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呢?如果没有赵子洄,或者没有中天钢铁,或者秦家内部的虎视眈眈,秦之游也坚决不会如此主动,也不会这么大度,就这么放她离开。

    但他现在,离开的十分干脆,他现在没有给她百分百安全的承诺,他不想冒这个险。

    “感情不和。”

    很快这边办好了手续,两个人一人一本证件。只是,从一开始的结婚证,换成了现在的离婚证。

    根据华夏国婚姻法,他不再合法的拥有她的一切,他们两个也不再是一家人。

    陆未晞也是,她手里捧着离婚证,也没有想到,婚姻断的是这么快,这么干脆,干脆到,她已经恢复了自由身,以后和秦之游再也没有联系了。

    “恭喜你,自由了。”心里依然有些酸,但她以后能开心一点,也能安全一点,他也很安慰。秦之游主动伸出手,要跟她握手。

    “谢谢,你也是。”陆未晞迟疑了一下,也伸出手来,两个人手指握着。

    “离婚了打算怎么办?”秦之游舍不得放开手,故意转移话题。

    “工作,把我妈接出来,读书,考证,我还有好几年的安排。”按照规划,她的确很忙,一定会忙到没时间去想离婚的事,“你呢?”

    “工作。”秦之游回答的异常干脆。

    “没打算再娶吗?”也许是离婚了,她说起这些话也是轻松的多。只是轻松里,隐隐有一点酸痛。

    “会的吧,有合适的人自然会再婚。”秦之游也故作轻松的说了这句。

    “哦。”陆未晞点点头,不舍和心酸,藏在心里就好。

    正说着,天空似乎打起了雷,秦之游忽的说:“你今天没开车吧,我送你回西山别墅。”

    陆未晞刚要拒绝,秦之游又加了一句:“就当做是离婚后,身为朋友做的事。”

    他话都说的这么明显了,陆未晞也不好拒绝,于是跟着他上了车。一路上,陆未晞无意识的摩挲着离婚证,看着窗外。怕回头多看一眼,就会舍不得他。秦之游用眼角余光看到她一直摩挲着离婚证,还以为她无比珍视这个证,心里微微有些郁结,但又很快释怀。

    很快到了家,明明还是下午四点,天色却乌云滚滚,看起来像是黑夜一样。秦之游把她送到院子门口,就下起了暴雨。陆未晞赶紧下车,“你先回去吧。小心开车。”

    秦之游“嗯”了一声,目送她从院子跑回大厅,就这么一点距离,她已经被淋湿了。

    他开着车,从院门口开到山门,刚开到这里,车子就熄火了。

    秦之游再想发动,怎么都发动不了。

    ==

    陆未晞刚回了房子,她身上头上都淋湿了,刚准备换衣服,忽的发现她的离婚证还在秦之游的车上。

    他们已经离婚了啊,她再不是秦太太,连住在这里,都是秦之游给的“福利”。

    虽然离婚的时候坚决果断,但以后,真的要离开他,离开这个住了五年的地方,她的心难掩不舍。愣了好一阵子,直到身上的衣服湿的冰凉,她才脱下准备洗澡。

    但刚脱完,门一下子开了,进来的人是秦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