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从大佬到武林盟主 > 第294章 灾难(求订阅)
    “呜……”

    苍凉悠远的号角声中,汪洋般的北蛮大军如同潮水一样退去,如同他们冲上来时那般,毫不拖泥带水。

    张楚率领血虎营逆着撤退的北蛮大军,一路向南砍杀。

    当挡在张楚眼前的最后一个北蛮人倒下,张楚终于看清了南方运河上的情况。

    他的眼睛蓦地瞪得溜圆,闯过了尸山血海都不曾颤抖的身躯,突然剧烈的颤栗起来。

    运河,已经化为了一片火海。

    所有的三桅大船,都被熊熊烈焰包裹。

    浓烟,弥漫了十余里。

    就像是千百个迷茫的灵魂,在大地上徘徊、在山川间奔走。

    “噗!”

    张楚突然喷出一个鲜血,身躯一歪,从马背上栽倒在地。

    “楚爷!”

    簇拥在他身后的骡子见状大惊,连忙跳下马一把扶起他,却见他双眼暗淡无神的望着天空,乌青色的嘴唇剧烈的颤抖着。

    他没有流泪。

    因为他的泪已经流干了。

    骡子见了他这个样子,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只能一遍又一遍的重复:“还有我们呢,还有我们呢……”

    他的确是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

    不到三个月的时间。

    老夫人走了。

    孩子也没了。

    熊哥也战死了。

    现在,连两位嫂嫂都……

    自家大哥真是什么都没了。

    骡子觉得,这一切若是发生在他身上,他肯定已经疯了……

    他刚刚这样想,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哀嚎。

    他一扭头,就见到李正哀嚎着,调转战马疯狂的向着撤退的北蛮大军追去。

    骡子这时才记起,花姑、李幼娘和小锦天也在船上。

    他大惊失色,慌忙大喊道:“正哥,正哥,你别去,你回来……”

    听到骡子的叫喊声,张楚又呕出了一大口鲜血,失声痛哭道:“李狗子,你别去,你回来,我求你了……”

    从未违背过他命令的李正,第一次将他的命令当成了耳旁风。

    他像一头陷入绝境的孤狼,撕心裂肺的哀嚎着,疯狂鞭打胯下战马,在血色的荒原上飞速远去。

    他身后血红色的披风招展着,在阴郁在天空下,就像是一团坠入深渊的火焰。

    他的哀嚎声,就像是唤醒了什么。

    下一秒,又有数百人,赤红着双眼,跟着他朝北方冲去……这些人,大多都是家眷在那两条船上的血虎营将士。

    张楚见状,想大喊,口中却又喷出一大口鲜血。

    他终于眼前一黑,彻底昏死过去。

    骡子吓得顾不上派人去追李正,连忙扶起自家大哥,暴怒的咆哮道:“医官,医官呢?都他娘的死完了么?”

    ……

    “叮铃铃……”

    朦朦胧胧,张楚听到马车风铃的晃动声。

    除了风铃声,他还听到了无数“呜呜”的哭泣声。

    哭声远远近近,像九幽下的亡魂低泣。

    又像是又无数只苍蝇在他耳边萦绕。

    他心头没由来的一阵烦躁,本能的大喊道:“大熊、大熊,让哭的人闭嘴!”

    他刚刚喊出声,就感觉有两个人扑到了自己身上,摇晃着他大叫道:“老爷,老爷!”

    他努力撑开沉重的双眼。

    映入眼帘的是知秋欣喜的憔悴面庞,和哭成花猫的夏桃。

    他愣了许久,突然惊醒,一把拥住姐妹俩,泪如泉涌:“你们还活着,太好了,你们还活着,太好了……”

    姐妹俩也伏在他身上嚎啕大哭。

    三人紧紧地相互依偎着。

    像是拥抱着自己的整个世界!

    ……

    张楚钻出马车,领着大量玄武堂弟兄簇拥在马车四周的骡子见他出来,欣喜的迎上来:“楚爷,您醒了。”

    张楚的目光在马车周围扫视了一圈儿,眼神暗淡了几分:“李正还没回来?”

