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五百三十四章 血继VS魔化
        见叶辰上来,神秘圣体并做反应,仅幽笑的望着,如一头恶狼,盯着自个的食物,对叶辰,他越发感兴趣了。

        所以,他改变主意了,要擒下叶辰,研究研究。

        砰!

        叶辰登上了九霄,一路落下,踩的乾坤尽断。

        神秘圣体幽笑的望着他,而他,又何尝不是盯着神秘圣体,舔着猩红舌头,笑的阴森,森白牙齿尽露,暴虐嗜杀,也把神秘圣体,当做了一个食物,贼喜欢他的本源。

        两尊圣体的对视,颇有意思。

        这一幕,看的冥帝与道祖,也都露出了意味深长之色,皆非正常之人,看着看着,搞不好能擦出爱情的火花。

        杀!

        魔化叶辰开攻了,一步踏碎凌霄,挥拳便轰。

        “自不量力。”

        神秘圣体幽笑,亦是隔天出了拳,手握无尽秘法,刻有无上道则,一拳霸天绝地,血继限界便是他最强大的资本,最不怕的便是硬碰硬,除非,你恢复力比我更霸道。

        轰!

        两拳相撞,天摇地晃,苍天都崩塌了下来,整个异空间,也隔着嗡动,竟阴差阳错之下,逼出了潜藏四方的阵脚。

        再看对战双方,叶辰拳骨炸裂,蹬蹬后退。

        而神秘圣体,则巍然未动,拳头亦染了血,瞬间复原。

        “吾会将汝,炼成傀儡,生生世世臣服。”

        神秘圣体幽笑,瞬身杀到了,特别稀罕卖弄他的手指,还总喜戳叶辰的眉心,力求给人脑袋,戳出一个血洞。

        让他意外的是,叶辰并未躲避,被戳了个血窟窿。

        这一瞬,他之攻伐也到了,金色的拳头,染着魔性的光辉,更有一种霸道的力量加持,一拳猛地摧枯拉朽。

        噗!

        神秘圣体结结实实挨了一记,血继限界之身,也被打爆了半边,断裂的圣骨,瞬间接续,淌流的鲜血,亦是倒流。

        “很好。”

        神秘圣体枯寂的眸,多了兴奋之色。

        他之兴奋,是因叶辰而变化,这尊小圣体,远比他想象中要有意思,是个打不死的小强,连魔化,也跟他人不怎么一样,加持的战力,饶是他都诧异,而这样,才更有乐趣。

        杀!

        叶辰又到,魔化之后,不止战力增强,连恢复力也强了不少,眉心血洞已愈合,残存的杀机,也被魔性抹灭了。

        不止如此,他之战力,随着魔化,竟在渐渐增强。

        封!

        神秘圣体遥天一掌,阵法遍布周天,融入了虚无,聚出了一座古老的仙阵,寂灭仙光飞射,毁灭异象幻化,阵法之大,遮天蔽日,能封人、亦封神、还封道,极其的霸道。

        这一瞬,时间都恍似定格,再无动静。

        叶辰跪了,方才杀到,便被封了,保持着先前的动作,如若一尊石刻的雕像,一动不动,之眸中魔光闪射。

        神秘圣体嘴角浸着戏虐直笑,如闲庭信步,踏天而来。

        至叶辰身前,他才驻足,绕着叶辰转起了圈儿,上下的扫量,如黑洞的眸,精光不断,似从叶辰身上寻到了秘辛。

        看过之后,他才伫立在叶辰身前,更是玩味。

        终究,他还是伸了手,要将叶辰元神扯出,炼入他法器中,做一个卑贱的器灵,而叶辰圣躯,自也如他先前所说,要炼成一副傀儡,生生世世、永生永世,都匍匐他脚下。

        “老七。”下方,夔牛踉踉跄跄的起身,硕大的牛眸凸显,布满了血丝,鲜红欲滴血,好似知道神秘圣体要做什么。

        “你他.妈的。”小猿皇大骂,欲冲天来救,却是力不从心了,一步踏上了虚天,但下一瞬,便又一头栽了下来。

        “叶辰。”北圣脸色惨白,倒是相救,已是来不及。

        “醒来。”天虚帝子一声铿锵,早已登天而去。

        还是他抗揍,同样是被叶辰揍的,夔牛他仨站都站不稳了,而他,还能飞天遁地,浑身血淋淋的,却活蹦乱跳。

        他必须救叶辰,叶辰若被灭,他也难逃死劫。

        “好精纯的元神。”

        神秘圣体幽笑,手掌已距叶辰眉心,亦不过三寸。

        然,就在此时,被封的叶辰,竟然动了,强势冲破了封印,一手抓住了神秘圣体手腕,来了一个霸气侧漏的过肩摔。

        轰!

        也不知是神秘圣体圣躯沉重,还是叶辰力道忒猛,砸的那片虚空,寸寸崩裂,饶是神秘圣体之强,都咳了一口老血。

        “该死。”

        神秘圣体震怒,一步飞遁,凌天一掌盖下。

        杀!

