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建构我的天外天 > 58、收了甄老师(2/4)
    “洛神十式!”场中传来不小惊呼声。

    这可是甄家的宝贝啊!相传甄家有洛神谱,里面是一套一套曼妙动作,里面藏有极大武学奥秘,但甄家目前参透不出所以然。

    据说,洛昌城的缘由与洛神还有关系,这传说一直流传在王城内。

    这甄家也是洛昌城大家族,倒是没有人想过去动他们的传家图谱。

    只是众人没想到,甄燕居然随身携带,还拿了出来。

    这一下,众人眼睛又亮了起来,就连华一刀眼睛也亮了。

    甄燕这也是见了唐玉环等人精采的表现而心动了。

    在她想来,这洛神十式在她甄家十数代人,无一人可参透,与其继续藏着,还不如让这几人试试。

    甄燕严肃说道:“这洛神十式,原是我甄家秘宝,你们必须先起个誓,不能传出。”

    三名弟子望向参松,参松点了点头。

    四人一起起了誓言。

    甄燕点了点头,尽管誓言不可尽信,但多少有些安心作用。

    她将四人叫到一侧,图谱只给他们观看。

    这十式图谱,其实就是十式身形功法,甄燕已经算甄家难得一见的天才,却连第一式都无法施展.....

    参松望向图谱,心里微微一震,传下这图谱的绝对是个高手。

    他迅速跟自己的红尘无染比较起来,两者各有千秋,而且好似可以结合。

    他开始在脑海想着结合后施展会如何,这种推衍的过程,带给参松极大的成就感和乐趣......

    这需要用到逻辑,数理,加上武道等等。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

    “老师!老师!”

    参松感觉有人在摇晃他身体,他才从推演中回过神来。

    “怎么?”参松问道。

    摇晃他的是性子急的燕飞。

    “老师,你刚刚是不是入了魔怔,全无反应啊!”燕飞急道。

    参松四顾一眼,众人都疑惑看着他,看来刚刚自己沉浸入推衍中,花了不少时间。

    参松心念一动,下次如果在内世界推衍,不知道效果如何。

    甄燕说道:“刚刚你三个弟子都施展出第一式了,你呢?要试试还是放弃?”

    甄燕的眼神复杂,虽然带着期盼,但当这祖传图谱真的被施展出来,她还是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适才唐玉环使出洛神一式,仿弗仙子临于洛水旁,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那神态之曼妙,气质之出众,居然一举让众男学子将她封为第一女神。

    世子曹封,眼神也颇有深意盯着唐玉环。

    他本来对任红儿有几分好感,但任红儿是贝王爷的人,这让他有着戒心。此时,看到了唐玉环的美姿,他不禁想象着将来与她在一起的生活。

    ......

    参松自然也是表演了一番,这对他,轻而易举。

    他的姿态潇洒无比,同一图谱,男女用出来各有适用,可见这图谱的不简单。

    四人小组一路势如破竹,连续展示六组图谱,拿到了这关的满分一百分。

    几人还想再看后面的图谱,甄燕却是把图谱收了起来。

    “还想看吗?”甄燕问道。

    “想!”燕飞急道。

    甄燕看向参松说道:“教会我,我就让你们继续看。”

    她的眼神火热,这是祖传图谱,她每日琢磨,却无法施展,此时有人能做到,如何让她不心动?

    何况,根据消息,唐玉环等三人投入参松门下,不到三天啊。

    参松淡淡说道:“拜我为师,可以教你。”

    学子中登时譁然起来。参松居然要收老师为徒?这......

    甄燕咬了咬牙,她年纪很轻,但也有23岁,参松不过是个不到18岁的小鬼......

    参松不急看着甄燕。洛神十式虽然引起他一些兴趣,但这种东西内世界以后多的是。

    以后,要拜他为师的人会越来越多,参松门槛也会越拉越高。甄燕要不懂得把握机会,吃亏的是她自己。

    说起来,参松还是看在甄燕呛了华一刀几句,加上拿出洛神十式给他一些启发,这才愿意收徒。

    甄燕闭上眼睛,拜一个小鬼为师,似乎有些掉价,但这是一般的小鬼吗?

    甄家十数代无法参透的图谱,这么简单就参透了,这是高人啊!

    甄燕不再犹豫,朗声道:“甄燕愿败你为师,还请师父多加指教。”

    参松哈哈一笑:“行,考完试就教你。”

    甄燕乖巧站到了参松背后。

    参松感觉不错,收了两个美女弟子,至少赏心悦目。

    这下宁霸他们都傻眼了,考个试,老师变成学生了?

    任红儿脸都绿了。

    她现在是375分。

    唐玉环405分,常生380分,两人居然已经超越她了!

    紧追在后的燕飞370分,与她也只差5分了。

    参松300分,看似差距尚远。

    等会擂台赛,最多打七轮,也就是七十分。

    但是冠军额外加一百分,亚军加五十分。

    这让任红儿非常不安。按照参松目前的表现,她不是很可能会输吗?

    这样她就掉出菁英班了,按照先前说法,只能被驱逐出学院,那一切就完蛋了。

    王爷在她身上投资巨大,如果她就这样失败了,依她对王爷的了解......

    任红儿感觉头脑一阵阵晕眩。

    华一刀传音说道:“放心吧,参松上不去的。”

    两个人都是贝王爷埋在学院的棋子,一旦任红儿任务失败,华一刀也没有好果子吃。

    “你们休息一刻钟,然后回来比赛。”华一刀说道。

    他要再把赛程调整一下了。

    看来,要动用秘密武器了。

    洛昌学院,有一个从来不上课的自习班学员。

    他叫做胡屠。他进来学院和,就是过自己的生活。考试也有一次没一次的参加。

    华一刀找到了胡屠,他正在自己小院举着石墩练臂力。

    他全身肌肉盘根错节,看起来很是可怕,光光小臂都比一般男人的大腿还粗不少。

    整个脑袋上除了一根辫子,一片光秃。年龄19岁,看起来却像三四十岁。

    华一刀仔细观察周围,确认没有人后,将一个小纸条抛到胡屠面前。

    胡屠捡起纸条,看了看,说道:“放心吧。”

    华一刀连忙快步离去,不敢让人发现他跟胡屠有往来。

    这胡屠,是将来要做弃子用的,为了杀一些重要人物。

    绝对不能让人发现他跟胡屠有关系。

    纸条上写着:“等会擂台上,杀了参松!”

    胡屠嘿嘿一笑,他的手早就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