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玄天武帝 >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 仙帝

    随着这老人一声冷喝出口,那在他身后的几名武者全部刀剑出鞘,向着那白敬冲了过去。手机端



    轰轰轰!



    这几人实力都是不弱,达到了仙君三重之境,可见这些人所在的势力,他们称之为天罗门的门派,在这片地域,应该也分外强大。



    “我今日算一死,也绝不受俘。”白敬脸色苍白,这时候怒吼了一声,同样冲向这群武者。



    他的境界,明显这些人要强一线,但是现在被斩断了一臂,失血过多,并不占任何优势。



    但是他却悍不畏死。



    噗!



    白敬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生生承受了对面武者一刀,却在同时抓出了那名武者的刀背。



    “想杀我,来啊!”



    铿!



    白敬面色狰狞,大力一抓,那名武者的钢刀瞬间碎裂,其一片锋刃被他握在手里,然后狠狠的在那名武者脖颈处一划。



    嗤!一股鲜血随即喷涌而出。



    然而于此同时,又有两名天罗门的武者,从他背后袭来,在他背斩了两刀,这两刀深可见骨,鲜血洒落在金黄的沙土之,触目惊心。



    剧烈的疼痛之感,使得白敬全身一颤,差点跪在地。



    不过下一刻,白敬却是狠狠咬了咬牙,飞速转身又向那两人冲去,仿佛一头噬血的野兽一般。



    “这个人倒是条汉子,骨头很硬。”见到这种惨烈的厮杀场面,叶牧倒是对于这个叫白敬的男子,有了一丝佩服。



    要不是之前说过不插手此事,或许现在叶牧冲着这份骨气,也会帮一帮他。



    “找死!”



    风师伯脸色一沉,他没想到这白敬如此顽固,都到了这种时候,居然不是束手投降,居然还敢负隅顽抗。



    最关键的是,还真的被他击杀了一名天罗门的弟子。



    呼!



    想到这里,风师伯直接踏出一步,仙君六重的强者气息爆发而出,想要当场镇压这白敬。



    不过这时,那名叫做重山的男子,却直接拦住了他。



    “风师伯,这家伙何劳你老人家动手,让我好好教育教育他吧。”



    “哦?”风师伯微微一愣,随后笑道:“好,不过你要小心,这家伙虽然身受重伤,可是心狠手辣。”



    “呵呵,放心吧,风师伯不是一直说我是天罗门青年一代除了大哥之外,最具天赋的青年才俊吗?区区一个白府的管家,要是我都解决不了,那我还算什么天才。”



    重山阴冷一笑,流露出强大自信,随后猛然喝道:“都给我让开,一群废物,看本公子是如何对敌的。”



    闻言,那几位天罗门弟子迅速退到一旁。



    咻!



    此刻,重山在脚下猛然一踏,然后诡异的出现在白敬的面前。



    “天罗印!”



    双手结出一个印法,直接向那白敬轰了过去。



    这是他的家传武学,威力不容小觑,在他出手的瞬间,一股旋风凭空而起,卷动黄沙,倒是显得气势十足。



    “嗯?”



    白敬脸色一变,随后也是飞速拍出一道掌力,与这重山的“天罗印”碰撞在了一起。



    蓬蓬——



    一声巨响传来,场面僵持了片刻,随后看到白敬喷出一口鲜血,身形倒飞了出去。



    “呵呵,连我一招都接不住,跟本公子交手,凭你也配?”



    重山得意一笑,一击得手,也没有给白敬任何机会,再次身影一动,来到白敬的身前。



    咔嚓!



    说着,他一只脚踩在了白敬的臂膀之。



    一声骨裂的声音响起,毫无疑问,白敬这条手臂,也是废了,那骨头都被踩的粉碎。



    “啊!”那白敬脸颊因为剧痛抽搐了一下,发出一声惨叫。



    这时,重山眯了一下眼睛,随后看向身后的几名天罗门弟子,问道:“看清楚了吗?”