        叶辰狂暴了,魔煞已成魔海,没有神智,亦是不惧死亡,逆天冲了上去,手中无兵无器,一只拳头,轰灭了凌天掌印。

        神秘圣体闷哼,整个人都被轰翻了。

        “醒来。”

        天虚帝子也到了,手捏醒世仙法,欲助叶辰清醒。

        他是好心的,可叶辰不知,一个大摔碑手,将其抡到了九霄云外,好不容易重塑的身躯,因这一掌,再成残废。

        噗!

        倒飞中,天虚帝子喷了血,也不知是伤的,还是气的,你个贱人,老子好心来救你,就这般报答恩人的?

        冥帝看的乐呵,他都替天虚帝子尴尬,古老时代的人杰,一不留神儿,来错了时代,处处挨锤,已不知孤傲是何物。

        轰!

        又一次,大地之上,又多了一个深坑,被天虚帝子砸出来的,不是吹,比任何一次砸的都深,溅满了鲜血。

        这一次,他干脆就没起来。

        比起活蹦乱跳,装死该是安全些,夔牛与小猿皇也颇自觉,都躺在了地上,各自抹了血,都搁那装死。

        风华绝代如北圣,也都这般做了。

        没办法,此刻的叶辰,已是六亲不认了,就见不得人站着,躺那别动最好,这若耐不寂寞想起身溜达一圈儿,是要挨锤的,先前的天虚帝子,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啊....!

        苍穹之上,传来了神秘圣体的嘶嚎,接连两次被干翻,真真怒了,开了霸体外相,遮天的一道掌印,轰然落下。

        叶辰也尿性,学的贼快,神秘圣体开霸体,他也跟着开霸体,依是金光璀璨,却融着一股魔性,多了一股力量。

        轰!砰!轰!

        同是霸体外相,皆是擎天般巨大,两个大家伙,在虚无之上干了起来,无人防御,有的仅是攻伐再攻伐,从东方苍穹,战到了南方星天;从南方星天,斗到了西方虚空;从西方虚空,杀到了北方苍缈,所过之处,阴阳寂毁,乾坤崩坏。

        能见鲜血,凌空倾洒,如血雨一般,浸染了大地。

        “这比那夜,猛多了。”小猿皇望着,暗自吞了口水。

        “魔性更强,增幅便越强。”夔牛沉吟道。

        北圣未言语,却看的更透彻。

        叶辰之所以这般强,是因那诅咒之力,是诅咒不假,却带着神秘力量,先前叶辰强势破封印,借助的便是那力量。

        妖孽吗?

        天虚帝子双目微眯,尤为关注叶辰,先前他两人联手,都战不过神秘圣体,如今魔化后,他一人竟与之战的不分上下。

        镇压,给吾镇压!

        诛灭!

        神秘圣体的嘶吼,响满天地,一次次施封禁,欲封禁叶辰,却一次次被打破;一次次欲诛灭叶辰,反被叶辰一顿爆锤。

        他的吼声,更多愤怒。

        他乃第一种圣体,无论本源亦或血脉,皆比叶辰精粹,还在血继限界状态,竟拿不下第二种圣体,奇耻大辱。

        他不信邪,也不可能信。

        暴怒之下,他又开禁法,加持了战力,天地都失色,撑不住其威压,翁嗡隆隆如轰雷,恍若一尊古老魔神复苏。

        若说魔神,叶辰比他更魔性,魔煞滔天。

        此刻的叶大少,哪还有人形可言,真就是一个血人。

        纵如此,他也不知疼痛,反而血腥之气,让他愈发兴奋,魔性笼暮,气血燃烧,一路都在攻,真玩儿了命的放大招,人神秘圣体在血继限界状态,愣是被他一路打的站不稳。

        啊.....!

        神秘圣体咆哮,如黑洞的眸,都充斥了血色。

        古老的他,在这一瞬间,真有些怀疑人生了,颇想发癫狂,颇想正儿八经的问问叶大少,你究竟是啥个妖孽,特么的,咋还越打越强了呢?

        比起他,叶辰就敬业多了,毫无神智,目标却明确。

        所谓目标,是指所有站着的人,都得给他撂倒。

        很显然,这个异空间中,除了他,就只剩神秘圣体还站着,不止站着,还活蹦乱跳,颇是嚣张,还总寻思着锤他。

        鉴于神秘圣体这般有毅力,他哪能不敬业。

        因他的敬业,神秘圣体更惨了,都不知咋回事儿,就是挡不住叶辰那双拳头,真被神器还好使,真是一拳破万法。

        噗!噗!噗!

        暗黑的异空间,鲜血更多,有叶辰的,亦有神秘圣体的。

        两尊圣体,一尊在血继限界状态,一个在魔化状态;一个不死不伤,一个不知生死,战到了发狂,不死不休才算完。

        画面血腥,亦是惨烈。

        冥帝啧舌,道祖唏嘘,知道叶辰魔化后很强,却不知这般强,第一种圣体何等可怕,竟也不止一次被打爆圣躯。

        连至尊都如此,更莫说夔牛等人了,张着的嘴,久久未闭合,叶辰何止凶悍,简直猛到逆天了,魔化堪比神级挂。

        “天王,吾欲回家。”

        望着苍缈,天虚帝子喃喃了一声,这哪是来做任务的,这是来找刺激的,这个年代的人,咋都这般生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