    骡子脸上刚刚浮起的笑容一下子就僵住了,但随即又强笑道:“应该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吧。”

    张楚站在马车的车辕上,茫然的扫视四周。

    四周到处都是老百姓。

    不。

    现在或许叫他们难民更合适一些。

    眼神呆滞。

    蓬头垢面。

    衣冠不整。

    哭泣声此起彼伏。

    现在已经是南迁的第二天了。

    他足足昏迷了一天一夜。

    知秋告诉他,这一天一夜里,北蛮人的骑兵又突袭了南迁大队四五次。

    每一次都会杀死很多很多的镇北军官兵和老百姓。

    张楚听完她的话,心头瞬间就想明白了北蛮大军为什么要烧船。

    没了船,镇北军就没了快速运转老百姓的交通工具!

    没了船,锦天府这十余万老百姓,就是他们的盘中餐、板上肉!

    没了船,锦天府这十余万老百姓就会成为镇北军摆脱不掉的累赘!

    没了船,从锦天府到北饮郡太白府的这五百多里路,每一里都可以成为葬送镇北军与锦天府十余万老百姓的修罗场!

    北蛮人用这种小刀锯大树的法子,不但可以避免打得太狠,镇北军破釜沉舟也要跟他们决一死战,还能引来玄北州南方三郡的援兵,用最小的代价,彻底耗空玄北州的反抗力量!

    玄北州北方四郡的大离人,已经被北蛮人屠戮一空,如果南方三郡的有生力量,也被消灭在这五百里路上的话,那玄北州就彻底落入北蛮人手中了……

    即便后边大离朝廷能调集大军,将北蛮人驱逐出玄北州,再移民填玄北,新的玄北州老百姓,没有两三代人的积累,也很难在玄北州扎下根来。

    一群连根都没扎稳的玄北州老百姓,能抵御他们再度南下么?

    这是阳谋!

    也是毒计!

    更可怕的是,北蛮人已经成功了!

    镇北军现在已经被北蛮人打得毫无脾气。

    反击,反击无力!

    张楚不知道镇北军现在还剩下多少将士,但肯定没有从锦天府出发时多。

    当时镇北军还有五万将士,那位霍世子都没敢跟十五万北蛮大军死磕,而是选择了兴师动众的南迁。

    现在,自然更不会了!

    撤退,也无法撤退!

    镇北军立足玄北州数十载,靠的是什么?

    靠的是镇北军戍守北疆数十载,保护玄北州老百姓不受北蛮人侵扰积累下的名声!

    靠的是玄北州儿郎前赴后继奔赴北疆参军的拥戴!

    镇北军若敢抛弃这十余万老百姓,镇北军数十年积累下的名声立刻就会毁于一旦!

    玄北州的老百姓或许能体谅镇北军丢失永明关,一路败退的难处,但绝不可能再继续拥护一支抛弃同胞,独自逃命的军队。

    没了群众基础,镇北军即便是还能保存下一点点骨血,也于事无补了。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北蛮大军,以狼群战术一点一点的撕光他们的肉、喝光他们的血。

    至少张楚想不出,镇北军还能用什么办法,来解决眼前的困境。

    这是一场灾难……

    张楚长叹了一声,问道:“幼娘和小锦天呢?”

    骡子:“就在后边那一架马车上。”

    ……

    “楚爷,您醒了。”

    哭肿了双眼的李幼娘见到张楚进来,强打起精神问候道。

    张楚轻轻“嗯”了一声。

    他看了看李幼娘,这个天真懵懂的小姑娘,像是一下子就长大了许多,弥漫着悲意的眼神深处,出现了只有成年人才会有的忧虑和迷茫。

    张楚伸出双手,低声问道:“孩子怎么样?”

    李幼娘看了看张楚的双手,迟疑了一会儿,才慢慢将怀里的孩子轻轻递到到张楚双手上:“喂了一点点马奶,刚睡着。”

    张楚小心翼翼接过小锦天,看着襁褓里吮着大拇指熟睡的小人儿,悲从心来。

    这个孩子,可能永远都记不起他爹娘的样子了……

    “你不用担心以后的生活。”

    张楚用力的眨了眨眼,强行击散眼眶中刚刚升起的水雾,“这孩子是我的干儿子,就算你哥……回不来了,我会也把他养大,只要有我张楚一口稀的,就一定会有他一口干的。”

    李幼娘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她一侧身跪倒在地,哀声道:“俺代俺哥和俺嫂嫂,给您磕头了。”

    张楚一把拉住了她,没让她一头磕下去。

    “你哥要是在,肯定不会跟我这么客气。”

    “你好好照顾小锦天,等安顿下来了,你就进我张家门,改姓张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