    “是是,重山少爷天资无双,岂是我们可以相的?这白府管家,我们几个联手都拿不下,可是重山少爷一出手,是镇压了,我们真是佩服。”



    “对啊,重山少爷这天赋实力,只怕在青年一代,少有人能及。”



    闻言,几名天罗门的弟子,都是一脸奉承的说道。



    “知道好。”对于这些阿谀奉承,那名叫做重山的英俊青年,似乎极为受用,眼闪过一抹自得。



    叶牧看到这一幕,却是不由的冷笑了一声,“这家伙本事不大,派头倒是不小……”



    刚刚的对战,他看得很清楚,这重山与那白敬,都是仙君四重之境,之所以白敬被一击击败,是因为身受重伤,再加一路奔逃,体内仙气早已枯竭,难以支撑。



    要不然胜负还真不好说,这重山击败一个半废之人,居然也好意思吹嘘?



    “唔,其实要按九州的天赋而言,这小子的确也算一个天才了。他的年龄应该在一千岁之下,若是领悟了一门意境的话,在禹州,应该足以进入千龙榜的。”



    这时,老者虚影捋了捋胡子,听到叶牧的嘲讽之后,开口笑着说道。



    “他在你眼的确是弱,可是这也是因为你是以自己来衡量的,不得不说,这眼界太高了。”



    “呃……有吗?”叶牧尴尬一笑,他倒是忘了,若是以他为衡量标准,的确有些过了。毕竟这世有几人能够以仙君四重,跨越两个境界击败仙君六重强者的?



    因此,要是按平常武者的成长速度,这重山的确应该算一个天才。



    虽然在他眼里算个蠢才。



    拿下白敬之后,重山回到那位老人的身前,“风师伯,我这天罗印修炼的如何?”



    “不错不错,没想到三年之内,你便将天罗印修行到了第四重境界,足以称得妖孽了。”风师伯倒是对这重山极为赞许,笑着说道。



    随后,风师伯看向被捆缚起来的白敬,道:“此人已经捉住,是时候返回天罗门了,走吧。”



    “等等,风师伯……”在此刻,重山却是突然打断道。



    “重山,怎么了?”风师伯疑惑的问道。



    “不知道师伯刚刚有没有看到,刚刚那两人身前的铜炉,似乎……是一尊仙器宝物……”重山看了一眼叶牧二人所在的方向,压低了声音说道。



    “诶……”



    听到此话,风师伯却是直接伸手打断了他的话语。随后深深看了一眼叶牧二人,最后道:“没有把握之事,决不能做。这两人有些古怪,连我都看不透两人的境界。”



    炼药之类的仙器,因为稀少,所以价值很高,况且炼药宗师一般都不缺钱,因此这一尊仙炉,若是真的拍卖,最少能价值数百万仙石。



    之前这风姓老人也曾动心,可是却没有冲动。



    原因也是这二人的境界,他居然看不透。



    一般看不透他人境界,只有两种可能,一个是对方境界自己高,还有一个是对方身有遮蔽境界的宝物。



    可是这老人看叶牧的年龄不大,绝不可能境界在自己之,所以他猜测这二人应该是身只是有遮掩气息的东西而已。



    本来抱着这个想法,他完全可以出手强夺,但是这老人生性谨慎,却不会如此冒险。



    “风师伯,难道真要放过这到嘴的肥肉吗?出了这大沙漠,是我天罗门的地盘,何必如此谨慎?”重山有些疑惑的问道。



    这时,风师伯却是摇了摇手,直接坚定的道:“我自有安排,走。”



    “是。”



    闻听此言,所有天罗门的弟子都是领命。



    而重山虽然疑惑,可是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一行人转眼之间便消失在此地。



    看着这些人离去不久,司空屠却是蓦然冷笑了一声:“一帮垃圾角色,居然敢把主意打到老子的身,找死。”



    闻言,叶牧却笑了笑,他能够凭借自身境界,感应到刚刚那几人的谈话,这司空屠境界远远在他之,所以这些人的对话,自然也瞒不过他的耳朵。



    因此,对于这司空屠突然冒出的这句话,他没有任何怪。



    “那司空老兄刚刚怎么不直接出手,把他们全都拍成肉泥?”



