了这些,被沉江了吧?

    不行,我要装作什么也没有听到的样子。

    司机抽完烟,决定要削弱自己的存在感,做一个聋哑人。

    此时,夏煜正跟从安思瑶的指导,向着教室走去。

    一边走着,他一边打量四周,这里不愧是贵族女校,庭院里种的树木花草虽然和别的学校没有多大的区别,但每一棵树,每一株花,都是经过了细心培育,整齐的和军队一样。

    对比之下,夏煜学校的绿化,简直和难民营一样。

    走到中庭,夏煜遇到了其她的学生,其中还有一个和他同路。

    “这是我的同班同学,叫单柳。”安思瑶说。

    同班同学?夏煜扭过头,看向一边的女生。那是一个有着齐肩长发的少女,少女的容貌只是普通的好看,给人一种冷淡的感觉。

    在他打量着少女的时候,少女也在打量着她。

    因为容貌,安思瑶在学校里,也有着一些名气,被誉为学校里最漂亮的两位姐姐大人之一,绰号是寡言的公主,如同绰号所言,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

    要是普通的小女生,见到安思瑶,一定会十分激动,但单柳感觉自己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大人,对这种乖巧的公主,她才没有兴趣。

    不过今天这只公主是是不是有点怪?为什么要盯着我看?这种男性一般的侵略眼神是怎么回事?

    “早安。”夏煜和单柳打着招呼。

    “早、早!”单柳有些惊慌。

    打完招呼之后,夏煜就收回了眼神,这让单柳松了口气。

    单柳继续悄悄打量着同班同学,发现安思瑶的目光没了以前的躲闪和温柔,反而充满着侵略与好奇。

    走路的步子,也从温柔的小步伐,变成了进攻性的大步子。

    不知道是看到了什么,安思瑶的脸上露出带着玩味的笑容,这让单柳有些心跳加速。

    她有些发愣,所以投来的目光有些明显,夏煜扭过头,问:“怎么了?”

    “没什么!”单柳后退了一步,她被夏煜突然的扭头吓了一跳。

    面带红晕的走进教室,确定了夏煜没有注意自己后,单柳悄悄来到了角落的一个短发女生前。

    安思瑶有着一个后援会,短发女生就是后援会的一员,而且还是一个管理。

    “我要入会。”她说。

    短发女生诧异着:“你不是说你不喜欢这种柔柔弱弱的女生吗?”

    “安思瑶才没有柔柔弱弱,是你们看错了。”在后援会申请表上填上了自己的名字,单柳回想着刚刚的情形,脸上红了起来。

    不知道自己给安思瑶拉了一个新粉丝,夏煜新奇的坐在女校里,和一帮女生一起上着课。

    虽然是女校,但老师里还是有着一些男人,比如第一节课的数学老师,就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

    上完三节课,夏煜站起身,走向了厕所。

    厕所里,也显露着贵族学校与普通学校的不同,将隔间的门关上,拉来一个普通学校的学生,告诉她这里是餐厅,她也会相信。

    上厕所的程序,夏煜已经熟练,他普通的解完手,使用洗手液清洗了手掌,向着班级走去。

    路上,一个比他矮半个头的女生,和他相向而行。

    夏煜向右踏了一步,让开女生,但对方也向左一步,又拦在了他的面前。

    夏煜又尝试了让开两次,面前的女生依旧不依不饶,他于是知道了这是有意的欺负。

    这种欺负也是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