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身体交换游戏 > 10. 神秘的喵喵叫
    熟悉的黑暗过后,夏煜见到了黑色的钢琴。

    这是少女算准了他来的时间,提前坐在这里等他。

    “你回来啦!”安思瑶发出问候。

    “嗯。”夏煜普通的应了一声,打开琴盖,进行练习着古达练习曲。

    这首曲子,对于初学者来说十分困难,但这是一个合格的入门曲,可以较为全面的锻炼各种技巧。

    据安思瑶说,这首曲子,被许多钢琴家称之为入门老师。

    顺畅的将第一部分弹奏完,到了第二部分,夏煜的手指一颤,按早了一个键,曲子立即乱了起来,接二连三的错键开始出现。

    停下手,夏煜舒缓了一下心情,继续练习。

    生疏的弹,只是将键位记住而已,而钢琴曲需要的不只是复刻按键循序,还需要掌握节奏,甚至重点就是在节奏上。

    到了七个多小时过去,夏煜已经可以将第二部分弹完,剩下的第三部分,是与前两部分完全不同的部分,困难度会有所上升。

    不过,就是难了一些,最多两天,夏煜也能将第三部分完成,再花一天时间熟悉一下整支曲子的弹奏,再有三天,古达练习曲就算学成。

    后面许多曲子,有了古达练习曲难的底子会学的很快,成为一个可以赚钱的钢琴师,已经不远了。

    看了看时间,还有十分钟就到了凌晨两点,夏煜和安思瑶说着话。

    “你很喜欢钢琴吗?”安思瑶问。

    “不喜欢。”夏煜正直的回答。

    “那为什么要用我的身体来练琴?”安思瑶疑惑着。

    她怕夏煜误会,又补充说:“啊,我不是说使用我的身体练琴不好。”

    夏煜思索着,应该怎么回答安思瑶的这个问题。说他学习钢琴,只是为了去街角的咖啡店做一个钢琴师捞钱?

    沉默了一会儿,夏煜使用低沉的声音说:“我,只是在享受手指自由活动的感觉。”

    他张开手,出神的看着十根手指。

    安思瑶的脑海里,闪过了两只光秃秃,没有手指的手掌,她的心中,升起心酸。

    原来,他是一个没有手指的残疾人吗?

    “抱歉。”少女说。

    “你还真信了?”夏煜笑出声来。

    “???”

    又是在骗我!

    安思瑶赌气不理夏煜。

    “抱歉抱歉,主要是你太有趣了。”夏煜安抚着少女,他的钢琴,还需要少女来教。

    “我不是为了给你捉弄才有趣的!”安思瑶发出抗议。

    “以后我会注意一点。”夏煜承诺。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要弹钢琴?”少女继续问着刚刚的问题。

    “不告诉你。”夏煜合上了琴盖,走出了钢琴室。

    他来到卧室,躺在了床上。还有五分钟就是他离开的时间,他不想仓促的接过身体的安思瑶,磕着碰着。

    “对了,你之前说的那个女仆长近期就会回来,具体是什么时间?”夏煜问。

    从少女的话语里,夏煜已经知道了女仆长是这个别墅的最大boss,了解一下boss战什么时候开启,十分具有必要。

    “东姨大概后天回来。”安思瑶回答。

    “她很难对付?”夏煜问。

    “应该有点难。”安思瑶从没有试探过女仆长的难缠程度,所以不能给出准确答案。

    “具体说说看,你家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夏煜看了眼时间,现在还剩五分钟,听完应该来得及。

    安思瑶沉默了十秒,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始说明。

    从少女的话里,夏煜总结出了她的情况。

    在母亲去世后,父亲忙于工作,将她一个人丢在这个别墅里,从她五岁到现在,都是名为东姨的女仆长,在照顾她。

    女仆长十分严厉,一切都有着详细的规矩,女仆们也都怕她。

    又问了一些小细节,八小时游戏时间结束,夏煜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从床上坐起身,夏煜进行着思考。

    安思瑶就不说了,那些女仆看起来不是软弱的家伙,女仆长能够压住这些女仆,还是有点儿道行的。

    而且,从安思瑶的话里推断,女仆长的身后,还有着她父亲的支持。

    思考了一阵,他定下了方案。

    他看向了书桌下的黑猫,黑猫正趴在窝里睡着。

    明天就不过去安思瑶那里了,先去黑猫那里把恐吓学了。

    起身下床,打开台灯,他看了一会儿书,又打了一会儿游戏,简单复习了一下功课。

    他所在的紫琅第三高中,只是一个普通的公立学校,课程难度远比不上私立学校,以他前世的基础,上课稍微听听,考前突击一下,就能考到全班前五。

    到了七点,他走出家门,在菜市场和步行街转了转,成功找到了卖仓鼠的小贩。

    想要获得黑猫的恐吓,首先需要练习,练习需要对向,夏煜不可能拿又雪来刷经验,所以最为方便的,就是买仓鼠了。

    以五元的价格,夏煜得到了一只灰色仓鼠,还附送了笼子。

    提着笼子,他回到了家里。

    “是仓鼠啊!”又雪心动的看着灰色的仓鼠。

    仓鼠毛茸茸的、小小的,别说是女生,就是某些男生,也喜欢养。

    夏煜前世大学的时候,室友就养了一只。因为笼子的设计较差,和看管的疏忽,仓鼠在某天晚上成功越狱,直到三天后,室友才从许久没用的杯子里,发现了奄奄一息的仓鼠。

    仓鼠最后埋在了另一个室友的多肉盆里。

    为了不让又雪对实验器材产生情感,夏煜进行着解释:“这是给黑猫玩的。”

    “假仓鼠?”又雪发出疑问。

    “真的。”夏煜回答。

    使用一只仓鼠给猫做玩具?女孩的心中,产生了疑惑,但她没有说什么。

    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有点奇怪的地方,听说是正常的。

    比如每天傍晚一回来,就紧关房门。

    作为一个合格的妹妹,又雪不去打探哥哥的隐私。

    吃了早饭,夏煜前往学校上课,晚上回来,他迫不及待的关上门,进入了黑猫的身体。

    趴在窗台上的黑猫,站起了身。

    控制着黑猫的身体,夏煜小心翼翼的从阳台跳到书桌,再从书桌跳到椅子上,最后来到地上。

    来到装仓鼠的笼子前,夏煜酝酿了一下,喵了一声。

    毛并没有炸开,仓鼠抬起头,看了面前的生物一眼,又低下了头。

    调整了一下心情,夏煜又尝试了几次,终于在回想自己还剩下三千的存款后,成功将毛炸开。

    哐——

    仓鼠被吓了一跳,撞在了笼子上。

    将毛理顺,夏煜再次发动了炸毛能力。

    卧室的隔音并不好,客厅里收拾碗筷的又雪,心忧的向不断传来喵喵叫的卧室看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