    “哼,这大沙漠之内一路枯燥无味,不妨跟他们玩玩。”说到这里,司空屠冷笑的意味,却是越发冷冽。



    叶牧也是错愕了一下,看来这魔头倒不是转性了,而是因为觉得沙漠无聊,因此把这些人当做调剂品了。



    “走吧。”



    说完,司空屠直接将人丹收入乾坤袋,然后往前走去。



    叶牧在他身后摇了摇头,随即也将那天宇仙炉收起,心苦笑了一声,“唉,这被挟持的日子,啥时候才是个头啊?”



    两人继续前行,不过依旧没有急于赶路。



    这片沙漠的面积着实不小,三天之后,居然还没有走到尽头。



    不过这几日以来,叶牧倒是从司空屠口,知道了不少关于黎州的讯息。



    原来这魔头以前是在黎州的,后来才跑到了禹州,因此对于这黎州倒是极为熟悉。



    这黎州与禹州有着一些不同,禹州最为顶尖的,有六大势力,而六大势力彼此争锋,实力相差无几,谁也不可能压过对方一头。



    可是这黎州之内,却是有着一超三强之说,其意思,是一座超级势力,三座顶级势力。



    这三大顶级势力,分别为火玄宗、皇龙殿、星象武宗。



    至于那一处超级势力,则是一处古老家族,这古老家族,便是黎氏古族。



    传闻这黎州,是以这黎氏古族而命名的,而且在这黎州之内,绝没有哪一处势力,能够与之相提并论。



    算是火玄宗、皇龙殿、星象武宗,也不可能动摇其地位。



    “为何这黎氏古族这么强大,居然可以雄霸一处大州?”叶牧有些惊讶的问道。



    九州大陆,每一个大州,都可以用广袤无垠来形容,而且其宗族林立,门派繁盛,天才辈出。



    这种广袤程度,也造了一处势力算再有统治力,也不可能覆盖如此辽远的地域。



    像禹州一样,发展到最后,却形成了六大霸主鼎立的局面。



    “呵呵,这黎氏古族,能够成为黎州唯一的超级势力,任何其他宗门都不可能赶超的原因很简单。”



    “因为黎氏古族,有一位活着的仙帝。”这时,司空屠缓缓而道。



    听闻此话,叶牧的脸色却是猛地一变,“什么!”



    这黎氏古族,居然有一位仙帝强者!



    古往今来,能够在九州大陆成仙帝之境的武者屈指可数,叶牧到现在为止,连真正的仙王都没有见过一尊。



    更何况是仙帝。



    “嘿嘿,吓到你小子了吧,一般仙帝所在的大州,其武道繁盛程度,也会之其他大州更加可怕。据我所知,除了这黎州之外,唯一一个还有仙帝坐镇的大域,只有州了。”



    “州那位仙帝,是如今如日天的神宗老祖。这位仙帝武道绝伦,其天资也是旷古绝今,创造了魔胎之法。这个人,你应该听过吧?”



    “神宗老祖……”叶牧点了点头,这个人他当然听过,他能来到这九州大陆,是与这神宗有关。



    而且他体内,有一枚级魔胎,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



    原来这神宗老祖。同样是仙帝级别,只不过是坐镇州而已。



    “相神宗老祖,这黎氏古族的仙帝,则要低调的多,可是却没有人敢忽视其存在,算是神宗老祖也不能,因此,这黎州也是九州之内,唯一没有神宗势力渗透的地方。”



    “原来如此。”



    听到这里,叶牧点了点头。



    他清楚,神宗的势力,虽然总部在州,可是其渗透力却极为惊人。



    像禹州,有着神宗的影子,这神宗虽然并没有出现在明面之,可是算是禹州的六大霸主势力,只怕也不敢小觑这股力量。



    州仙帝,黎州仙帝,这二人相,应该性格是截然相反。



    前者野心勃勃,一手遮天。而后者则是韬光养晦,潜龙于渊。



    “那这两尊仙帝,究竟孰强孰弱?”叶牧突然问道。“那谁知道,迄今为止,二人还从未交手。不过这种级别的强者,真要一战,必然会对九州都造成深远的影响。”