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身体交换游戏 > 3. 身体被系统托管了
    又画了一张以妹妹为原型的画,夏煜放下笔,躺在床上,进入了睡眠。

    第二天早上,从梦中醒来的夏煜,看了一下时间。

    现在才是早上五点,他一般是七点半起床。

    这次早早醒来,是因为他已经没有了困意。

    身体被系统托管后的睡眠,也算在了身体所需睡眠里。

    那么以后就方便了,每天八小时让托管的身体写个作业,然后睡觉,可以节省出大量的时间。

    在床上玩了一会儿手机,他听到了门打开的声音,还有低沉的咳嗽声。

    这是此身的父亲夏东阳回来了。

    夏东阳年轻时十分浪荡,所以没有什么正经的工作,现在是在一家夜间酒吧做服务员。

    正好他也好酒,每次下班都会喝一些回来。

    好在老板是他的同学,他喝的酒都是成本价,不然他那点儿工资,酒钱都不够。

    咣——

    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道大的声音,好像是对方跌倒了。

    夏煜没有去管,夏东阳也是一个大学生,能够在现代社会过得如此贫困的大学生,怎么可能是个好人。

    现在年老体衰好了一些,早些年,夏煜还小的时候,可没少被他教训。

    “又雪!又雪!”夏东阳似乎摔得不轻,他叫喊着夏煜妹妹的名字。

    五年前,他总是这样叫夏煜的名字,后来被夏煜打了一顿,就改口叫又雪了。

    “你个死丫头人呢!出来扶你老子!”声音中,伴随着摔地板的声音。

    过了十秒,夏煜又听到了门开的声音,还有妹妹又雪的声音。

    “快给老子滚过来,老子还没睡你倒是睡了,你美得很!”

    夏又雪似乎被吓到了,发出低声的惊叫。

    起身下床,夏煜打开了房门。

    夏东阳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看了看夏煜,用低了一个音调的声音说:“女儿扶老子,天经地义!”

    没有理会他,夏煜看向了此身的妹妹:“又雪,我房间乱了,你来给我收拾一下。”

    “先把老子扶起来!”夏东阳硬气着。

    夏煜锤了一下墙壁,他立即闭上了嘴。

    小心翼翼的走过夏东阳的身边,夏又雪来到了夏煜的房间里。

    将门关上,夏煜看着穿着睡衣,畏畏缩缩的妹妹。

    伸出手,他摸了摸女孩的脸。

    又雪有一双漂亮的脸蛋,性格也很乖巧,今年上初中一年级。本来,这样的女孩,在别人家里,会过上小公主的一般的生活。

    “哥哥。”又雪发出可怜的声音。

    “去床上睡吧。”夏煜说。

    夏东阳在烂醉后,并不会马上睡着,起码还要折腾一个小时,要是又雪离开他的房间,一定会被夏东阳抓去。

    不过,就是夏东阳也不会每天烂醉,估计又是在酒吧被客人气到了。

    本事没有,自尊倒是挺强。

    对夏煜露出笑容,又雪爬到了床上,钻进了被窝。

    看着坐在书桌前的夏煜,她问:“哥哥不睡吗?”

    “我昨晚睡得早,睡不着了。”夏煜回答,“赶紧睡吧。”

    “嗯。”夏又雪闭上了眼睛。

    在书桌上画了一会儿画,对身体交换游戏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夏煜扭头看向妹妹的睡脸。

    比起自己前世的小康和谐家庭,这一世的家庭可以说是十分不幸,不过这不幸里也有着一点儿幸运。

    那就是这个乖巧可爱的妹妹。

    前世不擅交际的夏煜,从未见过比又雪更令人讨喜的女孩子。

    前世作为独子的夏煜,也从未有过这样的一个血脉相连的女孩子。

    在刚刚穿越的时候,他曾经立下了一些小目标,比如说成为大富豪、大文豪、小白脸等等生物,然后带着妹妹过上幸福的生活。

    可惜他根本没有什么商业经验,也没有过目不忘的本事,脸也只是普通的有点小帅。

    他或许可以做的比前世好一点,但绝对好不了多少,甚至没有家庭的支持,他要辛苦许多。

    在昨天前,他是这样以为的,但现在他有了身体交换游戏。

    昨晚,他在绘画上的进步,让安思瑶十分惊讶,据少女说,他一晚上的进步,已经是她苦练一周的水平。

    少女的一周,每天可不只练习八小时。

    这样下去的话,成为一幅画的百万的画家,似乎也不是问题。

    而且这还只是绘画加成lv1,既然有一,一定就有二。

    美好的未来,就在眼前了。

    不过那是未来,现在自己还是个需要在便利店打零工,攒钱买笔记本的穷人。

    叹了口气,夏煜拿起手机,随便逛起论坛。

    两个小时后,又雪从夏煜的床上起来,她将被子叠好,床单铺整齐,走出房间,开始准备早餐。

    七点半,夏煜开始洗漱,和又雪一起吃了早饭,出门乘坐地铁。

    两人的学校是在不同的方向,夏煜在东边,又雪在西边,向东边的地铁首先到达,他和又雪挥了挥手,上了高铁。

    八点,正是上班的高峰期,地铁里十分拥挤。

    五分钟后,他下了地铁。学校距离地铁站还有一段距离,需要徒步前进。

    要是能有一辆自行车就好了,不用挤拥挤的地铁,也不用在太阳下步行。

    不过比起自行车,还是笔记本更加重要。

    要是有全都要的金钱,就更好了。

    八点二十,夏煜来到了校门口。

    这个世界已经统一,和国家相对的是各种区,夏煜现在所在的,就是华人聚集的第一区。

    区与区之间虽然有着竞争,但并不激烈,所以国家的政策也比较轻松。

    教育方面,和前世的第二大华人国家新加坡有些相似,每天早上八点四十上课,下午两点四十结束,剩下的时间可以进行社团活动也可以回家。

    学习的课程也要简单的多。

    当然,这只是公立学校,学费高昂的私立大学,有些比前世华夏的学校还要狠。

    选出精英,加强教育,剩下的随便教教。需要精英的岗位就那么多,读《资本论》的做表文员,和读《哈利波特》的做表文员,并没有什么区别,全民精英化根本没有必要。

    进入教室,神游天外的度过了一天的课程,夏煜收拾东西,来到打工的便利店。

    虽然他有着身体交换游戏,但他现在还是没有钱,工作丢不得。

    万一钢琴师的打算有变,想要再找一份这样轻松的工作,可不容易。

    五点半交班,他回到卧室,打开了身体交换游戏。

    黑暗散去后,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瘦长的花瓶,花瓶旁放着一捧花枝。

    他的左手拿着一枝花,右手拿着一把剪刀。

    这是……在插花?

    “小姐?”见到他发呆,旁边的女仆唤着他。

    “嗯。”

    冷淡的应了一声,夏煜看向手里的花。

    我不会插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