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身体交换游戏 > 12. 女仆长与恐吓
    晚上,登录上游戏的夏煜,见到的是熟悉的黑色钢琴。

    打开琴盖,夏煜一边练习,一边问安思瑶:“女仆长呢?”

    根据安思瑶之前的情报,女仆长是在今天晚上回来。

    “你没有见她吧?”夏煜又问。

    为了不给女仆长留下依旧软弱的印象,夏煜之前叮嘱少女,在他到来之前不要见那只女仆长。

    在气势的交锋中,印象十分重要。

    比如一个肌肉壮汉十分具有压迫力,但要是他泄露了肩膀上的皮卡丘纹身,想要再在气势上压倒别人,就有些困难了。

    安思瑶并没有立即回答夏煜,她将话题扯向了毫无关联的方向。

    “你昨天没有来。”少女说着。

    “……我不来不是一件好事吗?”夏煜的手指一顿,弹错了一个键。

    “昨天,你没有来。”少女换了一个句式。

    拿安思瑶没有办法,夏煜解释着:“我也有别的事情要忙,不可能每天过来的。”

    “至少告诉我一声。”少女的话语里带着不开心的语气。

    “好好好,以后不来一定告诉你。”

    许下这个承诺后,夏煜的心情复杂,感觉自己和夜不归宿的丈夫一样。

    “嗯。”安思瑶的话语,稍稍恢复了一些欢快。

    “所以那头女仆长呢?”夏煜再次提出刚刚的问题。

    “她没有来别墅,先回家了。”安思瑶的话语里,带着愧疚,她给夏煜的消息是错误的。

    皱起眉头,夏煜感觉情况有些严重:“那个家伙说今天回来,然后放了你的鸽子?”

    “没有,”安思瑶解释着,“我之前听别的女仆说东姨今天下午的飞机回来,以为她晚上就会来别墅,没有想到她居然回家了。”

    “她什么时候过来?”夏煜又问。

    “不知道。”

    “……”

    掏出少女的手机,夏煜找到备注女仆长的号码,发了信息过去。

    『明天你什么时候回来?』

    信息很快得到了回复。

    『明天中午』

    放下手机,夏煜对安思瑶说:“这样不就可以了,为什么要去偷听别的女仆的消息?”

    少女没有回答,她做不到这样的事情。

    “明天中午的话,还有些麻烦,我要到六点才能来你的这里,你起码要和对方一起待六个小时。”

    游戏的限制是每二十四小时登录八小时,而且中间不能提前登出,要是昨天得到这个消息,夏逸还能调整一下时间,但现在已经晚了。

    六个小时的时间,要是女仆长已经达成了胜利,夏煜附身之后,在气势上就弱了不止一筹。

    “这个应该没有关系,白天我要上课,下午三点回家,一般三点到六点在房间完成作业,这个时间段东姨不会过来。”安思瑶说。

    “你居然还要上课?”夏煜诧异着。

    “为什么会惊讶这个啊!”安思瑶不能理解夏煜的话。

    “我还以为你是家庭教师私人教学。”夏煜以为对方是一直待在这个别墅,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性格。

    “我一直在东之乡学园上学,从幼儿园到高中。对了,你现在是在大学吗?还已经工作了?”少女趁机问着夏煜的事情。

    “还有两年我就退休了。”

    “诶?”愣神了三秒,结合夏煜的前科,安思瑶产生了怀疑,“骗我?”

    夏煜没有回答,便是默认。

    “坏蛋!”少女气愤的说。

    “好了,开始钢琴教学吧!”不想暴露自己的信息,夏煜扯开了话题。

    花了七个半小时练习钢琴,剩下的半个小时,夏煜问了问别墅里的女仆,关于女仆长的一些情报。

    安思瑶说女仆长回家,夏煜才知道女仆长居然还有自己的家庭,也让他有些惊讶,他还以为对方会是电视剧里的单身老女人。

    八小时时间,夏煜退出了安思瑶的身体。

    普普通通的度过了一天,晚上六点,他再次登录。

    这次,他没有见到黑色的钢琴,安思瑶的身体,此时正在卧室里。

    “晚上好。”少女和夏煜打着招呼,但她语气不如之前欢快。

    “女仆长回来了?”夏煜问。

    “嗯。”

    “吃晚餐的时候,你和她有交流吗?”夏煜需要了解一下详细的情况。

    “没有,吃饭的时候不会说话。”

    “那就好。”

    “没有问题吗?女仆长看起来好凶。”安思瑶有些忐忑。

    “放心,稳稳的。”夏煜安抚着少女。

    满意的点了点头,夏煜站起身,来到了钢琴室。和往常一样,他进行着钢琴的练习。

    他在等女仆长过来找他,作为主人,对一个女仆主动出击,是自降身价。

    一个小时后,敲门声响起。

    “是东姨。”安思瑶听出了特别的敲门声。

    夏煜没有开口让女仆长进来,他继续着手上的弹奏。

    两分钟后,女仆长自己打开了门,来到了夏煜的身边。

    夏煜也终于见到了女仆长的样子。

    那是一个年老的消瘦女人,女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女式眼镜,面色严肃,完全符合夏煜的想象。

    “小姐。”女仆长开了口。

    夏煜好似没有听到一般,继续弹着钢琴。

    女仆长皱了一下眉,她继续说:“我听方春说了最近的事情。”

    她的话语停下,想要通过沉默来给夏煜压力,让夏煜主动交代错误。

    但夏煜一点儿也没有理会她,自顾自的弹着琴。

    “小姐,一个合格的淑女,可不会故意忽视别人。”女仆长又说。

    夏煜还是没有理睬,他已经弹到了古达练习曲的第三部分,需要集中全部的精力。

    女仆长等待了一会儿,终于忍耐不住,走到了夏煜的身边:“小姐!”

    将最后一个音符弹完,夏煜慢慢放下手,看向了女仆长。

    他的从容,让女仆长有些心惊。

    “合格的淑女?”夏煜的嘴角勾起。

    “是的,作为安家继承人的您,理应是一个合格的淑女。”女仆长压下了心中的小小惊讶,镇静的说。

    盯着女仆长,夏煜缓缓说,“那么,你就是合格淑女身边的合格女仆了?”

    “我自认当得上这样的称呼。”女仆长面色如常。

    “所以,合格的女仆是指,在小姐没有同意的情况下进入房间,肆意打断小姐的演奏吗?”夏煜开始进攻。

    女仆长没有办法再保持刚刚的镇定,她为自己辩解着:“是小姐您……”

    “你是作为一个合格的女仆,在指责我吗!”夏煜打断了她的话。

    女仆长涨红了脸,无话可说。

    “你只是一个女仆而已,摆正你的身份。”收回视线,夏煜又将手指搭在了琴键上,古达练习曲的声音再次响起。

    在旁边站了一会儿,女仆长慢慢冷静下来,她只是被夏煜说的哑口无言,还没有认输。

    她从没有想到,之前那个跟在她身后,说什么听什么的小姐,居然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

    她向后退了一步:“我会将这件事告……”

    当——

    夏煜的手重重按在了琴键上,巨大的声音响彻琴室。

    “你的合格,就是三番两次打断别人的演奏吗?”扭过头,他看向了女仆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