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玄天武帝 > 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 天炎蛇煞

    “小畜生,嘿嘿嘿,任你千般谨慎,也想不到最终还是中了老夫的计谋了吧。族长大人在这水阁藏经地已经闭关数年有余,我特地将你引过来,让你死个明白。”



    这时,毒老头再也没有之前的唯唯诺诺,反而神色张狂的呵斥道“小畜生,现在还不赶紧放了老夫,嗯?”



    “找死!”



    叶牧心中怒火腾地一下燃起,这老东西还真以为自己不敢杀他?



    咻!



    想到这里,叶牧没有半点迟疑,剑光一闪,那毒老头便感觉喉咙之处猛然一凉。



    随后,他咽喉之处一道血线飙射而出。



    “你……你……”毒老头最终发出“嗬嗬”般艰难的喘息之声,此前距离叶牧太近了,而且以叶牧的剑速,他根本来不及有任何反应。



    只不过毒老头死也没有想到,叶牧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敢杀他?



    扑通一声,毒老头带着绝望与悔恨倒在了地上,一命呜呼。



    “呵呵呵,小辈,好快的剑。只不过老夫没想到,你竟然不以他来威胁老夫,祈求一丝生机。”青衣老者看了看地上的尸首,随后带着一抹揣度的意味说道。“这老东西想要将你们族内一位执事炼成毒丹,可见这紫炎蛇族之内,可没有半点情谊可讲,更何况你这个族长了。在你眼中,只怕他跟一只蚂蚁无异,我留着他,难道能



    威胁到你吗?”



    “况且以阁下的速度,想要从我这个小子手中救下一人,不费吹灰之力,然而你并没有这么做,不正是说明了此点吗?”



    叶牧心中紧张无比,毕竟他对面的可是紫炎蛇族的族长,那可是与令狐无敌同处一线的超级强者。



    只不过他表面之上,却尽可能得让自己冷静下来。



    “好个聪明的小子……”青衣老者冷冷一笑。



    嗖!



    就在这时,一道破风之声传来,叶牧蓦然感觉到一股惊人的冷芒,向自己激射而来。



    这种速度太快了,快到叶牧根本就没有看到这青衣老人有任何动作,不过他却清楚,这老者确实对自己出手了。



    “不好!”



    叶牧身影疾速后退,同时风、隐两种剑意展开,抬手一剑向那冷影格挡而去。



    “噗嗤!”



    然后,就算叶牧的速度已经够快,但还是迟了一步,那道冷光穿过剑气帷幕,直接洞穿了他的手臂。



    叶牧的手臂之上,出现一个血洞,连臂骨都被击穿了,鲜血长流。



    忍受着剧痛之感,叶牧后退了数十米的距离,这时看向那青衣老者,才知道对方是怎样出招的。



    只见那青衣老者右手食指微微屈起,原来刚刚只是弹指一挥,就让叶牧负伤,只不过因为动作太快,所以看上去这青衣老者就仿佛纹丝未动。



    “阴阳之气!”叶牧心中默念一声,知道这个时候,决不能掉以轻心,虽然明知道对方就仿佛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峰,可是他并不想死,只能尽力一搏,面对这种强大至极的对手,必须时



    时刻刻保持在最佳的状态。



    哗啦啦!



    阴阳之气覆盖之下,叶牧手臂之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看到这一幕,青衣老者目光却微微一动。



    唰!



    就在这时,青衣老者再次出手了。



    他的身影犹如一道疾风横扫而过,一只苍老的手掌直接抓向叶牧的肩膀。



    “通天彻地势!”



    叶牧爆喝一声,剑光蓦然分化万千,向着那青衣老者封去。



    可惜,叶牧依旧是低估了他与这恐怖老者的差距。



    面对叶牧的剑意冲击,青衣老者眼中闪过一道不屑的色彩,袖袍一挥,直接将那万千剑影尽数覆灭。



    蓬!



    这时,他的苍老手掌,已经是落在了叶牧的肩膀之上。



    “咔嚓!”



    瞬间,叶牧便感觉一座大山压了下来,他的肩膀就仿佛被一只铁钳给钳住了一样,体内的仙气流转变得无比缓慢。



    “糟了,难道我就这样死在此地了吗?”叶牧心中顿时升起一股绝望之感。



    然而,叶牧以为自己下一秒就会被一掌击毙的时候,那青衣老者却突然收回了手掌。



    身躯飘然后退,那青衣老者退回远处,目光却如同看着心动无比的猎物一般,眼中透出光芒。“哈哈哈,天助我也……”



    叶牧心中一愣,这老头竟然没有杀他,这是为何?“仙君巅峰之境、领悟天剑合一真髓、六门意境完美融合、拥有半神器,还有超乎寻常的自愈之力,骨龄竟然只有三十余岁。小子,老夫见过无数天才,不过如你这般,可



    是从所未见,真是堪称妖孽啊!”



    青衣老者捋了捋白须,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而叶牧,却更加是一头雾水。



    “莫非这老东西看我天赋异禀,想要收我为徒?”叶牧心中冒出这个想法,不过随即他就摇了摇头。



    不可能,这位紫炎蛇族的族长,连自己的族人死在面前,都可以无动于衷,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惜才之心。



    轰!就在叶牧思考之时,那青衣老者竟然再次诡异的出手。



    “噗嗤”一声,四根手指直接是洞穿了叶牧的胸膛。



    随后以叶牧的鲜血为媒介,一股煞气,飞速的侵入了叶牧体内。



    “小子,老夫这是天炎蛇煞,除老夫亲自动手之外,无法可解。凡是被老夫这天炎蛇煞入侵体内,三月之内得不到化解,必然全身溃烂而死,苦不堪言……”



    “什么!”



    叶牧眼中一惊,叶牧感觉到胸口一阵灼烧之感,拉开胸前的衣襟,只见在他胸口之处,一股煞气形成了一条蛇形印记,在他体内虎视眈眈,似乎随时准备侵入他的心脉。



    叶牧迅速催动体内的阴阳之气,可是这股煞气极为的猛烈,就算是阴阳之气,竟然也不能将之排出体外。



    “三月之内,老夫不帮你化解,你会明白那种生不如死的滋味的,你……”青衣老者说到这里,神觉突然感应到水阁藏经地外界的dongluan,随后目光一眯。



    “几只跳骚,也敢来我紫炎蛇族撒野。小子,你便先随老夫去料理了这几人吧。”



    唰!说到这里,青衣老者直接抓起叶牧,然后身影一闪,飞出了水阁藏经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