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玄天武帝 > 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 毒

    一道身影仿佛流光一般划过,迅速穿破云霄,而见到这种速度,地面之上的人群,都是目露惊讶之色。



    “瞬间冲击四层,这速度,竟然比之前少族长等人快了那么多!”



    之前黎潇等人冲击前几层之时,虽然也不算困难,但至少也停留了片刻,可是如今的叶牧,却仿佛没有遇到任何阻碍,这怎么可能?



    “有些奇怪。”



    就在地面之上的人群震惊之时,叶牧也同样感到了怀疑。



    他清楚这太虚神木的强大,因此在腾空的瞬间,就做出了全力冲刺的姿态,准备抵御那强大的阻力。



    可是直接冲上了第四层,他却没有感受到任何阻力。



    叶牧当然不会怀疑是这太虚神木出了问题,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就是太虚神木对于他的认可,竟然在仙帝血脉之上。



    “莫非,是因为我体内的神秘铜鼎?”思考了一下,叶牧觉得自己身上,唯一能够让太虚神木如此的,应该只有他体内的铜鼎了。



    只有他清楚,仙帝,虽然在九州大陆之上属于顶峰,可是与陆压、太上老君那些真正的宇宙巨擎相比,依旧属于蝼蚁。



    那些宇宙级强者,早已成长到可以渡化一片星辰大世界的境界,一片星辰大世界,可是不知道包含了多少颗像九州大陆这样的生命星。



    而神秘铜鼎的来历,很有可能便是与这种级别的biantai强者有关。



    “六……六层了!”



    在叶牧思考的这个时间,底下的人群却彻底炸开了锅。



    瞬间六层,这真的是在攀登太虚神木,只怕是上自家楼梯也没这么轻松吧?



    “叶兄真非人哉!”黎潇咽了口唾沫,感觉被打击的体无完肤,心想同样是仙帝血脉,叶牧怎么就表现的如此biantai?



    “一定是铜鼎,既然如此,那就全力的冲吧!”



    就在此刻,叶牧回过神来,看了一眼地面之上,渺小的如同蚂蚁一般的人群,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不知不觉冲到了第六层的高度。



    不过这时,他的目光却流露出一抹坚毅,脚下在空中一踏,如同一颗流星一般,更加迅猛的向着更高之处冲击。



    七层!八层!九层!



    在抵达第九层之后,叶牧终于是停下了步伐,并不是他就此满足,而是因为他在第十层,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之感。



    这使得他没有敢再贸然前行。



    “这是哪里?”



    看到周围的景象,叶牧微微一愣,此刻他早已离开地面不知道多少距离,狐族众人,早已消失。



    可是在他周围,却是绵延万里的山川,蜿蜒流淌的江河,就仿佛,他依旧踏在地表之上一样。



    只是,没有一道人影。



    天地仿佛充满了寂寥的意味。



    叶牧迈步前行了一段距离,这里就仿佛一处真实的世界一般,不过他却清楚,这应该是幻觉,不过太过逼真了。



    嗖嗖嗖嗖!



    片刻之后,一道道绚烂的光彩,却是犹如从天而降的流星一般,飞速的从他身旁划过,这种莫名的变化,使得毫无防备的叶牧一惊。



    不过仅仅一瞬间,叶牧就感应到这些流动的光彩,对他并没有威胁。



    好奇心驱使之下,叶牧直接伸手抓向一道向他飞驰而来的青色光芒。



    唰!



    那青色光芒落在他手掌上,却是陡然化成丝线,仿佛流沙一般飞速逃了出去。



    而这时,叶牧脸色却是陡然一变。



    “风之意境!”



    叶牧早已领悟风之意境,因此对于这种感受,当然无比的熟悉,刚刚那道青色光芒,就是包含了大量的风之意境碎片。



    “我明白了。”此刻,叶牧嘴角却是掀起一抹笑容。



    之前令狐无敌曾说,当初狐族历代先祖归天之前,都是在这太虚神木之下坐化,将一生对于武道的感悟,散入这太虚神木之中。



    想必,这第九层的高度,就是那些狐族的先祖,留下感悟的地方。



    而或许就有一位狐族的先祖,生前曾领悟了风之意境,因此这里有着风之意境的碎片。



    想到此处,叶牧的心中瞬间激动起来。



    “因为到如今为止,他所修习的六御剑诀,才完成了四门意境的领悟,在这里,或许他能够将这六御剑诀彻底圆满。”



    唰!



    叶牧心中闪过这个想法,直接行动起来。



    手掌迅速抓碎一缕光芒,紧接着无数意境碎片在他周围缭绕。



    “这是雷之意境,可以说是对于杀伐之力提升最大的意境了,可惜我早已领悟,对我现在无用。”



    叶牧摇了摇头,紧接着伸手抓向另一道光芒。



    “这道感悟,竟然是一门神通级别的刀法!”



    叶牧微微一惊,他所修行的大荒剑法,就是神通级别的剑法,也算是古啸天的珍藏之宝,可是在这里随意抓下一道光芒,竟然就是神通级别的刀术。



    看来这些狐族历代先祖的感悟,可真是无穷的宝藏啊!



    只不过略微犹豫了一下,叶牧虽然心在滴血,可还是没有驻足去感悟这门刀法。



    因为他所修习的是剑道,那刀法的级别虽然无比珍贵,可是他只有两个时辰停留,并不想浪费时间,去真的修习那刀法。



    “这是……土之意境。可惜,土、木两种意境,对于武者的提升一般,放弃。”



    土之意境注重防御,如果是以防御为主的武者,那会事半功倍。



    不过叶牧的剑道,只追求一往无前的进攻,所以这土之意境,他根本没有考虑。



    至于木之意境,最大的功效,却是恢复之力,早已有着阴阳之气的叶牧,同样没有半点兴趣。



    片刻之后,叶牧再次捏碎了一道黑色光芒之后,他的目光终于是浮现了一抹笑意。



    “毒之意境……嘿嘿,就你了。”



    之所以选重此意境,是因为叶牧可不同于那些自诩为正人君子的家伙,更不认为用毒是卑鄙无耻的手段。



    叶牧如果选择对一人出手,那此人在他心中,一定有着该杀的理由。



    既然如此,还要跟这种人讲道义,那就不是作风正派了,而是愚蠢。



    而毒之意境,对于迅速解决战斗而言,毫无疑问有着巨大的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